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旧神血脉 > 第二十九章 夏洛特的旧神血脉
    还有超凡奇物能起到测谎仪效果?这些玩意这么神奇,你们怎么就不能花花心思把它们弄成什么农业或工业自动化设备呢。

    欧菲伊彻不由默默吐槽一句,叹了口气闭眼坐直了身体。

    “让我组织下语言…从费恩先生从我们身旁离开写,还是从费恩先生把我们领到小姐附近时开始写?费恩先生和她们说了一大段关于情况判断的话,我不确定这部分你需要不需要。”

    “唔……不,就从他离开之后开始写,直到你最后走到夏洛特·戈斯拉尔身旁,发现那些妖魔离去为止。”

    一问一答间,欧菲伊彻已经在一片漆黑之中进行默想,旧神血脉系统的界面在黑暗之中凭空显现。

    【是否要激活已拥有的旧神血脉:莫诺瑟若斯?】

    虽然一直以来完全处于情报上的劣势,可不要以为我会一直让你们牵着鼻子走啊。

    只不过…这份来自夏洛特的旧神血脉,激活后有着很大风险。欧菲伊彻只尝试激活过短短数十秒,就把它给关上了。

    现在,却是需要用这股力量的紧急状况。

    激活。

    欧菲伊彻再次睁开眼睛后,眼中的世界似乎完全变了一个模样。

    四周似乎飘着一层极淡的薄雾,和自己在亚空间所见的七彩光雾有一点相似,却又比那稀释上了或许数千倍之多。

    受雇于教会的顾问拉米罗,从衣物上有少数蓝色粒子飘散而出,与隔间墙壁上先前肉眼不可见的蓝色符文交相辉映。拉米罗身后的透风格子上有一层薄薄的蓝色网,似乎将内外隔绝了开来,欧菲伊彻很想转身看看,开敞无门的隔间入口是否也有这一层蓝色光网所笼罩。

    但比起这些不甚明显的蓝色,隐匿在木桌之中的大量绿色粒子的光芒,甚至透过了木桌被欧菲伊彻所视。

    自己手上的这份羊皮纸也正散发着绿色光芒与绿色粒子。或许是意味着,现在我获得了一定程度的灵视能力,而超凡奇物在灵视作用下,彰显出来的颜色正是绿色。

    那么,木桌之中那让人心惊的巨量粒子或许便是大量藏起来的超凡奇物——结合先前拉米罗的动作,这名顾问很可能是在全副武装,手边全是对敌工具,而他本人则又不知借助了什么人的视线来观察自己的行为,做好万全工作。

    这也解释了他在我进来时鼓捣自己抽屉的情况,也对应了拉米罗所说的“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有一直暗中观察自己的人,才能说出这样的话。

    然而,灵视不过是夏洛特这份名为【莫诺瑟若斯】的旧神血脉里的一份小赠品。它的最大作用是另外两点,却让欧菲伊彻万分紧张。

    拉米罗一方的情况,先前自己已有所推导,而获取灵视后的这些间接证据让推论更可信几分,但依旧有着风险。如果不是这番推导以及情况实在紧急,激活这血脉的风险实在太大了。

    欧菲伊彻的推导里,拉米罗如果需要处处提防与监视自己,或多或少说明了一种情况:灵视并非一种唾手可得的能力。若是拉米罗能直接通过灵视看出欧菲伊彻身上毫无源能痕迹,就连自卫对敌的手段都不见得有,又何须用话语来试探自己是否和那件凶杀案有关?

    …要是推导错了,那后果不堪设想啊。欧菲伊彻感到自己身子开始发热,心跳咚咚提速。

    他假装自己思考完毕,缓缓俯身下笔:“费恩先生离开后,我与他的两名学徒依照嘱咐,待在了费恩使用某种‘超凡造物’的庇护下……”

    果然,血脉激活极小一段时间过后,上一次让欧菲伊彻吓了一跳,直接将血脉关闭再也不敢轻易激活的一幕出现了。

    原先在四周漂浮的淡薄光雾以及各色粒子,开始逐渐朝向欧菲伊彻聚拢过来。似乎他身上具备对它们的引力,这些光雾与粒子逐渐被他所吸入,甚至极缓慢地增加他的【源能结余】!

    欧菲伊彻曾有些不解,自己为何能通过【掳获】卢卡身上的一小部分源能,反倒一度以单纯的战斗狂热,在毫无战斗经验与技巧的情况下,双手作拳锤砸破半兽人脑袋,战力远超卢卡。

    他第一次【掳获】到的大部分源能,是来自拥有这份一动不动就能变强血脉的夏洛特。

    她才是以自己身上极少部分源能便足以让欧菲伊彻强过卢卡的力量源泉。

    …但此逆天能力,似乎完全不能受拥有者所控制。若不借用旧神血脉系统将它关闭,在激活该血脉之后,自己身上将会持续有这股在灵视下看得极为明显的扰动——这很可能就是所谓的“源能动静”,更可能会留下“源能痕迹”。

    登时感到自己有如赤身裸体地携带着巨量财物在不法地带游荡的欧菲伊彻,在一顿识海中的折腾与操作后,发现自己既不能将吸收源能的能力操作方法给感知体悟出来,也不能单凭借意志与想象将其开关调校。

    他立刻就把【莫诺瑟若斯】血脉关闭了,根本没有余力尝试详情说明上的另一项主动使用的主要能力。

    现在,只好赌一把了。欧菲伊彻握着羽毛笔的手微微发颤,暗下决心。

    他再度默想:“无效化冲抵!”

    只觉一股体内翻涌的躁动,逐渐在欧菲伊彻意志下凝化成一股密度极大的液体,从心脏流淌过腋下,充实着手臂,凝聚在左掌与指尖后,最后奔涌出自己体外。

    在他眼中,阵阵橙色光雾从左手涌出,冲刷掉了羊皮纸上的大部分绿色粒子,将其浸润成了一片橙色,绿色几乎荡然无存。

    欧菲伊彻很想抬头看看拉米罗的反应,只好强控着自己仍以先前稀疏平常的模样继续书写。

    趁着沾墨水的时候,他瞥了一眼那似乎比自己更焦躁的顾问。

    顾问对上了欧菲伊彻的眼睛,说道:“有字消失了?可不要写些没有用的谎话上去,那些字连半分钟时间都维持不住就会消失的。”

    他没有灵视!欧菲伊彻感觉自己心跳得更快了,继续握笔在羊皮纸上飞速书写。

    在书写完毕,轻轻捧起羊皮纸递给顾问时,羊皮纸被手轻轻抓出的轻柔达拉声响,在欧菲伊彻听来就像爆炸声一样。

    “这…!?”

    顾问拉米罗飞快扫过前面的部分,看向了最后一部分文字。他惊得满脸肥肉上的皱纹都拉平了。。

    “真不愧是戈斯拉尔家的后代,这是何等的勇敢、何等的意志啊。”拉米罗重重叹一口气,对羊皮纸上所述深信不疑,“真不该怀疑这么一位良善的淑女,我不能代表教会,但我看教会真的欠你们一个道歉。”

    “虽然我不能完全理解你的意思,不过你看,”欧菲伊彻憋笑憋得下巴都在打颤,“我早就说,我的主人天性善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