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都市小说 > 近身狂婿 > 第382章 你快死了
    距离医院近,再加上他们有车,很快就来到医院,送到急救室去了,徐强随后也赶到了。

    人被推进去抢救了,刘太安的狐朋狗友都在抢救室外。

    他们也不是没看到徐强,却没人在意。

    因为是在医院里,有一些病人家属很正常。

    “我们尽力了!”有医生走出来了。

    一般医生说已经尽力的时候,就是没救回来。

    徐强笑了,在他意料之中。

    “医生,太安究竟是怎么回事?”有人问了。

    “初步诊断是大量饮酒引起的急性心肌梗塞,还伴有肾衰竭……”医生说的话徐强听的清清楚楚。

    他早就知道是这种结果了,因为是他安排的。

    他是一个高明的医生,又是一个超凡强者,对人体结构和功能有深度了解,再加上拥有神奇的真元,伪造一个突发疾病太容易了。

    他有把握,任何现代医疗设备都检查不出来。

    当然,如果有非常高明的中医,或者是其他强者,还是能发现一定端倪的,但想锁定他就太难了。

    徐强转身离开医院,已经没必要继续待下去了。

    隔天,徐强上班的时候,接到东方亮的电话。

    前些天,因为金针菇的断供事件,东方亮感觉对不起徐强,因为是他从中牵线搭桥的,却没想到他的远房亲戚孙树立不靠谱,给徐强添乱了。

    “徐强,你小心点,朱大海可能再次对你出手!”

    “他这次又想干什么?”

    “他已经给本地的所有罐头经销商打招呼了,还有各大超市,让他们不要你生产出来的罐头!”

    “他还真够狠的?”徐强眼中寒光一闪。

    没想到朱大海变本加厉了,不仅仅断掉生产罐头的原材料,现在连销售渠道都给他断了。

    就算生产出来也卖不出去了。

    只是徐强并不在乎,因为他生产出来的罐头不一定在本地销售,通过被他掌控的谢飞鹰,徐强可以找到其他销售渠道。

    甚至有一些渠道是销往国外的,因为罐头厂原本是谢飞鹰,准备大干一场的谢飞鹰,在罐头上正式投产之前,就已经铺好销售渠道了。

    只是他没想到一招不慎,罐头厂的主人就变了。

    “徐强,出来见面,有非常重要的事和你谈!”东方亮打来电话没多久,徐强就接到罐头大王朱大海的电话。

    徐强马上就明白了,肯定是给他下通牒来的。

    他倒想看看朱大海想说什么,就去赴约了。

    见到朱大海的时候,朱大海正在茶馆里喝功夫茶。

    “没想到你还有点本事,居然选择从外地进货!”看到徐强,朱大海冷哼一声说。

    他本以为断掉徐强生产罐头的原料,就能逼迫徐强向他低头,却没想到徐强选择从外地进货。

    从外地进货,无疑会增加罐头的生产成本。

    生产成本高了,罐头的售价就高了,而售价关系到市场竞争力,售价高了,竞争力就低了。

    竞争力低了,就可能卖不出去,造成产品积压,产品积压多了,资金难以回笼,就有可能导致破产。

    在他看来徐强这么做,肯定是年轻气盛的原因,宁肯增加罐头的生产成本,也不肯向他低头。

    他已经策划好了,既然一轮打击不能让徐强低头,就来第二轮打击,直到让徐强低头为止。

    他今天来找徐强,就是第二轮打击前下战书。

    如果徐强低头了,就没有必要展开第二轮打击了,可如果徐强不低头,打击马上就会开始。

    “我不是来听你冷嘲热讽的,有事儿说事儿,没事我就要走了,我的时间宝贵的很,不能浪费在你身上!”徐强冷冷一笑。

    “太年轻气盛了,我今天叫你来是想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同意我的条件,你在罐头上就会畅通无阻,否则就会处处碰壁,断掉你的原料供给,只是最轻的!”

    “罐头厂是我的,绝不会同意其他人入股的,你就死心吧!”

    “小子,我警告你,别不识抬举,如果把我逼急了,逼狠了,你信不信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我相信,你见不得光的手段多了,就比如制造一场车祸,就比如雇佣一批小流氓天天去骚扰,这不都是你擅长的吗?”徐强露出嘲讽的笑容。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和罐头大王朱大海对上的时候,他就派人去调查朱大海的资料了。

    一调查不要紧,发现朱大海的黑材料太多了。

    尤其是早年发家的时候,各种见不得光的手段层出不穷,就像徐强说的车祸,就发生在朱大海入股一家罐头厂的时候。

    当时人家根本不同意,他第二天就安排一场车祸,把人家双腿都撞断了,然后暗示车祸是他安排的。

    结果他如愿了,以极低的价格拿到罐头上的控股权,尝到甜头之后,他就在这条路上一发不可收拾。

    直到后来法制越来越健全,各方面监管越来越严格正规,他才收敛起来了,但他做过的事,却不会因为他收敛起来而消失。

    “既然知道我的本事,你不怕吗?”朱大海心里一惊。

    他知道这种手段见不得光,而且一旦事发就会有牢狱之灾,所以这些年他已经不做了。

    已经很久没人和他提起过了,却没想到徐强能查到,让他有点意外,但随即镇定下来了。

    他自认做的很干净,没留下任何犯案证据,就算徐强知道是他做的,也肯定是推测出来的,没有任何证据能指证他。

    “我怕不怕,你先别管,你知道你快死了吗?”

