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旧神血脉 > 第三十三章 面对精神攻击时的脆弱
    那敦实的邻居转瞬就变成了妖魔鬼怪?

    欧菲伊彻缩到进入内室的通道,惊疑不定地看向那卡在门框上的畸变人。

    养犬人散乱油腻的棕黑头发下,一凶狠的脸拉扯得严重变型,大量青筋爆出,血管内却似流着浓稠的黑色煤油。

    他一只眼球快完整突了出来,而另一只眼球则被肿起的脸庞遮住大半,眼球竟似将要变成两颗瞳孔一样进行着有丝分裂,看得人反胃作呕、心生厌恶。

    此畸变人身体则如鼓胀成球的肉团一般,看上去似要随时涨破,又见被其肉身撕裂的衣物下,肌肉虬结随心跳脉动。其背肋与肩之中更多长出一手来,朝着远远够不着的欧菲伊彻他们抓动。

    为什么还不一剑砍掉它,这玩意难道比那些吸血劣妖还难对付?

    欧菲伊彻看得阵阵恶心,也对费恩此刻的僵持对峙完全不解。要不是费恩让他躲进房内,他已经毫不犹豫拔出短剑来朝敌人砍去。

    却见费恩左手快速变换着手势,最后朝着自己展开了手掌,眉头绷得更紧了。

    “有人来袭吗!?”匆忙的脚步声和喊声从内室发出,欧菲伊彻看见戴着斑驳围裙和口罩的海伦娜冲了出来。

    咔啦!砰!

    畸变的邻居已从破烂的门板上挣扎出来,朝后退了半步再次挺身冲撞。

    这一回,它一口气冲到了离它最近的费恩身前。

    “哼!”

    费恩等到了对方扑到自己身上的最后一刻,几是无预备动作地骤然侧开身回避。

    费恩抓住剑鞘鞘身,用剑柄朝对方侧额猛击一下,将其打晕了过去。

    “是幻觉,有人希望我把人杀掉,好让他进行下一步操作。”

    费恩扫了一眼那瘫倒在地的畸变邻居,边向欧菲伊彻他们解释,边朝毁坏的门扉又走进了几步。

    “是要来一场完全不计后果的拼命吗?海伦娜,带他下去到空旷的后巷,使用他带着的潜蛙脊髓。无论如何,都不要跑出保护范围,等会我可能也需要和你们一起躲在保护里面。”

    石梯上脚步声纷纷,小窗木挡板猛然被推开。门窗两处同时有畸变了的人涌入,费恩主动凑前去吸引它们的全部注意力,在其中腾挪闪转。

    海伦娜扯下口罩,伸手拉住了欧菲伊彻:“跟我来!”

    她没往内室进发,而是直冲到通道尽头,一掌推开了窗台上的小花盆,随即纵身跳了出去。

    欧菲伊彻集中精神,将源气紧紧裹住身躯,也学着海伦娜的做法,朝外翻了出去。

    嗡!

    他刚翻出窗台的瞬间,一股冲击似随着阳光骤然轰在了他身上,耳鸣声从低频至高频在他耳中逐渐延申。

    原本,从二楼高度跳下,就算对于他上辈子里的现代人都不是一件什么困难的事情。而已经将原主记忆消化完全的欧菲伊彻,就算没有源气加持也可以毫不费力完成这个动作。

    可此时,他眼前景象,亮得变得更亮,暗得变得更暗,而自己的心跳声再一次毫无意义地在耳旁变得清晰起来。

    就在他控制不住自己身体,全身无力地摔到地上前,海伦娜一脸吃惊地跃来,用幼小的身躯和双手来接住他。

    “你搞什么。”海伦娜勉强抱稳了欧菲伊彻,似乎在犹豫着要不要将他放下。然而听见身侧似有脚步靠近,她就这样抱着欧菲伊彻朝后巷奔去。

    “我……”

    欧菲伊彻想要说话,但全身脱力、头疼欲裂,耳旁有低语渐起,思绪无法成型。口吐一词便无法继续。

    很快,海伦娜似是跑到了目的地,停下了脚步,并将他放下。

    抱着他跑了一段路的海伦娜,还不得不再花一点点时间,把他的手指一根根掰开,从顽固地握住东西的他手中,抢过了那瓶费恩给予他们的液体。

    直到海伦娜将这瓶液体,展开成欧菲伊彻曾见过的气泡薄膜状,他满脑子破碎的思绪才慢慢回复到可以思考的程度。

    怎么回事…好像,度过了好漫长的训诫与命令…心里还慢慢泛起了对什么人的仇恨…

    欧菲伊彻愕然地歪扭站在海伦娜身旁,试图摸清方才自己经历的感受,却发现数秒之内,那支离破碎的印象经已荡然无存,骤然完全失忆一般。

    “你先前,不是还能直接忍受赤月和腐月?那扭曲现象带来的精神污染也好,妖与魔发出的精神攻击也好,都比外面这点程度要厉害多了。怎么你现在一下差点就要崩溃了。”

    他抬头看了看发出困惑的海伦娜,对方似乎比自己还要愕然不解。

    是啊,到底怎么回事…?我刚才的感觉,是不是才是常人遭受精神攻击的感受?一碰见时兀然沉沦受控,一脱力就迅速失去当时的记忆,甚至连印象都荡然无存。

    阵阵无力感伴随发怵自欧菲伊彻心底诞生,较那强加给自己的脱力感还要让他难以承受。

    他心想,难怪先前城防卫队的人,根本不想接触到常人以外的世界。

    普通人就连事后分析都做不到啊,还妄谈什么对抗?

    短短时间内,欧菲伊彻感到了来自外部与自己心底的双重打击,他双手撑在膝盖上,精疲力竭地喘了会气,避免自己虚脱昏厥,才再度进行思考:

    我现在自己的情况比遭遇赤月和腐月时应该还要好上不上,唯一的不同点,便是尤克卓拉似乎被隔绝在岔河镇之外,不能随时与他联系。

    这也还表示,对方没法感知自己身旁的事情,也不可能会对自己产生什么帮助。

    帮助——这个词闪过时,欧菲伊彻突然有些明晰。

    自己先前那股强于海伦娜与科内莉娅的精神抵抗力,很可能是受到了尤克卓拉的某种保护。现在脱离了尤克卓拉的保护,自己就全然赤裸地暴露在了别人的精神攻击之下。

    轻轻的呼呼风声打断了欧菲伊彻的思绪。他起身一看,发觉是海伦娜在一旁手势变换。

    最后,她左手手臂向前猛然伸出,手臂过半的稚嫩皮肤暴露了在长袍外。她食指沟勾伸,似是在做挑衅引诱模样。

    更多的风声从外侧传来,欧菲伊彻朝声音来处,才发觉已有十来人围到了蓝色气泡薄膜前,但已被海伦娜“托”到了半空中,似溺水一般疯狂在空气中挣扎,却又无法再继续朝其他方向有所移动。

    但随后,他和蛙的眼睛对上了眼。他慌忙把视线从蓝色薄膜里缓缓流淌的蓝蛙处移开,复又看向自己的双脚。。

    自己在这方面,还真是脆弱啊。欧菲伊彻根本没有心情对海伦娜似结印又似起舞的动作进行评论,只是不由在心里对自己摇了摇头。

    他清了清嗓子,向一旁的少女提问道:“海伦娜,能否请你教我使用源气的高级途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