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魁师 > 第24章 万事屋
    闲谈之中,樊星到了小离居住的院前。

    小院虽说不大,但却舒雅别致,院中开满了不知名的鲜花,花香清幽,沁人心脾。

    娇小的身影,站在花丛之中,手里拿着一枚剪刀,小心翼翼的修建着花枝,时不时将琼鼻凑到花前,眉眼间流露出青春的气息。这花,这人,相映成趣,美的恰到好处。

    “小离。”

    “少爷!”

    小离将手中的剪刀放下,如同一只小鸟一般冲进了樊星的怀里,将头紧紧的贴在樊星胸前。

    樊星先是一愣,随后便有些不知所措,双手悬空,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最后只能摸摸小离的头。

    “好了好了,咋跟小孩儿一样,有人看着呢。”

    小离这才看到,一旁的婢女正捂着嘴偷笑。俏脸一红,连忙后退一步。

    小离的身上穿着淡蓝色的齐胸襦裙,长发及腰,恍若邻家小姐姐初长成,与樊星记忆中的部落小村姑,如云泥之别。

    “这身衣服真好看。”

    樊星由衷的赞叹出声,一旁的奴婢听到这话,顿时嘿嘿一笑。

    “小哥到底是说着衣服好看,还是说小离姑娘好看呢?”

    小离闻言,脸上的红晕更浓了几分,但小眼睛确实充满了期待,等待着樊星的回答。

    “当然是小离最好看。”

    樊星毕竟是前世活了三十好几的人了,这点儿情商还是有的,况且,小离的确是天生丽质,五官精致的像是个瓷娃娃,多一分太多,少一分太少,所有的细节都是恰到好处。

    此时已经是晌午,在奴婢小姐姐的安排下,樊星与小离一起在小院里吃了顿午饭。

    不得不说,丰府的伙食是真的好,有荤有素,全是硬菜,就这一桌子,在外面酒楼没有十枚金币是下不来的,听奴婢小姐姐说,丰学海特别安排过,小离的所有吃穿用度,全部按照丰府待客标准来,包括小离身上的齐胸襦裙,也是丰府给定制的。

    看来,欠丰学海这小子的人情有点大啊,算了,等有时间了,给这小子改良一下功法,就当是还人情了。

    吃完饭,樊星带小离离开了丰府,真奔云落城最为热闹的集市,这云落城的集市,类似于樊星前世的商业街,从民用日杂,到功法秘籍,什么都有。而且还有不少散修在这里摆摊,买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偶尔也能遇到一两件蒙尘的宝物,但这几率,简直比中六合彩还要难。

    “小离,现在咱们有钱了,你想吃啥,想要啥,就跟我说,我统统买给你。”

    “谢谢少爷,我什么也不要,少爷能带我出来玩,我已经很开心了。”

    “傻丫头,不用给我省钱,看,那里冰糖葫芦,吃不吃?”

    “我……想吃。”

    “这就对了嘛,今天出来,就是要开开心心的,想要啥就说,你要是跟我客气,就是拿我当外人。老板,来一串糖葫芦。”

    樊星掏出一枚金币递给卖糖葫芦的老板,老板顿时瞪大了双眼,苦笑着说没有零钱,一串糖葫芦也就十枚铜钱,就算是卖四五天的糖葫芦,也很难赚到一枚金币,自然是不可能找的开。

    樊星哈哈一笑,说了一声无妨,然后直接将所有的糖葫芦全要了,有钱人的生活,这是这么朴实无华。

    樊星扛着几十串糖葫芦,继续陪小离逛街,时不时递给小离一串,知道小离吃到一个月都不想吃糖葫芦,樊星才罢休。

    小离看着身边扛着糖葫芦,时不时被人问一声糖葫芦怎么卖的樊星,小离虽然肚子有点撑,但心里却甜滋滋的。

    “少爷少爷,你看这个建筑好奇特。”

    樊星顺着小离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一座圆顶的房屋映入眼帘,这浑圆的房顶有些反光,就跟秃顶的中年男人一样,的确与周围的木质阁楼相差甚远。

    圆顶房屋悬挂的招牌上,写着万事屋三个大字,两侧还有一副对联,上联是知天知地知天地,下联是问东问西问东西。

    这幻兽大陆的文化水平,果然是低到可怕啊,这么二的对联到底是谁想出来的。

    “小离,我们进去看看吧。”

    “好。”

    处于好奇,樊星带着小离走进了万事屋,屋里没有接待,更没有小二,只要一个前台模样的柜台,后面斜躺了一个金发碧眼的中年男子,此刻正鼾声如雷。

    老外?

    樊星惊呆了,这中年男子实在是像极了前世记忆之中的西方人,金发碧眼高鼻梁,活脱脱的洋鬼子啊。

    “咳咳。”

    樊星故意咳嗽了两声,声音夹带着神识之力,在小离听来并没有什么异样,可在这老外脑海,却如同惊雷炸响,吓得他立马蹦了起来。

    老外惊慌失措,环顾四周,直到确认没有发生什么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樊星凑上前去,盯着老外看了一会儿,看得那老外一脸茫然。

    “毫欧的阿油。”

    樊星试探的整了一句洋文,老外脸上的茫然更浓了。

    “这位客官,你说了个啥?”

