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魁师 > 第23章 国公府巧遇
    人字房虽说简陋了一些,但基础的设施还是齐全,房内除住宿区以外,还有一间近室,供学生闭关修炼使用。

    从城主府回到宿舍之后,樊星开始了闭关修炼,现在的他已经魁师巅峰,只差一步就能踏入魁王境界,此次闭关正是为了尝试突破魁王。

    若是换做旁人,突破魁王之前,必然准备一大堆天材地宝,再准备各类阵法辅助,增加突破的机会,可樊星这里,却极为随意,在他舍友看来,就像是一次普通的闭关修炼,丝毫没有引起注意。

    学院除了住所的静室以外,还专门提供了灵气充裕的闭关之地,当然,后者是收费的。

    袁浩浩基本都是在学院提供的闭关之地修炼,而丰学海大多数时候都会回丰家自己的闭关之地,至于樊浩言,则是在寝室内盘膝于床上修炼,刚好互不打扰。

    三日后,樊星一脸郁闷的从静室走出。

    突破魁王居然这么难?我都闭关三天了,一点动静都没有,甚至连体内的灵气都没有丝毫的增长,就像是达到了一个瓶颈。

    樊星心里难受极了,自从有了无敌功法,他是第一次感受到这么大的挫败感。

    不过,这些心理活动要是让旁人知道,怕是会被气到吐血,那可是突破魁王啊,要是随随便便闭关三天就突破了,那魁王强者不遍地都是?要知道,整个南越王国,魁王强者都不超过十指之数,就算是南越王国第一天才,王国魁师学院新任院长,也花了足足十年才从魁师巅峰突破到魁王。

    “难不成,我这无敌功法只能供我修炼到魁师巅峰?”

    樊星心里有了猜测,再结合三日闭关的些许蛛丝马迹,这个猜测很快变成了定论。

    无敌功法虽然完美,但却只有魁王之前的部分功法,要想突破到魁王,就得获得魁王阶段的无敌功法,否则,不得寸进,除非换功法。

    习惯了无敌功法的完美,再换功法,简直太难受了,既然无敌功法是从铜铃中获取,那是不是寻找铜铃随便,就能获得更高阶的无敌功法?

    “少爷。”

    樊浩言的声音打断了樊星的思绪,樊星将自己的一系列猜测暂且放了下来。

    “袁胖子和海子呢?”

    袁胖子自然指的是袁浩浩,海子则是丰学海,这是樊星给二人取的小名儿,一开始二人是相当不愿意接受的,后来被樊星反复叫了好几次,也就妥协了,他们从小到大都没有被人这样叫过,一时间自己倒也觉得有些别样的新奇。

    “这个时间,应该都在修炼。对了,少爷,前天城主府差人送来了一袋金币,并且还让我带话,说是前些日子抢我们功劳的守将已经按照城规处置。”

    前天?那不就是我从城主府回来的第二天么,这个寇槐办事儿倒是挺利索,估计是连夜就进行了审问。

    樊浩言将一袋金币递到樊星手中,沉甸甸的,神识粗略一扫,不多不少,刚好一千枚,和当时在城外悬赏告示上看到的赏金一模一样。

    这个寇槐,说让他只给我赏金,还真就只给我赏金,多给个四五百会死么。

    樊星从钱袋中取出了一百枚金币,而后将钱袋收入了自己的芥子空间。

    “这些金币你拿着。”

    “少爷,我不能要。”

    “我让你拿着你就拿着,魁师学院干啥都要钱,别让人瞧不起咱。”

    “是,浩言多谢少爷!”

    樊浩言双眼微红,郑重的一拜,樊星见状,摆了摆手,示意无须这样,随后便又离开了学院。

    学院的课程,对于樊星而言,没有丝毫的吸引力,毕竟自己已经是半步魁王的强者,别说是这云落魁师学院,就算是王国魁师学院,能给樊星讲课的人,也不超过五指之数。

    至于藏书阁,樊星也还不着急,钱已经有了,自己想啥时候去就啥时候去,反正有大把的时间。

    “得去看看小离这丫头了,已经四五天没有见,不知道这丫头过的怎么样。”

    樊星出了魁师学院的大门,就径直的向着丰府走去,丰府与城主府一样,但凡是个人,都知道地址,简单的问了几个路人,不出一盏茶的时间就到了。

    丰府的气派远远超出了樊星的想象,原本以为就跟城主府差不了太多,可到了大门就意识到,还是自己小看了丰家。

    大门上方,写着丰国公府,鎏金四个大字,显得苍劲有力,一看就是出自大家之手,朱红色的大门上,满是镀金门钉,随便扣下来一个都足够普通人吃上好几年的山珍海味了。

    樊星从丰学海那里早已得知,他的爷爷,也就是丰家的家主丰庄,乃是当今南越国王的老师,爵拜国公,这丰国公府的四个大字,也是前任国王所提,一直以来都被丰家视为荣耀。

    “什么人,胆敢擅闯国公府?”

