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魁师 > 第33章 年少不知愁滋味
    此时,杨明哲对赵光这人,已经是恨之入骨,如果不是这个家伙,自己怎么会招惹到樊星这尊大神,该死的东西,如果眼前这位真的动了怒,不仅是他,就连整个学院都会遭殃,到时候自己就成了云落魁师学院的千古罪人。

    赵光被杨明哲的眼神,吓得失了魂,他第一次见到护阁长老流露出如此恐怖的眼神,一时间有些发懵,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杨明哲没有再理会赵光,而是再次看向樊星,张嘴想要解释什么,却在脑海内响起了樊星的声音。

    “杨长老对吧?昨天我们才刚见过面,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面了。我不想暴露身份,这里就交给你处理了。”

    杨明哲闻言,如获大赦,松了一口气。

    他从樊星的语气中,听出了樊星并没有追究的意思。

    也对,魁王强者又怎么会跟我们这些蝼蚁计较。

    杨明哲会意,没有说话,但却眼神示意,表示自己一定会将这里发生的事情掩盖。

    樊星点了点头,转身便要离开,但忽然想起什么,看了眼还在闭目消化魁诀的程瑶,而后再次看向杨明哲,神识传音。

    “这个女娃资质不错,我已经将其收为弟子。”

    完事儿,便缓步离去。

    杨明哲先是一愣,而后看了看程瑶,颇有些不解。

    作为护阁长老,对于学院的师资力量还是清楚的,程瑶作为新晋老师,修为一直没有什么长进,而且到现在都没有招到一个弟子,可以说是公认的最差。

    不过,既然魁王强者都说其资质好,应该是有什么内在的潜力,而我们这些人眼拙,看不出来吧。

    对于樊星,杨明哲不敢有丝毫质疑,反倒是羡慕至极,能够成为魁王的学生,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大造化啊,别说是学生,就算魁王强者的奴仆,都有大把的魁者甚至魁师抢着去做。

    樊星离开后,杨明哲深吸一口气,环顾四周,沉声开口。

    “今日发生的事情,都烂在肚子里,若是谁敢说出去半个字,就准备好承受来自我藏书阁的怒火吧!”

    杨明哲放任樊星离去,就已经让众人震惊不已,此刻杨明哲下了封口令,更是让在场之人目瞪口呆,一脸难以置信。

    一些深谙世事者已经隐隐猜到,樊星的身份背景很可能比他们想象的还要恐怖,连半步魁师的学院长老都不敢得罪的存在,更别提他们了。

    其他老师就算是反应迟钝,也或多或少明白了几分,一个个暗自心惊,打算将今日所见所闻彻底烂在肚子里,绝不对任何人提起。

    赵光慌了,他恍然发现,自己并不是踢了一块铁板,准确的说,自己踢了一座铁山,而且,就算是对方不追究,杨明哲也肯定不会放过自己,这一点从刚才杨明哲那满是杀意的眼神就能看出。

    该死,这个新生到底什么身份,难不成,是南越王都的大族?

    就在赵光胡思乱想之际,一道冰冷的目光,吓得他猛地一哆嗦。

    抬头一看,杨明哲已走到近前,目光冰冷。

    “自作孽,不可活。”

    杨明哲冷哼一声,转身走向程瑶,留下赵光一人,面色苍白,冷汗直流,直到杨明哲走远,赵光瘫坐在地,哪还有半点血色。

    原本与赵光交好的老师,一个个如同避瘟神一般,远远地躲着,生怕藏书阁的怒火蔓延到自己身上。

    而那些本来就看不惯赵光之人,无不是心中叫好,这个嚣张跋扈的家伙,终于得到了制裁。

    杨明哲没有理会生无可恋的赵光,他看了一眼依旧没有清醒过来的程瑶,索性盘膝一坐,为其护法。

    四下之人见状,皆艳羡的看着程瑶,谁也没有想到,这位吊车尾老师居然片刻之间就飞上枝头变凤凰,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位忽然出现的少年。

    众人都很清楚,以那位少年的身份,他们根本就没有结交的机会,但是他们可以跟程瑶结交啊,只要能够搭上程瑶这根线,就相当于间接的抱上了一个背景恐怖的大腿。

    不少人如此想着,甚至已经有人开始联系自己的家族,准备以整个家族的力量,为程瑶准备一份厚礼。

    这些事情,樊星自然不知道,他之所以没有等程瑶苏醒就离开,是因为不想引起更多的注意,反正程瑶就在这个学校任教,自己想要找到她,随时都可以。

    “这女娃体内的力量,到底是什么呢?”

