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旧神血脉 > 第四十章 未见房东先见瓜葛
    “谢谢你的提醒,”欧菲伊彻婉拒了对方的好意,想要绕行到榆木街七号房门前,“如果有问题,我想房主会解决的。”

    “别急,”那酒桶般的女子踏了一步,一下就挡住了他前行的路,“正是卡瓦略先生做不到,我才要好心告诉你,别被他骗了。”

    你这可不是好心的态度啊。欧菲伊彻只好停下脚步:“我只负责替我家主人查看房子,是否能符合她起居生活与招待来客的需要,其他部分我的主人会判断,或许她会请专家来判断。

    “你又为什么要管这些事情?你们可不像这方面的…专家。”

    “专家?我们是让人避开麻烦的专家。”女子说罢,身后的六人听到这话爆发一阵大笑,“好心而慷慨的汉斯卡爵士,喜欢做好事。这因为闹鬼而害死过两个家庭的房子,汉斯卡爵士想从卡瓦略先生那里买下,让教会可以细细清洗干净里面的污秽。

    “但卡瓦略先生只想赚钱,说什么房子只会越来越值钱,坚决不卖。汉斯卡爵士就只好雇我们来避免有人来上当受骗啦。”

    要不是从夏洛特那里知道,现今扎拉霍德公国沿用的金盾货币体系越来越脆弱,货币正在进行贬值,恐怕我还真要听完你的这些话后,误以为那个叫卡瓦略的房主是位守财奴呢。

    另外,见识过教会那些负责各项事务、略显神经质的文书们后,欧菲伊彻不太相信他们会放任一些确切的危险因素,哪有什么好心人出钱买下来后再转交给教会来检查的道理呢。

    欧菲伊彻还想再问,却见有一大群人拐入这条街,直奔自己所在的地方而来。

    在前头领路的,是两名一脸无趣的城防卫兵。其手中的精致长棍被他们当作了拄拐,拄着他们散漫的身体。

    “卫兵,你们看,他们在拦着上门的租户,妨碍卡瓦略先生把自己的房子租出去,损害了他的正当利益!”

    说这话的,是一伙跟在卫兵身后,气势汹汹的家伙们。他们数量不下十人,快是汉斯卡爵士雇佣的那伙佣兵装扮的两倍人数。

    这伙人随意混搭而残败的打扮显然不如酒桶女那样显得专业可靠,气质上也更接近地痞流氓。但要是一开始拦在此处的就是他们,欧菲伊彻恐怕就不会进行交谈了。

    酒桶女笑着迎了上去:“长官们,我们只是把这房子闹出过两次人命的事实告诉打算租此处的人,这行为没有违法吧?”

    和她本人不同,就连欧菲伊彻都能看出来,她身后的六人先前松散的站姿顿时变得沉稳了许多。两帮人很快就分隔了约三四米对峙着,而那两个卫兵则没停下脚步来,走到了草坪篱笆旁靠站着。

    其中一名卫兵看都不看他们,大声说道:“别说那些废话,什么长官。但有句话可以告诉你们——无论谁先出手,只要打闹起来,所有人都要在事后受到处罚!当然,先动手的那方,性质可就有些不一样了。”

    “我们只是受雇于汉斯卡爵士的佣兵,也是帝国的好公民,怎么会乱动手呢。汉斯卡爵士没有付给我们动手的薪酬,而佣兵可不会白干活。”酒桶女好笑的说,“我们只不过要把实情告诉那些想要来租的人,倒是不知一些沟渠老鼠,聚集起来是想要做什么呢?”

