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魁师 > 第26章 辩法
    借助强大的神识,樊星的速度极快,半注香不到,便已经刻录百分之八十的书架。

    “嗯,这本掌法有点意思,就是品阶太低,只有人阶,没多大用。”

    “这本拳法虽说品阶挺高,但却错误极多,漏洞百出,若是按照这拳法修炼,早晚伤了根基。”

    “咦,这个腿法似乎还有点看头,只可惜功法讲解过于浅显,浮于表面,一般人恐怕难有所成。”

    ……

    樊星一遍抄录,一遍喃喃自语的点评着,奇怪的行径吸引了周边一众学子的注意。

    樊星集中精神抄录书籍,根本没有留意周围的变化,当他走到下一处书架时,忽然看到一本还算不错的功法,情不自禁点评出声。

    “碧波心法,将天地灵力转化为水元素,从而练就一身水系术法,威力尚可,只可惜,还是漏洞太多,粗略看去足有数千出漏洞,学习此法,难有大成。”

    “荒谬!”

    樊星话音刚落,一声怒喝在樊星耳畔炸响,熟悉的声音打断了樊星的神识抄录,樊星收回神识,定睛看去,映入眼中的正是先前在门外值班的老生。

    倒不是这老生没事找事,而是樊星这一次撞到了枪口上,这碧波心法不是别的,正是护阁长老为这个老生量身挑选的功法。

    老师为自己挑选的功法,居然被一个不学无术,胡乱瞎窜的新生如此侮辱,这名老生又怎能不怒。

    老生的这一声怒吼夹杂着修为之力,响彻整个藏书阁一层,一众师生都聚集了过来,一时间议论纷纷。

    “这不是护阁长老的首席弟子,刘宇刘师兄么,你们知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好像是这个新生出言侮辱碧波心法,说什么漏洞百出,难有大成。”

    “啊?这新生也这是够胆啊,碧波心法乃是整个云落魁师学院都赫赫有名的功法,传说是数千年前学院的一位长老所创,一旦施展,惊天骇浪,威力无穷,怎么到了这新生嘴里,就如此不堪?”

    “可不是么,而且刘宇师兄的灵力先天具备水属性,这碧波心法乃是护阁长老亲自为其挑选,可以说是再合适不过,一直以来刘宇师兄都以此为豪,怎能容得半点羞辱。”

    围观众人都是一副准备看好戏的模样,所说之话,尽入樊星耳,但樊星却不以为然。

    “我说的是实话,就事论事,不对人,我事先并不知晓刘师兄在修行此功法,得罪之处,还望见谅。”

    “哼,辱我功法,就是辱我老师,岂是一句见谅就能解决?”

    刘宇本就对樊星没有好感,如今樊星撞到了枪口上,刘宇又怎能善罢甘休。

    樊星也知道,这事儿怕是没完了,索性问道。

    “那刘师兄想要怎么办?”

    “辩法吧。”

    周围众人一听辩法二字,顿时一个个露出吃瓜群众的表情,恨不得找个小板凳再找把瓜子看热闹。

    在云落魁师学院,学生之间是绝对不允许私斗的,这就是为什么当初寇光远想要教训樊星,却不敢光明正大的原因。

    但学生之间必然会有摩擦,一旦出现纠纷,就必须得有途径解决,于是魁师学院给出了两种解决方式,一是斗法,而是辩法。

    斗法很简单,两个学生在老师或者长老的监督下,于擂台比试,胜负全凭本事。

    辩法也不复杂,同样需要老师或长老作为公证人,然后两名学生彼此问修行上的问题,由发起挑战者先提问,最先答错者判输。

    辩法与斗法一般都会有赌注,另外,一旦辩法或者斗法获胜,且获胜方的魁星榜排位低于失败方,则双方魁星榜排位互换,所以大部分发起挑战的,都是排位相对较低的学生,很少会有高排位的学生主动与低排位的学生辩法或斗法,除非对于自己获胜的信心非常大,就比如此时此刻的刘宇。

    樊星对于这些规则也不陌生,丰学海或多或少跟自己讲过一些。

    “辩法可以,赌注呢?”

    “小子,你觉得你能赢吗?”

    一听樊星要赌注,刘宇直接气笑了,自己没有提赌注,是怕别人说自己欺负新生,这个家伙居然自己要下赌注,难不成真觉得自己能赢?笑话,真是狂妄自大。

    周围的吃瓜群众也一个个愤慨起来,他们都看出来刘宇是不想过于欺负这个新生,可这个新生居然如此不识好歹。

    “万一赢了呢?”

    樊星腼腆一笑,那副模样就好像是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小羔羊一样。

    “好好好,有胆量,那你说,你想要赌什么。”

    “师兄爽快,这样吧,我也不贪心,赌注一万枚金币。”

    “一万金币?”

    刘宇眼皮一跳,就算他家境不错,但是一万枚金币却也不是个小数字,毕竟不是谁家都跟丰学海一样,拿钱不当钱。

    “怎么,师兄不愿意?那我们少点也行。”

    “狂妄,好,到时候你别赖账就行。”

    刘宇双眼一眯,一声冷哼,算是应了下来。

    樊星见刘宇答应,先是一愣,而后大喜。

    我原本只是想试一试,没想到这个刘宇师兄居然真的答应了,哈哈哈,这钱可真好赚,嘛,看在这个人品行并不坏,我也不欺负他,大不了到时候我只收五千。感觉这是个商机啊,以后可以找机会多和几个人辩辩法,过不了多久我就腰缠万贯啦!

