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旧神血脉 > 第二章 短暂昏迷
    斧棒相撞,金属碰撞声哗然大响。

    肥半兽人的手臂随打断的武器一起被活生生震开,那略显痴愚的绿脸上满是吃惊。白泰阳心底刚生出一股兴奋与激动,便被对方飞起一脚,重重踢飞回走廊深处,在地上滚了几滚,那小斧子早脱了手。

    “集中注意力,你别让源气从你身上散开。”那女声急急提醒。

    “我不知道啊。”白泰阳挨了势大力沉的一脚,还被人指挥,也不由得有点生怨,“我很集中了,可不散开又是什么意思?”

    他边在识海里说此话,边从地面爬起。一旁穿着整洁简单却料子上乘衣服的少女,此时蹲在他身旁,伸手按向他肩膀。

    “够了,欧菲。还是让卢卡来吧,不要勉强自己。”

    少女话音未落,一道剑气把正向他们走来的肥半兽人钉到了木墙上。待那肥半兽人落回走廊时,一道极深的伤痕正在它身上泊泊出血。

    那肥半兽人吼叫了几个字,跳下一楼厅堂和那灰白发男子一决死战。

    白泰阳发现自己并没有受到什么实际伤害,爬起来身来,细细聆听识海中女声的讲解——

    “那源动力是从你体内的源能所化,就像是力量与体能从一个人的体质上生出。源气则是由源动力变成的具体力量,使用源气就像是一个大力士在搬起重物使出力气。它有高低途径两种使用方式,你现在就直接把它当做你的气力,感受这股由你产生的源气,想象它在你身旁流转,逐渐在你意志下被你束缚,缠绕在你身体上,甚至被你肌体吸附、凝结,变成一种直接的肉体提升……”

    此声话音刚落,就听得下方传来痛苦的闷哼,应是那灰白发男子被对方压制被武器击中身体的声音。

    白泰阳不敢松懈,终于抓到一点感受源气的诀窍,开始驱动这股力量为他所用。原就变得带劲有力的躯体,不仅内里像是深海火山喷发,外部亦被源气紧紧包裹,这下才有一种变成了钢筋铁骨的实感。

    便在此时,一阵骚动愈行愈近,原是四只在周围站岗守着出入口的矮半兽人听到肥半兽人号令过来帮手。

    识海中女声又说:“你现在只要不松懈你对源气的控制,就不必害怕这些没有力气也毫不锋利的锈刃了。你有将200源能结余转化来的20点源动力,锈刃丝毫不能破开你的源气来直接伤到你。你直接赤手空拳就能打倒它们。”

    其实无需她多言,白泰阳早冲了上去,想试一试他这一身上辈子从未有过的力量。再说,此情此景早退无可退,除了向前,别无他法!

    打斗过程其实并不太雅观,他上一辈子就没有练习过任何格斗技,现在这副身躯的记忆虽没细想,从身体与肌肉的记忆来看也和上辈子半斤八两,只好极为业余的胡乱扭动身躯出拳。

    可这不妨碍他两只远胜铅球的重拳狠狠揍在那些矮半兽人的脸上。这几只魔物显然没考虑到有人完全不躲避他们手上的刀刃、横冲直撞地用双拳作战,还未反应过来就被白泰阳他一拳一个揍得头颅崩裂,当场死光。

    用双手杀敌的快感给他注入振奋与狂野,几是未经思索,他从二楼走廊上直接纵身一跃,双手握成锤状狠狠砸向了那肥半兽人的后脑。

    在场所有人都听见了吨的血肉散碎闷声,从那肥半兽人头上响起,随即又看见它直愣愣向前倒了下去。白泰阳出手迅猛突然至极,别说肥半兽人注意力全在那灰白发男子身上,就是全程看着白泰阳暴揍矮半兽人的其他人,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毫无防备在后脑上挨了一击的肥半兽人,登时颅骨全碎、脑成浆糊,也和它的同伙一起丢掉了自己的生命。

    “哈,这下安全了……嗯…?”

    像是摄入过量兴奋剂极大提升人体感知与力量而又药物失效萎靡不振般的感觉层岩叠嶂压来,眼皮与身体变得愈发沉重脱力。白泰阳还想再说点什么,只觉自己的感觉已被困顿疲乏压断了线,整个人昏厥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

    白泰阳晕晕沉沉再度睁开双眼,只觉全身仍是疲乏难耐。

    既腐烂又不平整的木头横梁,以及更多原木搭成的天花板在眼前出现。过了好一会,待昏沉散去些许后,他稍稍整理思绪,这才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魂穿到异世界的事实。

    他现在所拥有的这副身体,是名为欧菲伊彻·佐蒂雅凯、约为十六岁的少年。自小被父母遗弃却只留下铭牌的他,在救济院长大后,因为相较其他孩童有眼色和脑子,被戈斯拉尔家买下充当仆役,今年才升至执事一务。

    没曾想,戈斯拉尔家忽而家道中衰,不仅当家含冤入狱,两位夫人一回娘家一改嫁他人,就连祖上留下的几百亩地和一个丰硕的银矿等家业都被人设计收了去。戈斯拉尔家的小女儿只好收拾细软,带着一名管家、两位女仆一起朝岔河镇的父亲远朋投奔。

    而他,其实已和戈斯拉尔家解除雇佣关系,只不过是和她们一伙人一道,来岔河镇谋生。

    在临近岔河镇的一处小村落里,因天色转晚兼矮马疲顿,恰逢此村落难得有招待过往商客的小宿倌,他们决定歇息一晚明早再出发,却突然遇到绿皮袭村的事件。而且似乎这几只魔物就是针对他们而来。

    …这搞什么啊,整理了一通,结果现状还是莫名其妙,而且自己上辈子不过是喝了一口饮料,怎么就会魂穿至此,到底要怎么才能回到自己那世界去?

    千头万绪在心中缠绕横穿,却抓不住任何一条可以用来解决问题的脉络,让白泰阳他不由大叹一口气。

    “啊,欧菲你醒来了,太好了…”

    白泰阳——应该说,欧菲伊彻原来的主人,年仅十四岁的金发碧眼少女,夏洛特·戈斯拉尔端着一盆热水,兴冲冲地来到他身旁,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果然,是自己从来没听过、却又能理解的语言啊,感觉说是古英语或哪种古老外语也不太对,虽然自己世界的过去肯定不存在绿皮这一种生物就是了。

    他苦笑挣扎起身,看着因放下心来而眼含泪光的美少女,心里却在想另一个女人——那先前在识海里说话的女声,怎么又没了踪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