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古夜传说 > 第三十四章:行刺
    极东之域,冰原外侧

    自冰谷遭遇黑烟魔障袭击后,狼兵卫与水良公携带着寒旗以及幸存下来的5万兵马,一口气撤退到冰原外侧,在确认安全后才停住仓皇逃命的脚步。

    “水良公!你不是说那里有千年宝藏吗?怎么会这样?”损失惨重的寒旗,一把抓过水良公衣领,愤怒质问道。

    “寒兄,别生气、别生气。我也不知道那里怎么会是邪魔的老巢!如果我知道,我又怎么会跑去送死?”水良公也是一脸委屈,没想到千算万算竟然出了这等变故,一下子将他的全盘计划都打烂了。

    “大人请节哀,现在一切都已于事无补。如今柳将军已遭遇不测,返程路上仍危险重重。当务之急,还望城主大人已大局为重!”一旁缓过气的狼兵卫见两人争执,赶紧出面化解道。

    “哼!这次的亏不能白吃。水良公,你一定要给我一个交代!”盛怒之下的寒旗,听闻狼兵卫劝解后渐渐冷静下来。

    “寒兄放心,这次良某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水良公意味深长道,说话间眼神隐晦的与狼兵卫交流而过。

    “现在,我们还剩下多少兵马?”冷静下来的寒旗话题一转,不得不说寒旗身为城主经历风雨杀戮这些年,哪怕形势不利,也能临危不惧、处变不惊,作出最适宜的抉择。

    “回大人,目前我们还剩下3万人。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狼兵卫心中盘算一番后统计道。

    “3万人还能做什么?回...城!”寒旗狠狠咬出两字,再次看了一眼漫天冰雪的冰原,满眼不甘心的离去。而水良公则心事重重的带领自己剩下的2万士兵,紧随寒旗军队后...

    极东之域、冰谷

    七夜在洞穴内经过了十天的实力沉淀后,终于走出山洞。如今,七夜的皮外伤通过涂抹疗伤膏药,已经完全结痂脱落,身上也再看不到以前的青瘀红肿。

    不过,七夜的背心却留下了一道被黑魔炎偷袭时的灼烧黑印:一团犹如燃烧的焰火纹印。细细观察,这团火焰是由九条曲折纹路所组成。纹路渗入肌理、入骨三分,随肩骨扭动而更显狰狞。

    走出山洞的七夜,长长的舒了舒筋骨,全身骨骼“咯咯”直响,一层层筋骨畅快的**感涌来,令人身心愉悦。十多天的时间里,全身筋骨已经全部滋养强化完毕,此刻浑身犹如脱胎换骨一般清爽,七夜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活动了一番腿脚。

    “呵呵,怎么样?小娃娃,实力增强的感觉是不是十分美妙?”体内,又传来大护法骜不明用意的阴笑声。

    “看来阿七还得多谢大护法,控制我的身体抽取他人灵力。”虽然自己力量感明显增强,但那可是自己用痛苦换来的。想到此,七夜仍气愤恼怒的低沉道。

    “哈哈哈...谢就不必,本大护法还不屑于一个小娃娃的感恩,况且本大护法这样做也不全是为你。若是你实力太差,本大护法也会深感不安。”大护法语气中,一副施恩与人的高高姿态。

    “阿七自身实力怎样,不用大护法来操心。大护法还是多操心操心自己吧!”七夜并不领情的讥讽道。

    “哼!黄口小儿,在这个实力为尊、弱肉强食的世界上,没有实力连死的资格都由不得你。”见自己‘好心’被七夜嗤之以鼻,大护法终于忍不住的怒气喝斥道。

    “阿七会有办法提升实力,但,不是靠你!”七夜也不服输的着重语音强调。不过,仔细深思大护法的话,再想到自己曾经苦难的经历,七夜虽认同其理但绝不赞成大护法这种抽取他人灵力的邪恶做法。

    说完,七夜扫视冰谷四周,见无任何异常便动身向上疾驰而去。

    “凌步!”七夜一口气、毫不间断地催动步法,如今七夜‘初级五段’的实力施展凌步游刃有余,达到‘凌步、熟练阶段’。一个呼吸,人便已经遁去十几米开外。一炷香的时间,七夜‘蹭蹭蹭’的跃上冰谷岩壁。冰原上,一片烧焦的惨景,触目惊心的展现在七夜面前。

    “没想到这次丧生了这么多人。”扫视一圈谷底和冰原上的凄凉场景,七夜伤感喃喃道。

    “哼,不过只是区区10万蝼蚁。在本大护法眼里,这些都是尘世飞灰而已,有何伤感?”看到七夜这般见识短浅,大护法又是一阵不屑的口吻。

    “对大护法而言,是10万蝼蚁。但,对阿七来说,可是10万人!和我一样的10万人!”听到大护法这般冷漠话语,七夜情绪难抑,胸中怒气激荡的反驳道。

    稍缓,哀伤沉默的七夜迈出脚步,静静走过每一具烧成焦炭的尸体。这其中有和自己一个军营的士兵,也有穿着黄铜盔甲的水幽城士兵...令七夜感到意外的是,冰谷底的尸体都被烧成焦骨,而这冰原上只是烧焦而已。七夜好奇的蹲下身来查看一番,那黄铜色盔甲犹如燃烧过的纸灰般脆弱,一触就化为灰烬从尸体上脱落下来。