    “是你要杀我吗?”朱大海冷冷一笑。

    近些年,他虽然不再用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了,可不代表他没有自保的能力,谁也别想用见不得光的手段对付他。

    “杀你,我怕脏了我的手!”

    “那你是什么意思?”朱大海被说的有点糊涂了。

    他猜测,如果不是徐强想对他出手,就是徐强从什么地方听到一些风声,知道有人想对他出手,要他的命。

    朱大海稍微回忆一下,发现根本猜不到是谁。

    因为这么多年以来,他结下的仇家太多了,想要他的命的人也有很多,根本确定不了是谁。

    “你知道人有多少种死法吗?”徐强没回答朱大海的问题,反而反问他一个问题。

    “人的死法多了!”

    “不多,在我看来只分两种,正常死亡和非正常死亡,正常死亡就很容易解释了,用一个词来形容,寿终正寝!”“非正常死亡呢?”

    “非正常死亡就多了,意外被车撞死的,游泳淹死的,死亡原因数不胜数,而你死亡的原因,是病死的!”徐强终于说到朱大海的死法了。

    “你少危言耸听,我的身体很好,怎么可能病死?”朱大海点上一只雪茄,狠狠的抽了一口压惊。

    他不相信徐强说的,但心里多少有些犯嘀咕。

    “如果我没猜错,你的烟瘾很重,让我猜猜你一天有多长时间在吸烟,你一天用在吸烟上的时间,绝对超过十二个小时!”徐强看着朱大海说。

    “没错,但只要对我稍微熟悉点的人,都知道我非常喜欢抽烟,这根本就不是一个秘密!”朱大海冷冷一笑。

    他抽烟的习惯,是年轻的时候就养成的。

    在商海中打拼的时候,经常面临极大的压力,如果不懂得及时释放,人就一定会出问题。

    释放压力的方式有很多,有人选择户外运动,有人选择看电影,他选择吸烟。

    正因为他选择以吸烟的方式宣泄压力,让他的烟瘾越来越大,以至于从他三十多岁的时候开始,就变得烟不离手了。

    后来他发达之后,烟瘾也没有戒掉,就算明知道吸烟有害健康,可他依然是照吸不误。

    现在听到徐强拿他吸烟说事儿,他越发肯定徐强是故意吓唬他,实际他的身体一点事都没有。

    “那咱们换一下说法,你最近是不是感觉到心慌气短,经常有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徐强笑眯眯的问。

    他原本还想着怎么对付朱大海,可今天仔细一看朱大海,就知道不用出手了,朱大海快完蛋了。

    他可不是危言耸听,而是真的看出问题了。

    “是又怎么样?”

    “不仅仅是心慌气短……”徐强一口气说出很多特点,每说出一个特点,朱大海的脸色就难看一分。

    因为徐强说出的一些症状,他根本就没告诉过别人,甚至连他自己都没太注意,他疑惑的看看徐强,难道徐强说的是真的?

    “要不我们打个赌怎么样?”徐强突然提议。

    “你想打什么赌?”

    “就以半年为限,如果你能活过半年,我把罐头厂送给你!”徐强刚才已经仔细查看过朱大海的情况。

    朱大海的气场在急速衰减,这是一种非常不好的征兆,因为正常人的气场是相对稳定的。

    就算年老体衰了,气场会衰减,也是一个缓慢的递减过程,而朱大海身上的气场衰减太严重了。

    不仅仅衰减,还变得十分黯淡。

    根据徐强看过的一部中医书中所记载的情况,这分明是死亡的征兆,是临近死亡的人才有的气场。

    “你诅咒我?”一听到徐强说他活不过半年,朱大海顿时就蹦起来了,把眼前的茶壶茶杯都撞翻了。

    他气坏了!

    怒火攻心的同时,他感觉到一阵气短,一阵憋闷的感觉传来,让他身子一晃一阵阵头晕眼花。

    “我是不是诅咒你,你心里最清楚,如果你想找我算账,可以,但你不妨先去医院检查一下,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徐强一边站起身,一边冷笑着对朱大海说。

    只要去医院检查一下,朱大海的问题就会被查出来,到时候就没心情找他麻烦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