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旧神血脉 > 第一章 我能从别人身上偷源能!
    白泰阳他看得多了,什么穿越姿势没有见过?且不说危机四伏、充满了专门送人去异世界的卡车司机们,就连马桶门扉都能成为跨越世界的通道。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聚会散场后点了一罐饮料,在喝下后竟从他内部把他卷入,将他带入到新世界之中。

    当然,这个过程没有说得那么轻巧。白泰阳只觉自己像是食物中毒那般头晕目眩,黑雾拢过眼前后,隐有一股奇妙的力量从自己腹内开启,似乎生成了一个黑洞在那,主观意识被拽到黑洞里。

    “欧菲伊彻,快跑!”

    将自己吵醒的声音传来,一个人倾尽全力捶木门的巨响随之响起,连整个房间和床都为之一振。

    “什么什么什么!?我淦?”

    白泰阳脑袋像撕裂一般疼痛,差点恶心到吐出来。但很快这股异感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没有睡醒的全身昏沉和迷茫。

    砰!砰!磅!!

    远比方才锤木门更响的巨声轰来,他只觉自己脚下的木板都摇晃。

    他几是无意识地拉开了门栓,把门往内拉开。

    门栓!?这是什么玩意,我这都哪跟哪啊,什么地方还会用门栓?我怎么到的这地方?

    白泰阳的意识海洋中似乎扬起了一片巨大的白雾,他越发愕然迷糊。

    但眼前的景象,马上让他把这些问题抛在脑后。

    从木板和木条栏杆搭成的二楼走廊往下看,一只几有一层半高的巨大绿皮半兽人,右手拿着镶铁木棒槌,左手抓着粉碎了大半的桌板,在把一楼的其他物件全砸了个稀烂。无疑,方才的巨大响声正是它在一楼大闹产生的噪音。

    不,不止是物件。早已弥漫开的腥臭这才被白泰阳迟钝的头脑感知到,墙壁上数盏幸存的煤油壁灯晃出昏黄的光芒,片片腥红残骸隐在一楼厅堂的混乱之中。

    嘶——白泰阳感到思维冻结、浑身发麻,无意间已冲回房内,一把披过外衣,赤裸的脚往鞋子上一套,把枕头下的包裹一挎,就立刻朝房内的梯子爬去。

    梯子?为什么我要爬梯子…对了,这小宿倌没几个房间有窗,但我住的房间通向阁楼,阁楼有窗可以从那里爬出这地方。

    ……我又怎么会知道这些!?不管了,总之先逃出去!

    结果,白泰阳刚爬到阁楼,却见一层诡异的淡绿色光芒从窗外撒入,有两只身材不足半人高、但双手都持着生锈刀刃的矮半兽人,闪着异光的两只小眼睛正从尖角皮质头罩下朝白泰阳看来,发出了嘶嘶哈哈的嘶哑笑声。

    真是尼玛的走投无路,但被捅两刀子总好过被那巨怪锤成肉泥!

    便是如此想着,白泰阳一咬牙紧缩身体,便想护住心口往那窗口跳出去,却突然全身一扼,身体有一瞬间失去了控制。

    “笨蛋!那刀子又锈腐又淬了毒,你赤身裸体去挨一下,哪还有命啊!”

    “啊!?”

    “你先下回去,跟着那几个人往二楼深处躲。那个肥半兽人还有办法解决,这两个矮半兽人你就算战胜了也没多少活路了。”

    “…可恶!”

    一股细柔却着急的女声不知从何处传来,又似在脑海中直接荡开。白泰阳正没有其他方法可选,只好听她所言,又重新两三下从梯子上跃回自己房间。在探头确定那肥半兽人仍在一楼大厅翻找每一个角落,这才从溜出门,往二楼深处躲去。

    脚下每踩一步发出的木板格兹声都让白泰阳心惊,唯恐下一秒就惹得那肥半兽人纵身一跃,把那镶铁凶器往自己招呼过来。

    好不容易躲了进去,只听那女声又说:“唉,本来所有工作都做好了,能控制这副宝贵的身体的,这算是什么事嘛。”

    “工作?控制?要吐槽的应该是我吧!?这到底…我淦!”

    白泰阳抱怨和吐槽都未说完,忽觉一股他无数次看到过的体验倒入他的意识海洋中——不属于他的记忆变得逐渐清晰了起来。

    他自己在看文时还反复抱怨,为什么魂穿后的主角非要去找面镜子看一看,才能认清自己已经穿越的事实。等到这事落自己头上后,惊恐、愕然、不安、甚至还有丝丝莫名的悔恨与缺憾都在心头交织奔腾,不到去镜子前面作一次不死心的确认不罢休。

    可眼前的“现实”已不容他多想,他只好转而先提眼下事关存亡的问题。

    “好吧好吧,你说能解决那肥半兽人,是要怎样做?我看那玩意挥手就能把我拍断骨头,也还满灵活敏捷的。”

    “你好烦啊,我更不希望你死掉好不好,我刚才就在全速给你装界面啦。你现在闭上眼睛,默想旧神血脉系统看看。”

    白泰阳也不多言,照做不误。

    只见眼底的黑暗里,在他内心的呼唤后出现了几行字。

    【旧神血脉系统界面,用于辅助非系统管理的宿主对象提纯、激活与活化旧神血脉力量。】

    【可选操作:】

    【提纯(跳过萃取超凡对象的步骤直接获取源质)】

    【激活(跳过使用源质素材完成对应仪式的步骤直接激活旧神血脉)】

    【活化(跳过服用源粉末和修炼的步骤直接活化血脉力量)】

    【查看状态(以高精度查阅宿主数值化后对象的情报)】

    ”看到了看到了,然后要怎么操作!?“

    ”你自己就是极难得的旧神血脉后裔,就是自己没有意识也没有挖掘出这份力量,快去激活。“

    咚!

