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历史小说 > 开着房车回大唐 > 185章:曹田造反
    看到李浩那不怀好意的笑脸,李屏本能地摇头:“算了,我还是不看了,我肚子都快饿扁了,我要吃东西。”

    “瞧我差点忘了。”李浩一拍脑袋,走到门口对外面叫了声,“来人啊!”

    一个十五六岁的丫鬟赶忙跑了过来行礼:“少爷,有何吩咐?”

    李浩道:“把给李小姐准备的粥端来。”

    “是。”婢女闻言退下。

    没过多久,李浩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粟米粥送到李屏面前,李屏见状皱眉:“我不要吃粥,我要吃好吃的。”

    李浩耐心道:“你饿了太久,暂时还不能吃其他东西,否则伤胃,只能喝粥,而且每次还不能喝太多,每时辰喝一次,喝上三四次,差不多就可以了。”

    “啊——这么麻烦。”李屏闻言泄气,就要伸手端粥。

    李浩躲开她的手,笑道:“你现在浑身无力,可能捧不稳碗,洒你身上倒不要紧,若是洒得被子上到处都是,那可怎么办,这大冷天的,也不好洗被子。”

    “你说什么!”李屏闻言气得直瞪眼。

    李浩咧嘴一笑,窑了一勺粥轻轻吹了两下,跟哄小孩似的:“乖,我来喂你,张嘴,啊——”

    李屏翻了个白眼,乖乖张开嘴,李浩将一勺粥喂到她嘴里,热热的,暖暖的,很舒服,很满足,她偷偷逃离家门,万里迢迢来到庭州,受了那么多的苦,当她吃到李浩亲手为的热粥,感觉一切都值了。

    转眼一碗粥喝尽,李浩搁下碗,陪她聊天,李屏跟他将自己一路的辛苦经历,李浩虽然亲自走过那一段路,却也被她讲的心弦紧扣,激动不已,她这一路真的吃了太多的苦,狼群马贼都被她遇到了,要不是有那五个忠仆誓死保护,根本不可能到得了庭州,就凭这一点,李浩便暗暗决定,一定要救张豹他们。

    听完了李屏的故事,轮到李浩讲他沿途的经历,李浩的经历可精彩了,他的嘴又非常能说,各种添油加醋,无限夸大自己的功劳,当讲到夜袭楼兰城的时候,他差点就准备说成自己在关键时刻用一记掌心雷团灭所有马贼,好在他感觉这太扯淡了,及时刹住。

    二人一聊便是一夜,虽然谈了很多,却很有默契地都没提李道宗,为啥,怕坏了兴致呗。

    内院一般是女眷居住之处,但现在内院只有四个房间,李浩让古丽娜和艾琳娜姐妹合住在一起,给李屏腾出了一个房间出来,两姐妹很听话,立刻照办,李屏便在内院住下了。

    转眼就到了过年,由于李浩这几个月的努力,庭州百姓大部分都富足了起来,这个年也过得比以往开心,看到百姓们脸上的洋溢出笑容,李浩忽然感觉好满足,最起码,他亲自证明了自己的价值,身边有五个美女相陪,他也没有远在他乡的孤独感,这个年过的还是很实在很充足的。

    大年初四,石那杰带着商队回来了,还带来了一千多斤生铁和三十根原木,说实话,一千多斤生铁听着好听,其实也就那么一点点,铁嘛,自然沉了。

    望着这一千多斤生铁,李浩满意地点头,倘若要打造刀枪的话,这一千斤生铁肯定是不够的,不过李浩是用这些生铁打造箭头,一只箭头才多重,一千多斤生铁,可以打造将近十万枚箭头,甚至更多。

    对于自己只购来一千斤生铁这件事,石那杰很愧疚,李浩却毫不在意,甚至还主动劝慰他,毕竟生铁属于管制物品,严禁贸易的。

    之前李浩在全城收购铁器和木材,已经打造了三万多枚箭矢,现在又有了生铁和木材,立刻让工匠们继续加工,特制的快弩箭矢给特战队,普通箭矢搬入兵库。

    贞观十三年二月,李世民再次提起征讨薛延陀之事,还是那句话,御驾亲征,恰巧魏征感染了风寒,病得不轻,卧病在床,李世民亲自去探望,还带了太医去为其诊治,回到太极宫后,他就加紧议事,将御驾亲征的事情给定了下来,感觉伟大的天可汗陛下就是个十足的两面派,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贞观十三年二月二十五,李世民带领十五万大军御驾亲征,征讨薛延陀。

    而就在同一天,庭州隆昌粮铺的李掌柜前往刺史府拜见李浩,说出了心中的担忧,李氏的送粮队已经逾期十天了,还未到达。

    李浩听到这句话后便皱起了眉,经过了一个冬天的消耗,庭州百姓家中存粮已然不多,隆昌粮铺的米粮也即将售罄,这个时候急需陇右李氏的一万石粮食,然而李氏的送两队逾期十天未至,这不禁让他感觉到了一丝危机。