    门前的侍卫,修为已经达到魁者四星,这等实力,足以在整个云落城横着走,却愿意在这国公府当一个小小的门前守卫,可见丰家之底蕴。

    樊星懒得多说,直接从怀里掏出丰学海给自己的令牌,侍卫见状,连忙躬身推至一旁,再不敢有丝毫阻挠。

    樊星大大咧咧的进了大门,这一下,就真的是刘姥姥进大观园,眼睛完全不够用了,只能用富丽堂皇,却不是高雅别致来形容丰府的布局程设。

    丰府实在是太大了,虽然樊浩言已经跟樊星说过小离住处的大概位置,但樊星依旧是迷路了,他绕过一片花园,见到了一座古朴素雅的建筑,这建筑与周围的富丽堂皇格格不入,反倒有些像自己住的人字房。

    “这里略显破旧,住在这里的应该是一些下人奴仆,刚好可以问问他们,小离的住处。”

    樊星这般想着,径直的向着建筑走去,到了近前,越发的觉得这里十分的陈旧,但却没有见到一个人影。

    咋诺大几间屋子,一个人也没有?

    樊星有些不甘心,又继续往里面走了走了,发现正中间的一道门大开着,想来是有人在里面,樊星敲了敲门,发现没有反应,索性走了进去。

    自己不偷不抢,只不过是进来找找看有没有能问路的活人,身正不怕影子斜,自然没有什么顾虑。

    进了屋子,就闻到一股淡淡的檀香味道,环顾四周,竟然密密麻麻摆满了书架,房屋正中有一小桌,一蒲团,小卓之上摆放着别致的青铜香炉,檀香正是从这里面散出。

    这哪里是下人的屋子,分明就是一出书房。

    处于好奇,樊星随手从书架上拿起一本书,翻阅了几页,发现并非是功法,而是类似于诗集一般的古书。

    这幻兽大陆的诗词,水平是真的差的可以啊,比之唐诗三百首,差了不知千里。

    神识一扫,发现这书房里面,大部分都是诗词歌赋,另外还有一些炼丹一类的书,出于道义,樊星没有用神识刻印,除了手里的这本诗集,看了几页之外,其他的书都只扫了一眼书名,并未观看内容。

    “嗯?”

    刚把手中的书放回原处,樊星便感知到有人正在往书房走来,心头一喜,总算是见到活人,可以打听小离的住处了。

    来人走进书房,竟是一位须发皆白老大爷,大爷衣着朴素,但却整洁,神态举止,颇有几分儒雅之气。

    不愧是国公府啊,随便一位老大爷就有这般气质。

    樊星心中赞叹,而此时,老者也发现了樊星的存在,先是诧异,而后眉头一簇。

    “你是哪一房的奴仆,不知道书房是不能进的吗?”

    奴仆?樊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一身行头,的确破旧不堪,被误认为奴仆也不奇怪。

    “我不是府里的人,误入书房实非本意,放心,我没有多看,只翻了一本比较普通的诗集。”

    樊星连忙解释,不想发生什么误会,可没想到的是,老者听完,脸色更难看了。

    “普通的诗集?这书房之中的每一本书,都是先贤大儒所著,但凡诗词无不是字字珠玑,你这竖子,怎敢不敬。”

    “啊?”

    樊星有些懵逼了,他原本以为这里的诗集不过是一些泛泛之文,没有想到居然都是幻兽大陆大儒的著作,难不成,这幻兽大陆的文化底蕴如此浅薄?

    “你翻看的是哪一本书?”

    “呃,这本。”

    樊星将先前看过的那本书从书架上取下,递给了老头。

    老头一看,顿时吹胡子瞪眼。

    “这可是五千年前,大圣人百道子的成名之作,百道子被后世尊为诗圣,你居然说这等巨作是普通的诗集?”

    樊星更懵逼了。

    “可这就是很普通啊。”

    “狂妄至极,狂妄至极!”

