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旧神血脉 > 第三十九章 榆木街
    步入到榆木街附近,鹅卵石铺就的小道,枝蔓缠绕的篱笆围栏,身着整洁精美服饰而显得富有教养的人们,映入了欧菲伊彻和凯西的眼底。成片的林荫下设有长条椅与矮石灯柱,枝头看不见的莺鸟啼声流转,街上闲适而美好的氛围一下浸润了方才抵达此处的两人。

    这里是低层贵族与富裕阶层的居所,在这不大的岔河镇里,此处离真正的权贵者们仅有两街之遥,是一处很适合夏洛特选为暂时居所的地方。

    前提是,对方开出的价格合适而公道。希望租售方不是消息过分灵通的人士,在了解到戈斯拉尔现在处境后趁火打劫。

    “欧菲,我有问题要问你。”

    凯西突然说话,她紫罗兰的双眼满是严肃:“安娜是不是真的死了?”

    安娜?欧菲伊彻猛然愣住,她问的是那位在“岔河镇之夜”中,在夏洛特被魔物劫走时因站得与夏洛特过近,而惨遭毒害的另一位女仆。

    我记得费恩说过,教会在事后对凯西进行过检查与治疗,在发现她的精神污染残留伤害较深后,就对她进行了引导,让她相信自己所见不过是梦境。夏洛特亦知晓此事,为此还专门向费恩多讨要了一些镇静花茶,能让凯西更为安宁和接受引导,远离噩梦对印象的强化。

    她为什么还会记得?

    “你的噩梦变得严重了?”欧菲伊彻略一思忖,把脚步放缓到对方的步调上,“或许你该去教会接受治疗,让他们为你驱散残留在你身上的黑暗影响。”

    凯西抿了抿嘴,盯着欧菲伊彻的侧脸好一会。他不得不也侧过眼去看那双犹豫的紫罗兰眼眸:“怎么了?我在教会待几天可不会变成这方面的专家。”

    凯西的声音细得几不可闻:“我不相信那些教士。这事情实在太奇怪了,安娜和卢卡不可能会好端端提出辞呈,我们都一路熬到了现在,怎么会在这时候……只有一个解释说得通,那就是我梦见的那些可怕幻象曾发生过。”

    “噩梦困扰你太深了。那些妄图加害小姐的邪恶份子,被教会以及费恩先生及时中断了他们的邪恶行径,才让镇子仅陷入精神方面的轻微损害,没有谁直接因此死亡。”欧菲伊彻搬出教会官方的那套说辞,“正是因为这样,那些人才在失败后向费恩先生倾泻自己的恨意,把我这无辜的人都带了进去。”

    “真的吗?”凯西的脚步几乎完全停了下来,她朝欧菲伊彻深深看了一眼,“欧菲,我感觉来到这岔河镇以后,好像陷入了一场挣脱不开的梦境…

    “发誓自己生命与戈斯拉尔同在的卢卡走了,说好和我一直陪伴小姐的安娜也走了…和人打架总是落于下风的你,却突然能够徒手干掉那些魔物?这一切…这一切都…”

    这……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你,我的心情和你也差不多啊。

    欧菲伊彻自觉有些尴尬,却只能转而说道:“我也很希望这一切是梦境——侯爵大人没有被人背叛,没有遭受污蔑而入狱,我们仍在庄园里生活。再过半个月,我们就可以到庄园东边的市集去过丰收祭节日——可我们要面对现实,你看这条街的模样,也不比庄园差…

    “或许你该去周围逛逛面包房、市集、摊铺、小店,边看看你的需要边转化心情。我去和那屋子的房主谈谈。”

    凯西的表情黯淡了下去,和先前原主宣称要离开戈斯拉尔另谋生路时,她对自己摆出的表情相近,冷漠而略带敌意。

    “你是被他们蒙骗了,还是你和那些人是一伙的,想要蒙骗我呢?”凯西边抚着自己秀丽黑发结成的麻花辫,边低声冷冷说来,“我会再去尝试几次获取征兆,希望能得到好的结果。”

    获取征兆?怎么获取?向谁获取?难道这镇子里还有什么搞教会所禁止的方术、占卜等玩意的骗子?

    问题在欧菲伊彻意识中来了又去,还未织成思绪,就看见凯西已扭转过身,沿着来时的方向走去。也不知她是不是去探访那些店铺。

    他没有跟上凯西,也不知道自己跟上去后能做什么。

    抛出更多的谎话?自己编的谎言网是越来越多窟窿了,原本很多事情就不应由自己解释,自己可要学着谨言慎行才是,欧菲伊彻半自嘲想到。

    再者,凯西受到的伤害远比自己要深。自己虽然见到诸多恐怖幻象,可毕竟幻象再可怖,也是假象,尽管在体感上一时觉得胜过真实,可或许是出于超凡力量导致的攻击所致,来得快,去得也快,精神污染残留部分也可以让教会事后进行针对的治疗。

    而凯西曾亲眼见到,与自己一同生活过多年的亲密同事,被妖魔拍作肉泥残骸。这恐怕需要心理医生为其进行治疗才行,但这个世界还不存在心理医生……

    他以微不可见的幅度暗下摆了摆头,复又朝目的地,榆木街七号走去。在进行整栋出租的,是榆木街八号位独栋房屋,它与六、七号房屋同属住在七号的主人。而带房屋编号的居民街,目前全岔河镇仅有六条。

    岔河镇还不存在完整的合同制式,仍使用经由镇文书处签印许可的契约。而敲定契约细节以完成交易的环节,从镇文书处被挪了出去,由中介事务所承包。

    实际操作上,欧菲伊彻要和房主口头商量谈妥后,再到承揽了该处房屋租借业务的中介事务所签订一份四式的契约。他与房主各拿走自己那份,各给中介一笔佣金,便算是正式敲定交易,剩余的文书细节则由事务所去搞定。

    刚走近七号房屋的草坪前,还未细细观赏这间用红白漆涂整得相当漂亮的三层楼高大砖房,只见一位衣冠华丽的男士朝另一位穿着佣兵制式皮革服饰的一伙人脱帽道谢。

    “谢谢你们,不然我可要上当了!”只见那男士行过一礼,从欧菲伊彻身边擦身而过。

    还未等欧菲伊彻表露出惊讶,那伙人之中最壮实的女子已经顶着一副生硬的笑容靠了近来。那留有疤痕的笑脸面目可憎。。

    “嘿,小哥。是不是给你家主人看房子来了?”女子一头褐红短发,身形壮得让人想到装葡萄酒的橡木桶,声线却十分不搭得有些羞赧,“不用看了,这房子闹鬼。”

    欧菲伊彻非常想要揉一揉眉心。闹鬼倒是可以请费恩前来看一看,可你们这群人,难不成是…黑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