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古灵精怪录 > 第01章 初次邂逅
    阳光像一缕缕金色的细沙,穿过重重叠叠的枝叶照进来,斑斑驳驳地洒落在草地上。草地上闪烁着晶莹的露珠,散发着青草、鲜花和湿润的泥土的芳香。

    各种各样数不清的小花竞相钻出泥土,白的、红的、还有黄的,如繁星闪烁,让林中的大地闪耀出五彩缤纷的活力。

    树木静静地站在蔚蓝的天空下,像忠诚的卫兵一样张开双臂,将古天护卫在怀中。

    在飘香的丛林中,古天贪婪地吮吸着诱人的芳香,享受着阳光的沐浴,像是陶醉了又或者是太累了,嘴里咬着一根植物的根须,就这样头枕着背篓睡着了。

    背篓里装着五颜六色散发着微微乳白光晕的花草,这些都是古天在危险的丛林里忙活了一天的成果。

    “轰——隆!咔——嚓”突然参天巨树轰然倒塌,连绵不绝。古天一下子从睡梦中惊醒,立刻坐了起来,警惕的朝声音的发出的方向看去。

    茂密的枝叶将阳光层层遮挡,透过星星点点的光亮,只见远处飞鸟乱舞,野兽嚎叫,树木倒塌声声不绝于耳,俨如一幅末日景象。

    古天飞快的爬上一棵巨木,抬眼眺望。只见两个庞然大物纠缠在一起,翻滚着,沿途的巨木高树撞倒无数,一齐滚进了河里。

    古天心里暗暗叫苦,自嘲道:“不就是找到两棵炎荆草吗,有什么好得意的,居然敢在精怪横行的万煭森林睡觉,你真当自己是狐毣精有九条命吗?”

    炎荆草是一种蕴含火属性的灵草,可以轻微提升炎性精怪的属性能量,叶子如锯齿般锋利,只生长在阳光充足的悬崖峭壁间。

    两棵足以换取古天一个学期的费用,古天为了采集这两棵炎荆草,双手被叶子划的全是口子,就这样古天依然把它们当成宝贝藏在怀里。

    正当古天自我检讨时,伴随着两声怒吼,河中间升起两道巨大的水柱,漫天水汽仿佛暴雨一般袭击了森林,古天被淋了一个正着,浑身上下湿透了,水汽消散后两只如擎天金刚一般的身影出现在河对岸。

    “箭尾虎,地暴兽!它们怎么干上了?”古天牢牢的抱住树干一脸惊讶的表情。

    箭尾虎身长大约两丈,浑身黄黑条纹,前肢比后肢粗壮一倍,后背好似驼峰突出一块,流线型的肌肉充满了视觉感,最醒目的是一条粗壮几乎占据了一半身子的尾巴,末端犹如箭头,不仅可以作为克敌制胜的武器,也可以利用尾巴进行弹跳,箭头状的尾巴弥补了后肢的不足,据说箭尾虎全力一击可以轻松刺穿十层合金钢板。

    地暴兽,似熊非熊,缺少了熊的憨厚,多了一丝狡诈,浑身布满了茂密的黑色绒毛,只有胸口是白色的,地暴兽处于愤怒时,胸口的白毛会变成红色,又名暴日兽,这些绒毛是它坚硬的铠甲,身形比箭尾虎大了一倍,相传地暴兽拥有麒麟血脉是大地的宠儿,可以操控大地之力,绝对是地怪中霸主般的存在。

    两只巨兽气势不相上下,身体四周隐隐有透明能量掠过,能量外放,这是地怪巅峰的象征但此时两只巨兽身上都挂满伤口。

    箭尾虎驼峰般的凸起已经瘪了一半,乌血顺着伤口涌出,犹如染了一层颜料,眼睛也瞎了一只,箭尾不停的甩动,喘着粗气用仅剩的一只眼睛狠狠地盯着地暴兽。

    地暴兽左前肢有个贯穿伤,应该是箭尾刺穿的几乎废掉了,一身铠甲般的绒毛烧焦了一片,后背有四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不断的往外冒血,地暴兽同样喘着粗气,双目血红死死的盯着箭尾虎。