    “不是,老大爷,你咋这么不讲理,这等诗文的确普通,我随口就能来几首远超这诗集的诗文。”

    老头气得胡子都在颤抖,指着樊星,恨不得大骂出声。

    樊星眼看这老头不信。

    我去,这样下去,怕是会把这老家伙气死,没办法,只能把我小学课文里面古诗背一两首了。

    “老头,你别不信,我这就来一首,你仔细听听。”

    “床前明月光,疑似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竖子小儿,口出狂……这这这,这首诗是你所作?”

    诗仙太白,对不起了,借你的诗装个b。

    “没错,是我所作,如何?就问你服不服,不服的话,我还有,你可听好了。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疑似银河落九天,好诗,好诗啊,此等诗文,堪称旷古绝今,旷古绝今啊。”

    樊星看着眼前的老头激动的手舞足蹈,心里颇为自豪,这可是诗仙太白的作品,旷古绝今是必然的。樊星这个逼装的非常成功,一口气又来了好几首,听得老头如痴如醉。

    “好诗,好诗,这里这句我不太明白,还望指点。”

    “哦,好说,这句话的意思是……”

    就这样一问一答,一个时辰过去了……

    “先生大才,老朽有眼不识泰山,还望恕罪。”

    “无妨,只需记得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所谓圣贤,并非不可超越,若后世都不如先贤,那早晚有一天,诗词歌赋将沦为俗套,再无新意。”

    “先生教训的是,先生一眼,让我如沐春风,还请先生收我为弟子,教我诗文。”

    老头说着说着就要下跪拜师,樊星吓了一跳,这个老家伙看起来比谭玉清年龄都大,让他拜自己一下,岂不是又要折寿,樊星连忙将老者扶起。

    “我暂且收你为记名弟子,这拜师之礼暂且记着,等你什么时候有资格成为我的亲传弟子,再行礼不迟。”

    “多谢老师。”

    老头很兴奋,他自幼就跟着大儒学习诗文,不到二十岁就以诗文之道名冠南越王国,一直以为整个南越王国再无人可与自己一较高下,如今得遇高人,才知道什么叫做山外山,人外人。

    樊星本意并不想收徒,但一想到这老头看起来就是个老顽固,如果自己不收,肯定一堆麻烦事儿,索性给了个记名弟子的名头,反正自己也不怎么来丰国公府,以后没准就见不到了。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啥呢?”

    “回禀老师,学生丰庄。”

    “哦,你叫丰庄,啥,你叫丰庄???你就是丰学海的爷爷,丰家的家主,南越国王的老师?”

    樊星傻眼了,他一直以为,眼前的老者最多也就是个管家之类的身份,可没想到,此人居然就是丰老爷子。

    “老师认识我那不肖孙儿?”

    “何止是认识,你孙子是我舍友。”

    樊星简单的将自己和丰学海的关系,以及自己这次的来意说了一下,丰庄这才明白过来。

    “那孽障居然不亲自带老师过来,让老师在府中迷路,学生一定会重重责罚。”

    啊?关海子啥事儿,这个当爷爷的,还真是苛刻啊,难怪海子一提起自己爷爷,就怂的不行。

    “今日之事切莫告诉丰学海,我性格低调,不想张扬。”

    樊星干咳一声,故作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丰庄立刻会意,心中对于樊星再多了几分敬仰,大隐隐于市,这才叫高人啊。

    “学生明白,学生一定守口如瓶,老师,学生这就带你去见小离姑娘。”

    “别,你堂堂国公,给我一个魁师学院的普通学生带路,太过张扬,找个下人带我去吧。”

    “哦哦哦,对对对,是学生糊涂了,老师稍等。”

    丰老爷子很快叫来了一位婢女,这婢女本就是负责伺候小离的,让她带路,再好不过。

    离开书房,樊星顿时觉得无奈,莫名其妙又收了一个徒弟,难道自己这一世注定是当老师的命?

    “这位小哥,小离姑娘是你什么人呀?”

    婢女性格爽朗,是个自来熟,再加上樊星的穿着比较亲民,便聊了起来。

    “我是她哥哥。”

    “我可不信。”

    婢女一副八卦脸,看着樊星,似乎想看出些什么。

    “真的。”

    樊星一脸尴尬,婢女见没有什么八卦可以挖掘,嘿嘿一笑,不再追问。

    “小离姑娘是个好姑娘,学海少爷给小离姑娘安排了好几个婢女,可小离姑娘却婉拒了,说是不想让我们辛苦,没有办法,其他的婢女就都遣去别的房,只有我留下来给小离姑娘送吃食。”

    “对,那个小丫头是个好姑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