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魁师 > 第22章 城主拜师
    “讨债?黄口小儿,莫要胡说八道,我堂堂城主府欠你何物?”

    城主双眼微眯,下意识的觉得,眼前这个少年是来找事儿的。

    “且不说你是不是云落魁师学院的学生,就算是,我寇某人一样能替你们谭院长好好教训教训你。”

    “哈?你这人火气咋这么大,赶紧泡点菊花茶清清火。”

    樊星放下手中的茶盏,一遍摇头,一遍吐槽,哪有半点晚辈的模样,实际上这也不怪樊星,樊星前世已经三十多岁,而眼前的这位城主也就四十来岁,从这个角度来说,两人是同龄人,樊星下意识的不会以晚辈自居。

    “得,居然是个急性子,那我就长话短说了,事情是这样……”

    樊星将城门口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除了没有说自己是怎么抓到匪首以外,基本与事实没有出入。

    “荒唐!”

    城主听完,勃然大怒,看样子是丝毫没有相信樊星的一面之词,作为一城之主,寇槐实际上并不是一个阴险狡诈之人,反而光明磊落,嫉恶如仇,治下严苛,声名在外。不然也不可能仅仅四十岁就坐上了城主的位置。

    越是自认高洁的人,眼睛里就越是容不得沙子,尤其是寇槐对自己的手下极为信任,自然不可能相信樊星的控诉。

    而且,樊星给寇槐的印象实在是太差了,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不知天高地厚。

    被城主一声呵斥,樊星也有些懵逼。

    樊星在馒头铺打听城主府地址的时候,听馒头铺大娘说,城主是个大好人,英明神武,为人刚正。

    樊星本以为自己说明情况,这城主会叫人来对质,把事情查清楚,可没有想到此人居然如此蛮不讲理。

    “我也不要求你给我道歉,把赏金给我,我就走。”

    樊星懒得跟这个城主计较,直接摆明了自己的态度,我就是要钱,给我钱,我就走人,不给就不走了。

    “讹钱讹到我寇槐头上来了,好一个初生牛犊不怕虎。”

    寇槐气笑了,灵气游走,魁师学徒中期的强大气息瞬间充斥整个内堂,显然是准备出手了。

    樊星无奈的摇了摇头,本来自己不想暴露实力,可既然交涉不成,那就只能用武力欺负一下这位城主了。

    “咦?”

    樊星看向寇槐,正准备走过去一个指头弹飞他的时候,忽然察觉到,这寇槐的灵气有些紊乱,神识略微一扫,樊星眉头微皱,若有所思。

    “寇城主,你是否感觉肋下三寸隐隐作痛。”

    “这,你怎么知道的?!”

    寇槐虎躯一震,瞪大了双眼,死死的盯着樊星,眼中满是惊疑不定之色。

    自己肋下三寸隐痛,已经足足十年之久,近两年更是严重,此事只有自己一人知晓,就算是自己的儿子也完全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个少年却一口道出,此事有古怪。

    “我怎么知道你不用管,我还知道,每当你修炼之时,脐下四寸,中极穴,就会微微胀痛,是与不是?”

    “这……是,的确如此。”

    寇槐眼中的惊疑之色越发的浓厚,他忽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少年,似乎并不像表面上这么简单,再回忆起少年从进入内堂到现在的一幕幕,这种感觉更加的强烈起来。

    “你快死了,让下人选块风水宝地,赶紧准备准备后事吧。”

    樊星撇了撇嘴,又坐了回去,拿起茶水,轻抿了一口。

    “大胆,忽然敢诅咒城主。”

    一旁的侍卫闻言,齐齐拔刀,浓浓的杀意充斥在内堂之中,这些魁者三四星的侍卫,合力形成的杀意,若是换做旁人,怕是早已吓得哆嗦,但是对于樊星而言,简直就是土鸡瓦狗,不值一提。

    “放肆,你们都退出去。”

    “城主,我们……”

    “退出去!”

    “是。”

    所有的侍卫,以及婢女,纷纷躬身退出内堂,不多时,内堂只剩下樊星与城主二人,城主直接从主位走到樊星近前。

    “小友,可否明说。”

    樊星将不小心喝到嘴里的茶叶吐了出来,挑了挑眉,不紧不慢的将茶杯再放下。

    “你所修炼的功法可是祖传的?”

    “对,我寇家一脉单传,功法是寇家先祖传下来的。”

    “那,你寇家先祖是不是都活不过五十岁?”

    若是别人这样说,寇槐必然暴怒,毕竟这相当于对自己的祖先不敬,不过此时,寇槐却没有半点生气,反而一脸紧张。

    “先生说的没错,我寇家先祖的确寿命不长,难道先生的意思是,我寇家功法有问题?”

