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丹道元尊 > 第157章 沧海桑田
    白光的速度快地离谱,就算是疯癫和尚无果大师这样的强者也是望尘莫及,只能停在了大厅门口摇头叹气。

    江长安刚一冲出殿门,刚进入庭院中那白光就已经消失不见,不知道去了何处。

    了空的身影忽然凭空出现一般立在他的身旁,笑着说道:“江公子,这次你得了大佛古字已经是天大的机缘,为何还要苦苦追着那石精不放呢?”

    “你说的我明白,但我还是想试一试。”

    那石精既然通晓一切,就肯定有他一直想要找到的答案。

    江长安不需要知道上古留下的东西,只想知道五年前皇宫发生的事和庞二水住处发生的事就已经足够。

    所有人紧跟其后冲出大殿,却早就没有白光影子,纷纷猜测去向。

    江长安微微思索,道:“这石精既是与菩提树有关联,那兴许还会回去。”

    两人快速冲往后院,偌大的院子黄昏时分,却没有弟子在诵经。

    只有一颗葱郁菩提指天而立,那道白光果真是在半空之中,来回徘徊在菩提上空。

    所有人在也顾忌不了其他的事,纷纷掏出宝物想要将其揽入囊中。

    江长安第一时间祭出太乙神皇钟——

    “收!”

    神钟飞去眼看就要触及白光,已经是要被捉住!

    江长安眼底闪过一抹喜色,谁知白光直接穿过了太乙神皇钟,一溜烟飞往天边没了踪影。

    “看来真的没戏了!”江长安眼中黯然。

    不光是他,就连其他人的宝物也都是同样的结果。

    “石精为什么又回到后院?就算是有关联,也不可能就束手就擒的待在此地……”

    正在思索之际,这时,菩提树后传来了一丝极为细微的动静。

    江长安神情一怔,快速追去,还未走到跟前,就见树后款款走出一个青年男子。

    众人看到这个男子,顿时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由衷的惊叹。

    眼前人十八九岁的年纪,身穿像雪一样纯净白色的长衫,全身上下没有一点挂饰,就连衣服上也是花纹极少只有在两个袖口各用金丝着了一朵荷莲,清雅无双。

    说是男子,却长得漂亮之极,双眉如烟似黛,脸上素素的不着一点脂粉,三千青丝束起,别了只简单的紫檀木簪。

    像是谪仙般风姿卓越,现却坠落了凡尘沾染了丝丝尘缘,恍若倾城,翩然如仙。

    江长安目光一触及那剪水般的双瞳,凝脂似吹弹可破的肌肤,俊拔飘逸的身姿。当即觉得小腹一股火升腾,喉咙发干,极不自在,恨不得赶紧转身离去。

    此时多数人已经吵吵闹闹地跟到了后院,可整个院子自男子走出来的一刻,骤然沉寂!

    他不论是抬手,或是顿足,都淡淡定定的,似乎世间任何事物都与他无关。

    那一分淡漠,恰似青莲跃水,不染尘物,不带滴露。

    自男子现身,庭院中人已然注意到他的与众不同。

    不论多么吵闹,他只是抬着头呆呆望着菩提古树,那一种淡漠,并非是源自心绪波动,而是发自内心本性,与天地契合,漠视尘间的冰冷。

    就像一副绝世画卷,无人忍心打搅。

    无因无果两位大师大师心下骇然,实不知这泥陀寺何时进来这样一个人。

    避过所有弟子有情可原,可这平日整个泥陀寺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两人的眼睛,这人是如何在他们两个眼皮底下凭空出现的!

    除非,此人的实力与两人不分伯仲,甚至,在两人之上!

    一时间,整个泥陀寺都静寂非常,那虽立于人群中央,却依如孤处天地之间的男子,两位大师竟不知如何以对。

    江长安忽然发觉身旁的了空看着男子的神情有些不对,像是几分气愤。

    江长安轻轻笑道:“了空法师莫非与他有什么过节?”

    不问还好,一问了空就像是含了火炭,不吐不快道:“娘瓜皮的,就是这小子将小僧的锦云流苏袋给抢走的!”

    “抢?”江长安这才回想起在沧州城街上遇到了空被老板娘骂的狗血喷头的样子,觉得好笑:“倘若不是你对人家的东西有意,人家又怎么可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了空顿时语塞,只得尴尬的笑了笑,两人又看向这个男子。

    这一眼望过去,江长安将男子从上看到下,再从下看到上,然后喃喃地道:“这个人怎么这么像个女的?”

    确实,从一开始江长安就觉得那里仿佛有些不对,这男子长得太过漂亮,太过完美无瑕。

    “女的?哪里像女的了!”

    了空看着江长安痴呆的表情,笑道:“以小僧看,你是嫉妒人家比你长得漂亮吧?,还是因为你长时间没见过女的?暂且不说他那孤洁高远之气万中无一,就单是这身姿也不像个男的吧?而且小僧完全看不透他的修为,甚至连他究竟是不是修灵之人都看不出,惭愧,真是惭愧。”

    “兴许吧。”江长安眉头紧锁。

    这男子虽说确实胸口平平没有女人的特征,但能够易形的灵术可不在少数,江长安一直以为自己的直觉相当准确,可这一次却有些琢磨不定。

    “难道真的是我最近见得女子太少了?”。

    江长安再度试图用菩提眼看向那个白色身影,却是感觉恍恍惚惚,模糊一片,依旧辩不出男女,却感觉到一股莫名的熟悉。

    “这人,怎么老觉得像是在哪见过?”

    了空疑惑道:“你小子这是怎么了,是不是精进太快根基不稳,现在出了些问题?你现在是不是看哪一个人都觉得似曾相识?完了完了,江公子傻了。”

    江长安皱眉道:“我没有开玩笑,这种感觉……算了,说了你也不会明白,但愿是我错了……”

    不知为何,江长安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呆,总有一种逃离的欲望。

    于是不待了空回答,立刻架起金虹就欲离去。

    突然,人群中有人对着树下的俊美男子破口骂道:“小子,是不是你把那石精藏起来了?赶快交出来,饶你不死!”

    白衣男子身形一滞,徐徐转过身。

    他的动作轻柔无比,像是稍微动作大就会吵醒长眠的风,转侧间无声无息。转身的甚至不像是人,更像是无声无息的幽灵。

    终于不知何处吹来一股清风,吹起他垂下的数缕青丝,自那冰雪般的肌肤上拂过。

    这一刻,天地万物,随着他的一举一动而停住。

    那清冷无物的目光似是逾越千万年,经历了无数的沧海桑田,星移斗转,终于落在了江长安身上。

    一眼,已是万年!

    此时此刻,周遭喧闹人群消失了,花草树木房屋建筑也跟着消失了,天地之间留下的,只有江长安与他两人。

    突然四周又想起了靡靡之音,似是佛经咏唱,更似是暗夜中的声声低语,那低语由最初的欢快慢慢变得无悲无喜,变得冷漠。

    江长安心中剧烈颤动,像是被人紧紧攥在了手掌之中,勒得无法呼吸,像是随时都有可能会死去。

    天地中央,他已无法动弹,唯一能够减轻这种痛楚的就是远处的白色身影——

    忽然,那一个风姿出尘的身影飘然远去,目光所及之处却如千里万里之外。

    江长安不知为何,这不过弹指瞬息之间,只觉得身体像是要被捏碎一样。

    不仅如此,他心中更是一阵撕裂般的痛,这种疼痛比身体上的疼痛重百倍。他惟有望着那身影离去,却不能动,也不能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