    细看那烧焦的尸体,七夜感到一丝吃惊:那尸体手臂上,虽然烧焦,但却依稀可以辨认出,烙铁在臂膊上深深烙刻下的“奴”字。

    “他是奴隶!”七夜不敢置信道。为再次确认,七夜连续查看周围好几具身穿黄铜盔甲士兵的尸体。无一例外手臂上都烙有一个奴字,但却有三种不同的文体:一种字体粗大,一种字体细长,还有一种字体歪曲。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三种文字?”七夜内心自问道,从目前所发现的尸体上看,貌似大部分都是奴隶充当的士兵,只有少数真正的士兵。七夜心中不禁大胆猜问:难道水幽城这次派来的10万大军,大部分都是奴隶?

    一番查看下来更加证实这种猜测,七夜感到这次前来极东之域恐怕并不简单。不管为什么前来这里,但让如此多的人葬生,自己也险些命丧于此,想到这里,七夜内心便生出一种不可名状的愤恨。

    深深呼吸,压抑住内心的恨意,七夜重新踏上返程之路。现在,不是去追问缘由的时候,极东之域仍危机四伏,当务之急是尽快离开这里。在没有道路标记、广袤无垠的冰原上,七夜寻着地上遗留的尸体当做路标前行。

    前进没多远,一辆高架马车静静的停在冰原上,马已不知去向,只剩下缰绳缠绕在车身。七夜抽出九曲银蛇剑,小心翼翼的走近。马车颇为眼熟,仔细确认几眼,这辆车竟然是伙房营的货物马车。伸出银蛇剑微微挑起车帘:里面一具焦黑的尸体斜躺在车厢内,四周散落着一袋袋干粮。

    “是伙夫长!”七夜有些意外道,尽管尸体被烧得面目全非,无法辨认,但从那熟悉的体型轮廓上,七夜还是一眼认出死者。

    “没想到你一直躲在车厢中,也没逃过葬生在此的命运。”七夜自言自语道。这位伙夫长一路上除为城主军官们生火炊事外,其余时间都躲在马车营帐内,没想到这次遭遇到如此凄惨的下场。从车顶棚被烧出一个窟窿,四周残留漆黑的焦布上看,伙夫长应该是在逃命途中,被黑魔炎空袭身亡。

    看着一车散落狼藉的干粮,想到返程路上的漫长。七夜便一口气全部打包,装进柳兵卫的金灵戒内,最后将马车连同尸体焚之一炬。

    极东之域,冰雪松林边缘

    快速行进一个多月的寒旗与水良公,终于即将走出这冰天雪地。返程路上,两军遇到几起狼群夜袭,加之士兵精神惶恐、防御不利,5万士兵伤亡五千多人。冰雪退尽的阴暗森林里,日夜兼程的军队在此休整。

    林中一隅寂静处,寒旗一脸疲惫的站立在林间山石上,遥望着极东之域深处,怅然若失。这一次的寻宝,士兵伤亡巨大,而来回长时间的精神高度紧张也让寒旗身心疲倦。

    “城主大人,是在想柳将军吧?”寒旗身后,狼兵卫缓步走近,关切询问道。

    “哎...没想到这次,不但宝物没有找到,就连柳将军也陨落在此。真是失策啊!”寒旗双拳“咯咯”捏紧,低头恨恨道。

    “大人别太自责,那冰谷黑烟乃是邪魔妖火,凡人根本无法抵御。我们能逃出来已实属幸运,只是不幸柳将军殒落于此,还望城主大人节哀。”狼兵卫更进一步的开导道。

    “话是如此,虽然当时事发突然,但以柳将军的身手反应,应该也能勉强躲过,可为何柳将军当时却不躲呢?”回想起柳兵卫被黑烟吞没的那一幕,寒旗总感到十分蹊跷。

    “可能是因为当时环境突变,让柳将军一时分神,况且袭击来得措手不及,柳将军来不及逃跑吧。也有可能当时柳将军在思考宝藏挖掘之事,未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狼兵卫已贴近寒旗身后,说出自己的猜测。

    “但本城主总觉得不是这样,只是当时天空暗沉未能看清,不过本城主隐约看到柳将军倒下的姿势有些僵硬、不自然。”仔细回忆,寒旗更加确定。

    “可能是因为....”狼兵卫一副欲言又止。

    “因为什么?”寒旗正要侧过身,询问狼兵卫。

    “中毒!”狼兵卫低声吐露两字,尽管声音很低,但却带着邪魅的阴狠。

    话音刚落,狼兵卫右护臂中无声滑落出一把黑色匕首,右手瞬间稳稳握住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趁着寒旗转身之际朝着其腰间刺去。面对突如其来的贴身偷袭,寒旗有些措手不及,但凭着多年搏杀的敏锐直觉,本能的腰一闪,撇开最狠毒的正面直刺。尽管已在电光火石间做出反应,但还是稍微晚了一步,黑色匕首刀刃划破锦袍,在寒旗腹部被划开了十厘米长的血口。而狼兵卫之所以此刻发动近身偷袭,正是看到寒旗精神疲惫、状态不佳,乃不可多得的良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