    刘宇哪里知道樊星心中已经吃定自己,他让樊星在此等候,自己快步走出藏书阁,去找自己的师父,也就是护阁长老来做见证人。

    樊星见刘宇此去需要一些时间,便继续刻录剩余的几个书架。

    围观之人见状,顿时嗤笑不已,纷纷认为樊星此举,简直就是临时抱佛脚,垂死挣扎罢了。

    樊星丝毫不在意周围人的目光,刻录完藏书阁一层的所有藏书之后松了一口气。

    终于搞定了。

    别人以为樊星只是走马观花,却不知此时此刻,樊星已经变成了一个移动图书馆,想看什么书只要心念一动,铜铃便会通过神识将书籍信息传入识海,高效又环保,简直美滋滋。

    回到原地,樊星又等了大概刻钟,刘宇跟在一位老者身后回来了,见刘宇恭敬的模样,樊星便猜测到,这位老者应该就是那护阁长老。

    “学生樊星,见过长老。”

    “免了,老夫还有其他的事情,辩法现在开始吧。”

    护阁长老只是扫了樊星一眼,觉得平平无奇,便再无兴趣,一路上刘宇已经将事情的始末告诉了护阁长老,先入为主,护阁长老对樊星同样没有丝毫好感,反而觉得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心浮气躁,狂妄鲁莽,需要一些教训,碰碰壁才能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

    热脸贴了冷屁股,樊星也不生气,和煦微笑,转而看向刘宇。

    “刘师兄,你先请吧。”

    “哼,那就别怪我以大欺小了。”

    刘宇走到樊星近前,与之四目相对,而后道出了第一问。

    “既然你我辩法因碧波心法而起,那就以碧波心法为题,第一问,碧波心法共多少卷?”

    刘宇这一问,看似简单,但却相当狠,他料定樊星根本就没有看过碧波心法,因为先前在书架,樊星根本连书都没碰过,且又是第一次进入藏书阁。看似简单的一问,异常睿智,若是樊星答上来,便显得刘宇颇为大度,出手便让了一招。可若是樊星答不上来,便是最大的嘲讽,樊星点评碧波心法,却不知道碧波心法多少卷,必然沦为笑柄。

    无论如何,这一问,刘宇都不吃亏。

    这么简单?

    樊星有些惊讶的看着刘宇,原本以为这辩法会有点挑战性,青铜铃铛都已经把碧波心法的改良版准备好了,没想到第一问这么简单,樊星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围观之人已经近百,辩法虽说常见,但护阁长老亲自主持的辩法却是少之又少的大新闻,更何况这辩法的主角可是明星学长刘宇啊。

    “刘宇学长乃是魁星榜第七的天之骄子,这新生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

    “哈哈哈,第一问就吓傻了?这么简单的问题都答不上来,先前的自信呢?”

    “刘宇学长真是仁慈,故意问这么简单的问题,不愧是我的偶像,我要给他生猴子。”

    生猴子?

    樊星听到周围的议论纷纷,顿时有些酸酸的,咋没有妹纸给我加油助威呢,要是小离在就好了,肯定可劲儿给我加油。

    “樊师弟,你答不上来,便认……”

    “师兄莫慌,碧波心法共四卷。”

    “哈哈哈,可笑,亏你还能这般自信。碧波心法共三卷,雨卷、露卷、霜卷,你答错了。”

    刘宇此刻已经完全确定,樊星根本就没有看过碧波心法,可正当他看向师父,想要让师父宣布结果的时候,却看到了师父一脸惊讶的表情。

    护阁长老看着樊星,先是惊讶,而后露出思索之色,沉声问道。

    “你说碧波心法共四卷,可否说说共哪四卷?”

    “前三卷刘师兄刚才已经说过了,第四卷,正是雪卷,雨露均沾,霜雪千里,这才是完整版的碧波心法。”

    “你,知道雪卷?”

    护阁长老眼中的惊疑之色更浓了。

    “不仅知道,而且我还能倒背如流。”

    “这不可能,藏书阁曾经历过一次大火,不少古籍焚毁,碧波心法的第四卷也在那场大火之中遗失,从此失传,你又如何得知。”

    卧槽,装逼过头了。

    樊星听完护阁长老的话,顿时心头一紧。我咋知道的?我有青铜铃铛啊,第四卷正是靠着前三卷的推演出来,但这是天大的秘密,肯定不能实话实说。

    正当樊星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刘宇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老师,碧波心法真的有第四卷?”

    刘宇也意识到了自己老师的情绪变化,他从来没有见到过老师如此兴奋,脑子有些反应不过来。

    “是的,那场大火是我藏书阁最大的遗憾,历代护阁长老都以修复古籍为己任,故传承着一本遗失书册的名录,碧波心法第四卷便是在那名录之中。”

    护阁长老说完,不再搭理刘宇,目光火热的看向樊星。

    “小友……”

    还未等护阁长老说话,樊星直接一道神念送入老者识海。

    “长老,我可以提供完整的碧波心法,甚至还能提供其他估计的残缺部分,我的条件就是,替我保密,一切低调行事。”

    这句话是樊星凭借神念直接送入护阁长老识海,除护阁长老本人以外,其他人根本听不见。

    神念传音,魁王强者!

    护阁长老瞪大了双眼,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少年,吓得胡子都在微微颤抖,若不是因为樊星传音之中的低调行事四个字,护阁长老怕是已经噗通一声跪拜在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