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旧神血脉 > 第三十四章 潘提翁社的死亡袭击
    “教你…高级途径用法?”

    海伦娜惊讶反问,脑袋朝欧菲伊彻转了过来。

    欧菲伊彻在眼角余光看见十几个人突然失控砸到地上,随后又被拉起。

    “你真的像科内莉娅说的那样…完全不懂高级途径用法,只是在蛮干?”海伦娜有些狼狈地转过头去,“…那你可真是有特别的天赋。”

    “谢谢、你的、赞美?”欧菲伊彻知道对方是在小小的暗讽,也当作赞美之词收下,“我究竟哪里特别了呢?”

    “大部分人,都是突然有天发现自己能做出正常情况做不出的事情,才意识到自己拥有了某种运用源气的能力。”海伦娜犹犹豫豫地说道,又朝他看了一眼,“有些是天性使然,有些是日积月累的习惯使然,最后他们会使出某种半固定在他们身上的能力,那往往就是一种源气的高级途径用法。”

    “唔,”欧菲伊彻略一沉吟,“我是否可以这么理解——掌握高级途径用法需要长年的重复与训练?”

    海伦娜也想了一想:“这么说也没错。不过,我想说的是,像你这样能凭空感受到源气,然后单纯低级技巧的人,反而更少见。

    “从未受训却学会使用源气的,要么是雕刻木雕的艺术家一类的人,在反复作业中找到了某种让自己作品更有活力、更能体现自己想法与心血的仪式;要么是类似佣兵、武僧那样,在战斗中慢慢琢磨出增强力气的方法。

    “不过受训的人,有无数专研用法的先行者提供了经验,知道了相对正确的训练方式,那么就可以选择去掌握怎样的高级途径用法,以及大幅缩短训练时间。”

    欧菲伊彻听后忙问:“那,你现在能教我一些比较实用的技巧吗?我现在没法抵抗精神攻击,可能会再拖累你们的行动。”

    “可是,那些方法也不是一时能掌握的呀。”海伦娜歪了歪脑袋,撩开了遮住眼睛的冰蓝色头发,“你也不清楚一共有哪些高级途径…哇!?”

    她话未说完就爆出一声惊叹,其左手突然不知被什么力量扭转,差点连手臂带人侧翻到地上。

    与此同时,被她提到空中的十来人被一双用力的手扯开,像破抹布一样被远远甩飞开来。

    金黄之中掺夹大量奶白的头发和锐利的双眼兀然从人群之中飞来。

    那些被扯飞出的人们还没落地,一脸紧张的费恩就冲入了蓝色薄膜之中,和目瞪口呆的两人站到了一块。

    兀然飞入的费恩,伸手拉了一把差点坠地的海伦娜,目光却在他转身站定后没有偏离过丝毫。

    欧菲伊彻鼓起勇气,朝费恩视线投向的方向试着张望。

    进入他眼中的,是身影似在热浪之中飘忽变形的男子。此人身材适中无特征,就连棕黑头发和脸庞也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地方,倒不如说仿佛长得特意中规中矩一般。

    稍异常人的,是男子身上那显然是贵族才穿得起的服饰。泡泡袖大长袍的面料是深黄色与深红色相间的平纹缎所制,衣服上精巧繁复的装点则是用着轻薄的黑纱。厚重的鹅黄色丝绸大斗篷,用深紫色的天鹅绒绣上了大段几何纹饰。

    “你研究完成了!?”男子厉声喝问,面目狰狞至极,“你怎敢那样做?你怎敢毁去莫诺瑟若斯的恩赐?快说、快说!你只是、你只是将她的血脉因子提取到了什么地方……”

    费恩保持着姿势,没有理会那男子连番叱责和恼怒提问,只是低声和欧菲伊彻他们说道:“这人已经没有了想活着离开的打算,你们要觉得不对劲或实在难以忍受,就脱下衣服来包住自己脑袋、遮住光线、捂住耳朵、尽情喊叫…千万别想正面对抗那些幻觉,也不能晕过去。你们要是倒在了这潜蛙保护里,别说我,就是教会愿意拿他们的宝贝存货出来,都不一定能救活你们。”

    那男子似是骂得累了,无语地继续朝费恩飘忽过来。

    “被精制过的潜蛙?都到了Tier2的水平了吧,你做这些东西倒很有一套嘛。但有这样的超凡技艺,却不愿意献给潘提翁社,献给真正的神圣——那些一直被我们人类尊崇的旧神们——恭迎祂们回到这个世界来。这是何等可悲的罪孽与亵渎!

    “我问你最后一次——把它当作是我的恳求!把它看作是你的救赎!把它看作是众神对于你的拷问!!

    “莫诺瑟若斯的恩赐究竟在哪里!?”

    费恩左右双手往后一拢,把欧菲伊彻和海伦娜护到了他身后。

    他声音不大,词语却清晰:“你所寻求的东西,已经不在了。”

    嗡!!

    欧菲伊彻眼中所见,那白亮的涌现出黯淡,那黑暗的耀出黑光。

    他被一只手臂有力地钉到了充满泥土的“天花板”上,却似要随势跌入脚下那无边的广阔深渊——天地竟然倒置了过来!

    深渊之下,风起云涌的云雾在沸腾片刻后逐渐拨开,那黑色的太阳与难以计数的群星,把黑光投到了他身上。他突然觉得自己身体在黑光照拂下变得越来越沉重,把他按在“天花板”上的手臂越来越吃力,开始发颤起来。

    他看见,那身着华服的男子正在脚下缓缓朝他们飞驰靠近,其脸上的血肉正在逐渐脱落,里内仅剩骸骨留存。

    男子已成骷髅的手臂,抓向了费恩。后者衣物上的携带物朝着深渊掉落,忽而其双眼与部分携带物一起耀出正常的白色光芒来。

    光芒在费恩他们所在的“天花板上似乎逐渐化成了某些图章与线条,欧菲伊彻猜测自己所见的是某种圆形阵法的一角。

    随即,更多光雾从费恩身上流出,流向了那些图章线条。从阵法上一阵阵涌出冲击波一样的光芒,将那男子向着深渊冲下。

    男子一次次试图靠近费恩他们,一次次被光芒冲下,在衣物以外可见的身体,被那光逐渐冲涮得粉碎。

    这么夸张的情况,费恩他也能打赢啊…

    欧菲伊彻这才从惊心动魄的景象中回过神来,思维有所转动。

    呲、呲——

    他这时也才发现,费恩双手护住他们两人不下落的同时,十指紧紧钉进了“天花板”——即倒置的大地中。这十指已逐渐从两侧被拉扯得往中间收拢,留下了十条混着泥尘的血渍。

    就在欧菲伊彻有了触目惊心的发现时,费恩的全身开始随手臂一同剧烈抖动。费恩头上血管暴起,咬紧牙关双眼紧闭,整个头颅的肌肉也借力给了其他部分,向上昂起。

    他不再向下看那男子,而是死命地驱动全身,朝“天花板”那上方拉动。

    费恩要撑不住了!欧菲伊彻思绪如惊雷闪过。

    “莫诺瑟若斯,激活!”不做多想,他已在识海之中暗呵一声,打开了夏洛特的旧神血脉。。

    眼前,已不能用风暴二字来形容,如果硬要比喻,那就是将欧菲伊彻缩小,塞入了数以万转的搅拌机之内,被粉碎而疯狂旋转的颗粒给彻底淹没。

    他眯着眼,朝下方尽全力使出了无效化冲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