    浑身深绿色,只用一张简陋的皮革当护甲兼衣服的肥半兽人一跃跃到二楼,沉重的身躯差点把走廊踩塌。它挤的姿势似乎让它相当不舒服,手一点点用力把走廊护栏给推烂开来。

    一位原先躲在更深处的中老年男子拔剑挺身站到走廊最前方,低语道:”还以为是想提其他条件来伤口撒盐,结果是赶尽杀绝吗……“

    那肥半兽人却也没有直接再度狂暴跃来,似是在打量眼前头发灰白了过半的男子。这一下,白泰阳以及其身后几位躲在走廊尽头的人更觉口中开始发干泛苦——这头可怖的魔物的巨大破坏力已叫人惊骇不已,竟然还有一点超乎野兽的智慧,死亡的阴影在各人心中愈拉愈长。

    白泰阳再次呼气闭眼,在意识海洋里,点进那激活的可选操作。

    【是否要激活已拥有的旧神血脉:加尼米德?】

    答案只有一个!那便是激活这隐藏在这副身躯内的血脉!

    数个呼吸后,步步向肥半兽人逼近的灰白发男子,一下朝那肥半兽人刺去。

    然而,白泰阳却没觉得身上发生了任何变化,就连一丝奇妙而不可言说的感觉都没有。

    “这怎么回事!?”他不由在识海里大吼。

    “我这里不能完全掌握你的情况,你激活了后去查看状态,看看你的旧神血脉是什么。”

    “就算知道了也……”

    白泰阳边抱怨边点入自己的状态栏。

    【已激活旧神血脉:一条】

    【可用能力:掳获】

    【血脉冲突:无】

    【源动力:零】

    【加尼米德-回响度:零】

    【加尼米德-强度:零】

    【源能结余:零】

    “这些又是什么和什么啊!?这能力名叫掳获,但详情介绍更像是偷东西啊!?现在我该怎么用这能力打败这怪物?”

    白泰阳连忙把自己的情况在识海里和那不知位于何处的女声交谈起来,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有点习惯不闭眼也进行交流。

    只见那灰白发男子剑技卓越,赏心悦目之际出手必能伤到那肥半兽人,似是想击落它手中武器,又像是想把它赶下走廊。

    可那肥半兽人也非看上去那么蠢笨,倒是它在屡次诱灰白发男子出手伤到自己皮肤肌肉,在兼顾自己要害不被命中的同时全力挥动棒槌,想一击把男子打成肉泥。

    “不要慌乱!”那女声试图喝令让白泰阳冷静,不过其柔和的声调使这一棒喝没起什么效果,“你仔细去看就能发现,你现在可以从你身边所有人身上临时窃走一部分源能到你这系统里。与你越是相识、关系越好的人就越容易成功,数额也越多。你快在意识里集中在释放掳获能力上,你就会自然而然用出,然后把这些源能结余用来增强你的源动力。”

    “这……削弱队友来让自己变强一点!?那这剑男不就会被那绿皮给杀了吗?就你就算想说这是集中力量做大事情,我也觉得有很大出入啊!”

    “你不用这能力,你们都可能会死在它手上,别忘了这附近可不止这一个敌人。用了,还会有一线生机。”

    “啧!”

    白泰阳心念一动,感到有一股受他操控的奇妙余波从他体内激出,其他人身上漫起了一大股颜色各异的粒子,身旁的人身上大多是橙色,而那头绿皮魔物却是青色。

    粒子数量之多,有一瞬间竟若他们被这余波打散了一般,让白泰阳暗下吃惊,但显然其他人的反应表示,他们并不能看到这股余波和这些粒子。

    这些粒子随即有部分迅速被白泰阳收回的余波带回,一同收入体内。他连忙闭眼查看自己的状态。

    【源能结余:200】

    伴随着结余的增加,【源动力】、【加尼米德-回响度】和【加尼米德-强度】后面出现了【提升】以及【损毁】的两个可选项。

    他也不再做其他设想,连忙将全部源能结余投入到提升源动力上面。

    白泰阳兀然感到自己血脉偾张,有一股如同深海下火山爆发之势的气力从体内涌起。这股忽如其来的力量甚至让他怀疑自己的身体是否能承受。

    “呃!?”

    那名灰白男子连番在生死边缘进行全力猛攻与全速回撤的交替,状态已不饱满,但显然他身体状况的突然下降也让他大为吃惊,一个猛撤步用力不及,姿势调整出错,身子骤然失衡朝后一歪。

    肥半兽人没有放过这个机会,连忙紧接一挥,把灰白男子给挑飞出了二楼。

    “哈!!”

    绿皮发出似笑近吼的满意叫声,将身体侧成勉强能在走廊上快步的样子,举着那沾血的棒槌朝白泰阳大踏步奔来!

    白泰阳抄起脚边那小宿倌用来劈柴等杂役的小钝斧头,便朝对方迎面还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