    “地怪巅峰,今天的运气真是好到家了,平时地怪级幻兽一只都见不到,这会儿一下子蹦出两只来。”古天早把采集到两棵炎荆草的喜悦抛到九霄云外了,小心翼翼的抱着树干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地暴兽是地面属性,箭尾虎是火恶属性,属性克制箭尾虎怎么会去招惹地暴兽呢,而且暴怒状态下的地暴兽可是非常恐怖的,绝对拥有可以媲美天精的实力。”

    “嗷”正在古天伤脑筋的时候,箭尾虎一声怒吼率先打破僵局,快速冲到地暴兽面前,箭尾好似一杆钢枪笔直的插向地暴兽的脑袋,地暴兽好像猜到一般,用完好的右掌抓住迎面而来的箭尾使劲一拉,然后一个转身两条后腿凌空蹬在了箭尾虎后背上,箭尾虎惨叫一声飞了出去。

    地暴兽乘胜追击,吼叫着像一座山一样,地面一阵晃动,奔箭尾虎冲了过去。突然一颗火球迎面撞在了地暴兽的脸上,地暴兽下意识的用右掌捂住了脸,痛苦的嚎叫着。

    箭尾虎窜了过来张开血盆大口一下咬住了地暴兽受伤的左掌上,地暴兽不甘示弱也一口咬在了箭尾虎的肩膀上,两只怪物又纠缠在了一起。

    “不应该啊,箭尾虎重伤之下都不惜消耗本源力量发动了属性能量攻击,地暴兽的绒毛都快被烧光了,而地暴兽只靠自身蛮力攻击,居然舍不得发动本源力量进行攻击,这不合常理啊!”古天疑惑的说道。

    地暴兽挣扎了许久仍不能拜托箭尾虎的撕咬,情急之下后腿蹬地站了起来,想靠自己的蛮力把箭尾虎甩出去。可箭尾虎好像一直在等这个机会,只见当地暴兽站起来的那一瞬间,箭尾虎的箭尾像捕食的毒蛇,狠狠地刺向地暴兽的胸口,

    “当”一声脆响,箭尾虎的箭尾好像刺在什么东西上,一道土黄色的能量从地暴兽的胸口扩散出来,一个椭圆形的物体从地暴兽的胸口的白色绒毛中掉了出来滚在一边,箭尾虎见一击居然未能成功,独眼一瞪箭尾一下抽在椭圆形物体上,将它抽进了河里。

    地暴兽松开大口,发出一声吼叫,叫声着充满了愤怒,愤怒中又带着一分凄惨,一分悲壮,听的古天心里一酸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地暴兽右掌使劲的拍打着胸口,胸口的白毛瞬间变成了血红色,两只巨目流出红色的液体,像一颗炮弹一样冲向了箭尾虎。

    “刚才的光芒好像是大地护盾,那可是地暴兽保命的技能,将本源能量汇聚成一道浓厚的光墙可以抵消物理攻击。还有那个椭圆形物体,看来对地暴兽很重要,大地护盾,暴怒状态一下全使出来了,难道是……”古天想到了什么,从树干上站了起来,一头扎进了河里。

    暴怒中的地暴兽仿佛怒火金刚一般,巨掌带着风声砸向箭尾虎,箭尾虎知道形式不妙,一边利用敏捷的身形四处躲避,一边开始凝聚本源能量,空气中大量的火元素凝聚在箭尾上,好像一根燃烧的枪。

    地暴兽高高跃起,一掌狠狠地拍在了箭尾虎的背上,箭尾虎箭尾一甩刺穿了地暴兽的胸口,一阵血雨飘下,一起倒在了地上。

    “哗——啦”古天托着一颗散发着土黄色,有他一半高的巨蛋游出了水面。

    “看来小爷猜的没错,地暴兽正处于生产期,本源能量用于孵化实力大减,所以才被箭尾虎盯上了,只要杀掉地暴兽,吸收它的精华,在吃掉蛋,妥妥的晋升天精,这么大的诱惑难怪箭尾虎敢铤而走险,换做小爷,小爷也忍不住啊。”古天抚摸着巨蛋说道,突然他发现蛋身上有一道裂痕,土黄色的光芒从里面透了出来。