    从小友到先生,寇槐对樊星的称呼连变两次。

    “不愧是能成为城主的人,你猜的没错,筋脉异常,穴位胀痛,从而导致灵气淤积在肋下三寸,长此以往,必然筋脉破损,灵气反噬,身死道消。”

    闻言,寇槐如同五雷轰顶,整个人呆愣在原地,记忆之中父亲死前痛苦异常,腹部肿胀如球,祖父同样如此,一直以来寇家族人都以为这是寇家血脉的先天缺陷,没有想到,居然是功法的原因。

    “还请先生救我。”

    “救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得把你寇家功法借我一看,否则,我也无从下手。”

    “这……”

    寇槐迟疑,家族宗门的功法,关系到一族的兴衰,若非生死存亡之际,绝不外传,更何况,自己是第一次见到眼前这位古怪的少年,此时赌博的成分太大。不过,若真是如这少年所说,我寇氏一族的短命是因为功法,那就不得不赌一把,毕竟这关系到寇家后代的性命,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自己的儿子考虑。

    “放心吧,我不感兴趣,也懒得外传。”

    樊星看着寇槐一副不知道该不该给的模样,白着眼儿摆了摆手,对于拥有无敌功法的樊星而言,这些小家族的功法的确入不了眼。

    “先生稍等。”

    寇槐下定了觉醒,走入了内堂的后阁,不多时,拿出了一本古朴厚重的功法书册。

    樊星接过功法,神识一扫,将功法之内的文字全部烙印,随后将书还给了寇槐,用时不到三息。

    “先生您这是?”

    “看完了。”

    “哈?”

    “安静点儿。”

    不理会一脸懵逼的寇槐,樊星直接用神识将书籍的内容传递给铜铃,约莫十息不到,铜铃震动,功法修补完成。

    我去,居然有一万多处缺陷,这种东西也能叫祖传功法?撑死也就是一本地级功法,能比青离部落的功法强上不少,但都是垃圾。

    铜铃将一万处缺陷全部修复,功法勉强能够达到地级巅峰,虽然在樊星眼里依旧是垃圾,但却完美的解决了功法原本的弊端。

    “功法我已经看过了,你家这功法真的是,算了,不吐槽了,我把你家功法改了一遍,早死的问题已经不存在了。”

    “啥?改功法?先生莫不是再说笑,我……”

    还不等寇槐将话说完,樊星翻了个白眼儿,直接将神识砸进寇槐的脑袋,强行将功法灌输了进去。

    寇槐没有丝毫准备,直接瘫了过去,口吐白沫,手脚抽搐,识海感觉就像是要炸了一般。

    樊星下手自有分寸,他只是觉得这个城主略显聒噪,自己也懒得解释,倒不如直接了当,一股脑扔给他,让他自己慢慢看去。

    樊星悠哉的走到城主宝座之上,舒舒服服的坐了下去,时不时用指尖从果盘里夹起两三颗不知名的水果,丢进嘴里,好不惬意。

    足足三个时辰过去,樊星都睡了一觉了,瘫倒在地的寇槐终于醒了过来,他惊慌失措的站起身来,眼看着樊星躺在自己的椅子上小憩,却不敢有半点怒意,反而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当当当就是三个响头。

    “学生寇槐,拜见老师,谢老师救我寇氏一族,从今往后,我寇氏一族,愿为老师赴汤蹈火。”

    寇槐虽说身体瘫软,但识海却在樊星的神识帮助下不断地接收功法,就在寇槐清醒的瞬间,他已尝试着按照新功法运转修为,果然,脐上四寸没有了丝毫胀痛之感,反而觉得浑身舒坦,甚至久久没有增长的修为,都有了一丝松动。

    “别乱叫,我可没有答应收你为学生,我的学生已经够多了。”

    虽说樊星已经收了一个谭玉清,但对于收比自己年龄大的人为徒这件事,依旧膈应。

    “不管老师收不收我为弟子,老师传道于我寇家,我寇槐于情于理都应该尊称您一声老师。”

    “随你吧。”

    樊星无可奈何的摆了摆手,而后随手又丢了几颗水果到嘴里,收了城主作为弟子,若是传出去必然轰动整个云落城,樊星本就想低调,反而觉得有些麻烦。

    寇槐闻言大喜,至少老师没有拒绝。

    寇槐此举,一是真的感激涕零,肝脑涂地,二则是为了家族。能够坐上城主的位置,寇槐的心智绝非普通修士可比,若是他到现在都看不出樊星的实力深不可测,怕就真的是个智障了。

    一道神念,直接让自己丧失行动能力,这等大神通,怕是只有传说中的魁王才能做到吧。

    若是寇家能与魁王强者搭上关系,对于家族而言,好处难以估量,甚至封侯加爵升迁南越王城都有可能。

    樊星并不知道寇槐所想,也不在乎,他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发现已经折腾到了傍晚,旋即再次表明来意。

    “我的赏金?”

    “赏金?老师所说之事,我一定立即调查,秉公处理,至于赏金,我这就差人将府中的积蓄全部送到老师的住处。”

    “我要你的积蓄干啥,我只要我的赏金,你查吧,查完把我应得的奖金送到学院来,我住人字房肆号。”

    “老师,这是我的心意,老师救了我寇氏一族,莫说是钱财,就算是要我寇槐当牛做马,我都绝对不会有一个不字。”

    “谁稀罕你当牛做马,行了,按我说的做。”

    眼看樊星态度坚决,寇槐也不好多说什么,细想之下也对,毕竟老师疑似魁王强者,这等存在,几时会在乎自己这几个小钱,魁王真想要钱,只需要一句话,怕是整个南越国王的贵族都会挤破了头的送钱。

    也许老师只是身居高位久了,跑来云落城体验一下底层修士的生活,对,一定是这样,我得配合老师。

    “对了,不要跟任何人说起今天的事情,明白?”

    “请老师放心。”

    看着寇槐一遍拍着胸脯,一遍流露出一副我懂你的表情,樊星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樊星离开城主府,回到街上,已经是入夜,折腾了一整天,钱还没到手。

    樊星叹了一口气,往学校走去。

    “只能等过几天收到钱之后,再去看小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