    “毫欧的阿油。”

    “客官,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呃,没事。”

    樊星意识到,是自己想多了,这个世界怎么可能有老外,又怎么可能有人会说英语,自己这么标准的伦敦英,若这人真是个老外,肯定能听懂。而且,这个金发碧眼的人没有半点的老外口音,反倒是与云落城的当地人一模一样。

    “我想问问,你们这万事屋是做什么的。”

    “哈哈哈,客官居然不知道万事屋,应该不是本地人吧?”

    “嗯,对,我们一直深居山野,这是第一次下山。”

    “那就能理解了,我们万事屋是仅次于魁师学院的大陆第二大组织,不仅仅是云落城,几乎所有的人类城镇都有我们万事屋的分店。万事屋,字面意思,就是通晓万事,无论是你想要获得什么样的情报,都可以来我万事屋询问,小到街头巷尾的张三李四,大到帝国军事机密,只要你能付出对应的代价,就能获得你想要的任何情报。”

    金发男子很自信,但樊星却不以为意。

    我信你个鬼啊,张口就来,而且这万事屋门口罗雀,冷清的要死,一看就不靠谱。

    樊星一脸鄙视的看着金发男子,丝毫没有掩饰。

    “这位客官似乎是不太相信,这样吧,我可以免费让你问一个问题,不收你一分钱。”

    “哦?好,那我问你,我叫什么。”

    樊星一脸玩味的看着这个金发男子,心中笃定他肯定回答不上来。

    “好说,客官稍等。”

    金发男子微微一笑,转身向里屋走去,十息不到,金发男子再次回到柜台,此时他的手中多了一枚玉简。

    “客官自己看吧。”

    说着,金发男子将玉简递给了樊星。

    这是樊星第一次见到玉简,不过樊星在玄幻小说里面却已经多次读到,这玩意儿是用来存储信息的,类似于优盘,可以随时写入,也可以随时读取。

    这枚玉简似乎是特制的,樊星刚刚将其握在手中,尚未融入神识,一道信息就已经顺着掌心进入识海,信息里面的内容,让樊星第一次惊讶道合不拢嘴——樊星,云落魁师学院新生,祖籍云落山青离部落。

    好在,这枚玉简只有这一句话,否则自己的秘密就包不住火了。

    万事屋,好恐怖的组织,得小心一些了。

    樊星对这神秘莫测的万事屋多了一份警惕,自己身上的秘密太多,筋脉全开,外挂铜铃,精纯灵气,强大神识,灵魂之力,五千兽宠,再加上自己的穿越身份,每一个都是能轰动真个大陆的秘密,自己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自保,若是被人扼杀在摇篮,那就完蛋了。

    “客官放心,按照我们店里的规矩,我们不会私自查看玉简里面的内容,而且,这枚玉简也是一次性的,阅后即焚,信息绝对保密。”

    樊星闻言,暗中放出一丝神识,检查了玉简,果然玉简已经空空如也,如同被格式化一般。

    也对,这种情报组织,能够安稳的存在大陆这么多年,必然有严格的规矩,对于顾客的隐私保护,自是非常重视,否则早就没有了生意。

    “小离,把你的玉佩拿出来。”

    “哦,好。”

    小离没有问为什么,对于少爷的话,根本没有丝毫的迟疑,直接从怀里取出了那枚刻着火焰纹的玉佩。

    樊星接过玉佩,放到了柜台上,看向金发男子。

    “麻烦帮我查一下,这枚玉佩的来历。”

    “小事,让我看看,嘶,奇了怪了,稍等。”

    金发男子目露疑惑,拿着玉佩又进了内屋。

    小离现在已经知道樊星是要帮自己查身世,又感动,又紧张,终于要知道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了。

    足足刻钟,金发男子摇着头出来,将玉佩还给了樊星。

    “抱歉,云落城分店查不出这枚玉佩的相关信息,我已经烙印了玉佩的外观,传给了南越王国总店,还请客官留下地址,等有了消息,我差人通知你,至于费用,得根据总店给出的情报等级判断。”

    “不需要定金吗?”

    “万事屋从不收定金,因为没有人能躲得过万事屋的追债。”

    面对金发男子的自信,樊星挑了挑眉,却没有多说什么,留下地址之后,带着小离离开了万事屋。

    樊星发现小离有些失望,摸了摸后者的头,安慰了几句,小离颇为懂事,很快便调整了情绪。

    两人又逛了一圈摊位,想着捡捡漏,却没有发现什么看得上眼的东西,唯独几瓶丹药颇为不错,但却标价太高,樊星根本不敢下手,毕竟还得多留一些钱,万一到时候万事屋要价贼高就不大好处理了。

    直至夜深,樊星才将恋恋不舍的小离送回了丰国公府,自己则是回到了宿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