    “唉,箭尾虎的箭尾可不是好挨的。咦,突然安静了,看来是打完了,去看看你妈怎么样了,”说着古天双手抱着巨蛋走向了森林深处。

    当古天走到两只巨兽前才体会到战斗的凄惨悲壮,方圆一片狼藉,两只巨兽一动不动倒在血泊中。

    “同归于尽?不会吧,怎么也该剩一只啊。”古天话音刚落,箭尾虎**一声,大脑袋环顾了一下四周,独眼一下子看见了古天抱着的巨蛋,蹦射出一道贪婪的目光,口水都流了出来。

    “靠,小爷这乌鸦精的嘴,剩一个也不该是你啊。”古天看着爬起来的箭尾虎,腿肚子都转筋了,好想把怀里的巨蛋一扔赶紧跑路。

    箭尾虎挣扎着站起来,艰难的跨出一步,可第二步说什么也动不了了,箭尾虎扭头一看,地暴兽的右掌死死的抓着自己的箭尾,箭尾虎独眼凶光一闪张开嘴就要咬向地暴兽。

    古天把巨蛋往地上一放,抽出腰间的短剑,他知道不能让箭尾虎杀了地暴兽,否则到时候自己也活不了,现在只能杀掉箭尾虎。

    “趁你病要你命”更何况箭尾虎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重伤之躯。刚好一截斜插在地面上的树干就在箭尾虎的面前,古天顺着树干跑到最高处,然后高高的跳起一剑刺向了箭尾虎的独眼,古天被一道血柱喷了个正着,腥臭刺鼻的乌血差点把他熏晕过去,箭尾虎惨叫不止,不断的甩着头,古天就像暴风中的树叶随着摆动,可他死死的抓着短剑不敢放手,地暴兽鼓足力气伸出右掌狠狠地拍在了箭尾虎的头上,**四射,惨叫声立刻止住,箭尾虎的身体重重的倒在地上,古天飞了起来,正好落在箭尾虎裂开的脑袋里,喝了几大口混合液体,古天爬出了箭尾虎的脑袋,趴在地上干呕着,混合液体入口即化什么也没吐出来。

    地暴兽躺在地上悲催的叫了几声,古天站起来把巨蛋抱到了地暴兽的面前。地暴兽伸出大舌头舔了舔巨蛋,眼中充满了慈爱的目光,当它发现巨蛋上的裂缝时眼中又充满了不舍,它看向古天轻轻的呼唤。

    “那个裂痕可不是我弄的,不关我的事。”古天后退了几步说道

    地暴兽看着古天还是呼唤着,“你是叫我过去?”地暴兽眨了下眼睛。

    古天走到地暴兽面前,地暴兽伸出舌头舔了下古天,然后碰了碰他的手,又看了看巨蛋。

    “你是让我把手放在蛋上?”古天疑惑的问道,手上的伤口全都裂开,血流的满手都是。

    地暴兽又眨了眨眼睛,古天把双手放在巨蛋上,地暴兽伸出一只爪子划破箭尾虎的心口,一股股滚烫腥臭的心血从头顶灌下,眨眼间古天变成了一个血人,可巨蛋上一点血没有,大部分心血被巨蛋吸收了,土黄色的光晕更强烈了。

    心血流尽,箭尾虎的身体突然化作一团金红色光团涌入古天和巨蛋的体内,古天就像泡在温泉里一身的疲劳一扫而光,舒服的想哼出来,

    突然一道迷你袖珍版箭尾虎呈半透明状,不甘心的无声咆哮着,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吸进了古天的识海里,古天只觉得脑袋如针扎了一下,一片星空出现在眼前,不停地旋转着,然后突然有了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可具体又形容不出来,那种感觉非常微妙。

    地暴兽慈爱的看着巨蛋,眼中尽是不舍,地暴兽再次伸出舌头舔了舔巨蛋,然后化作一道土黄色光团涌入了巨蛋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