    “少废话,你们这些恶人再把租客拦在外面试试?那我们就要替卡瓦略先生维护他的合法权益了。”

    所有人的眼睛,都聚焦到了欧菲伊彻身上,好像他是昭示角斗场赛局的令旗。

    我这是一往门口踏,他们就要打起来?但我要是现在就告辞,那些人似乎依然能找借口说我是被酒桶女那帮人吓走了……

    就在他僵硬着不知自己做什么行动时,不远处有男声响起——

    “这位小麦色皮肤的少年,我可以打扰你几分钟吗?或许在忙你的事情之前,你能告诉我,还有没有其他类似的房子正在出租。”

    在此刻发声的,是那名先前已致谢离去的华服男子,不知此人是步伐缓慢至极,还是很早就停下脚步在十多米开外,在林荫下静静观察着一切。

    欧菲伊彻扫了那些死死盯住自己的众人一眼,径直走到了华服男子身前。

    “谢谢你把我从那里捞出来,先生。我没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这么……”欧菲伊彻道谢完,一时不知如何形容那不止于尴尬的窘状。

    男子脸上的络腮胡几乎微不可见,和头发一样的淡褐色八字胡修整得极其漂亮,让其凌厉却又没有更多特色的脸庞柔和了不少。他淡绿色双眸和白色丝领上的祖母绿宝石近于一色,头顶小圆帽身上的对襟及膝的亮面衫衣同样深红,浑身洋溢的活力与挺拔的身躯融为一体。

    “嘿,那些人看得真严密,不是吗?让人好奇里面到底有没有怨灵死魂在里头。”男子略略摆头示意不用在意他的帮忙,很快他的视线就越过草坪看向了八号房屋,“叫我约翰就好,你真的想要租那套房?”

    “至少从地段上来看,这里很符合我主人的需要。我还没进去看一看房子,也没和房主谈谈呢。”欧菲伊彻耸了耸肩,“中介说房主卡瓦略先生的出价不过一礼拜9格罗索,我认为很公道。”

    “抱着和你相同想法的人很多,可他们没有一人不被那雇佣兵小队拦在外面。还有一男子被那女队长扛在肩上,被一路扛出了街,可真是屈辱啊!幸好他们好几次都没认出我来。你是……”

    “我叫欧菲伊彻,先生。我是一名男仆和助理,如你所见,我正为我家主人找房子。”

    “欧菲…伊彻,像是东陆人的名字。”

    约翰把目光收回来,看向僵持对立着的两群人。那两群人不时扫了欧菲伊彻这边一眼,又把视线放到了街的两端。或是拜他们所赐,想要通过榆木街的人都似乎绕行开了。

    “欧菲,你最好不要再考虑这个房子啦。据我了解,汉斯卡爵士对新出现的暴发户们都很看不惯。

    “刚好在近两年,汉斯卡爵士从新陆的远征投资上获得了巨额回报。这下他就想要用钱买下暴发户们的资产,房屋啊田地啊磨坊啊工坊啊什么的,想要赶他们离开这个城市。

    “而其他人当然也不会接受他的收购请求,至少把价格提高了近十倍来卖。嘿,这事说起来还真有点嘲讽,老贵族用自己特有的赚钱方式赚来的钱,用来驱赶那些新的富人们。”

    欧菲伊彻听完只觉得有点不对劲:“可这位汉斯卡爵士也不能派佣兵来妨碍别人的正常出租吧,这么做也太过分了些。”

    “正是如此!或许说明,八号房屋的前两任主人被怨灵害死的事情确有其事。我已经错过了两件震撼全帝国的奇怪事件了,希望我自己能找到下一个事件,目睹到它发生的全程。”

    ……原来只是来纯粹作死的富人。欧菲伊彻叹了口气,颇为熟练地开启了【莫诺瑟若斯】的血脉能力,用附送的灵视扫了一眼约翰,又深深看了几眼那对峙的两群人,以及八号房屋。

    他在自己身旁的薄薄光雾朝自己聚拢来的刹那,就把能力又关闭了。

    就在欧菲伊彻用能力进行环视的时候,约翰还在喋喋不休地说道:“只可惜我的空闲时间不多啦。我想,我既然帮了你一个小忙,你能不能也帮我一个小忙??

    “你看,我不是本地人,很快也没有时间再继续闲逛。你能不能在你东奔西走的时候,顺便帮我收集一下这方面的情报,当然是有报酬的……呃、嘿,你要去做什么?”

    约翰看见这男孩径直朝七号房屋走去,正如他径直朝自己走来那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