    李浩表面不动声色,让李掌柜回去耐心等待,心中却开始盘算开了。

    想了一个上午,李浩下令开始种玉米,虽然现在的天气还是很冷,不过已经回温到零下两三度的状态,再过几天应该能达到零度以上,他只能祈祷玉米幼苗能扛得住现在这寒冷的温度,只要能熬上两个月,就能收一千多石的玉米,有这么多玉米,也就不至于让百姓们饿肚子了,就是味道差了点,口感也差。

    李浩运气不错,第二天温度便回暖到了零度,这让他激动不已,他在长安的时候试过,他的玉米在零度的环境下是可以生长的。

    从玉米种下到成熟,不多不少正好六十天,他的仓库里还有一百多石的玉米,暂时就不酿酒了,只不过那些酒坊就要因此而歇业,商户们恐怕要闹情绪,关键李浩还不能将粮食危机告诉他们,只能靠着官威去压他们了。

    又过了七天,李浩亲自去查看玉米地,发现玉米苗全都破土,长了四寸高,他刚回到刺史府,李掌柜就来拜访,带来的自然不是好消息,李氏送粮队还没到。

    李浩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他回去再等两日,李掌柜无奈,只能垂头而归。打发走了李掌柜,李浩坐在衙中静思许久,清理了一下事情的头绪,心中也有了计议,这件事,十有八九跟曹田有关,而且……曹田极有可能要孤注一掷了,自己得好好准备一番。

    果不其然,三天后的晚上,城中忽然传来喧嚣之声,街道之上到处都是马蹄声响,李浩一直坐在衙中,听到声响后走出衙堂,抬头仰望天空的一轮弯月,悠悠叹道:“这一刻终于来了。”

    话音刚落,飞鹰忽然冲了进来,单膝跪地禀报:“主人,有大批人马手持兵器,朝刺史府这边赶来。”

    李浩挑眉问:“看清对方什么来路吗?”

    飞鹰道:“看清了,两千府兵,还有一千五百马贼。”

    “一千五百马贼?”李浩蹙了蹙眉,随即冷笑,“只怕真马贼少,假马贼多吧。”

    他的意思很明显,假马贼自然是指高昌的军队了,毕竟他们经常假扮马贼。

    “他们怎么进城来的?”李浩喝问。

    飞鹰道:“据说是右果毅都尉王元泰放进来的,卫府人马也是由王元泰统领的。”

    “王元泰。”李浩轻声呢喃,双目微眯,眸中似有冷光迸出。

    李浩沉默了片刻,道:“让特战队的兄弟们和右骁卫别守在外面了,都到府中来。”

    “是!”飞鹰领命退下,不消片刻,五百右骁卫和二十多个特种兵全都来到了院中。

    接着便听到院外人马之声不绝,还有人的呼喝之声,渐渐地,声响渐凝,黑夜复归平静,虽然隔着院墙,但李浩仿佛已经看到外面严阵以待的三千多人马。

    这时,门外忽然传来嘹亮的呼声:“卑职曹田,拜见李刺史。”

    李浩咧嘴笑了笑,挥手道:“开门。”

    两个右骁卫上前打开刺史府大门,只见外面一大片火把,将为首之人照亮,正是曹田。

    李浩上前数步,淡然笑道:“曹别驾深夜拜访本官,不知所为何事?”

    曹别驾嘿笑了两声,道:“李大人,你犯事了。”

    “哦?”李浩闻言挑眉,“本官犯了什么事?”

    曹田冷笑道:“李大人你私造军器,意图谋反,兵库之中的七万羽箭便是证据。”

    李浩负手问:“还有吗?”

    曹田昂首傲然道:“一个谋反罪便足以让你死十次了,其他的一些罪名,我也没必要再说了。”

    “哦?是嘛。”李浩挑了挑眉,道,“你一个小小别驾,就想定我谋反大罪,我不知道是谁给了你勇气,可有皇帝的圣旨或是刑部的公文?”

    曹田镇定自若道:“我已将你的罪行奏报朝廷,但庭州距离长安万里之遥,文书一来一回便需数月,你谋反在即,刻不容缓,我只能先发制人,将你拿入大狱,等待皇上圣裁。”

    “好,好,好。”李浩缓缓拍手,嘿然笑道,“我就佩服你这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本事,不过……曹田,我就想问问你,庭州卫府只有两千兵马,你却带了三千五百多人来,我想请问你,这一千五百多人是什么来路,你能解释一下吗?”

    曹田闻言一阵蹙眉,他没想到李浩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能注意到自己多带了一千五百人,看来自己引人进城的事已经被他知晓,没想到李浩的耳目这么灵通。

    但他也只是略微惊讶了一下,随即便笑道:“这些都是我江湖上的朋友,我特地请来对付你这反贼的。”

    “呵呵。”李浩冷笑,“江湖上的朋友?一千五百人,你可知道,即便是长安的卢国公英国公还有赵国公他们,也不敢私自结交如此多人马,即便这些都是江湖中人,你这也算是豢养私兵,乃是谋反大罪,曹田,想要造反的人……是你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