    樊星独自喃喃,越想越觉得奇怪,原本按照他的性格,绝对不会如此张扬,似乎,正是程瑶体内的那股奇怪的能量,影响了自己的情绪,那种奇怪的熟悉感,让樊星觉得似乎自己在哪里见过程瑶,或者说,见过程瑶体内的存在。

    “不管了,空想也没有用,那丫头估计一时半会儿也醒不过来,等明天抽时间再去看看她,也许能想起来些什么。”

    “一个人嘀咕啥呢?”

    忽然出现的丰学海一拍樊星肩膀,打断了樊星的思绪,樊星转头看去,袁浩浩与樊浩言也在。

    “没什么,对了,你们拜好师了吗?”

    闻言,丰学海一脸沮丧,耸了耸肩,看样子就知道,没有找到心仪的老师,一旁的袁浩浩也苦着脸,解释道。

    “我们还是起的太晚了,等我们赶过去的时候,精英老师已经名额全满,高级老师里面比较好一点的也都没了名额。”

    樊星看向樊浩言,樊浩言也点了点头,不过,到没有什么沮丧的情绪,对于樊浩言而言,樊星就是最好的老师,根本不需要其他人来教自己。

    “那你们打算怎么办?要不随便找个老师将就一下?”

    “那怎么能行,要是让我家老爷子知道,怕不是会打死我。”

    丰学海一脸苦涩,原本丰老爷子是想让丰学海拜入学院长老的门下,也就是精英老师门下,可却因为自己起晚了,错失了机会,这要是让自家老爷子知道,不死也要脱层皮。

    樊星能看出来,丰学海是真的害怕丰老爷子。

    樊浩言颇有些不解,看向丰学海问道。

    “按理说,以丰老爷子的威望地位,应该很容易帮你获得一个内定的名额吧?”

    樊星摇了摇头,道:“你小看丰老爷子了,以那位的性格,肯定不会做这种事。”

    丰学海一愣,看向樊星:“你咋这么了解我家老爷子。”

    “额,我听说的,丰老爷子为人一身正气,从不倚仗权势,这一点随便拉个买菜的小贩都知道。”

    “哦……先别说我家老爷子了,樊星,你找到老师没?”

    “我?”

    樊星面露奇怪的神色,应该算是找到了吧,不过,不是拜师,是收了个徒……当然,这些事情肯定不能说出来,樊星干咳一声道。

    “我也没有。”

    “哈哈哈,咱四个可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袁浩浩拍了拍肚皮,哈哈一笑,丰学海闻言,也笑出声来。

    这一幕,樊星颇有几分感慨,想起了当年大学时代,和舍友一起挂科的日子,每当这个时候,哥几个都会去找个小烧烤摊搓一顿,苦中作乐,这才叫生活。

    “哈哈,我们去搓一顿怎么样?”

    樊星提议。

    “好啊,我请客,你们谁都别跟我抢。”

    “行行行,我们也抢不过你丰大少爷啊。”

    “哈哈……”

    ……

    年少不知愁滋味。

    ……

    昨夜喝了不少酒,以樊星的修为这点酒精如同白水一般,毫无作用,但其他三人却是酩酊大醉,不省人事,好在是深夜,四下无人,樊星直接召唤出小蛟蛟,将三人送回了宿舍。

    上午,三人还在呼呼大睡的时候,樊星已经离开了宿舍,对于程瑶身上的奇怪能量,樊星依旧非常好奇,准备再去探查一次。

    出了门,樊星才忽然想起来,自己根本就不知道程瑶住在哪里,按理说老师应该都住在老师宿舍区,但樊星也不知道老师宿舍区在哪里。

    算了,去藏书阁问问杨明哲。

    整个学院,除了三个舍友外,与樊星打照面最多的就是这个杨明哲,去找他带路,是最好的选择。

    到了藏书阁门口,樊星没有见到那位刘宇师兄,但负责值班的两名学生却是立马认出了樊星,赶忙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学长,您有什么事儿吗?”

    两名学生显得非常恭敬,上次樊星与刘宇辩法,他们也是围观者,亲眼目睹了樊星大胜刘宇,更是察觉到了护阁长老对樊星的毕恭毕敬。与其他的围观者一样,他们二人对于这位看似年轻的学生,已然到了崇拜的程度,所以上来就称呼学长,以示尊敬。

    樊星看着二人面熟,凭借着超强的记忆力,与前世三十年深谙世事的洞察力,立马就明白了二人如此热情的原因。

    “怎么不见刘宇?”

    “上次辩法之后,刘宇学长就闭关了,听护阁长老说,刘宇学长受到了您的点拨,受益匪浅,已经触摸到了突破的门槛。”

    “哦……”

    樊星微微点头,对于这个刘宇,倒是印象不错,此人虽说固执了一点,但无论是对修炼的执着,还是自身的悟性,都算是不错了。

    “我是来找护阁长老的,你能带我去吗?”

    “没问题,我带学长去。”

    两人中微胖的少年颇为兴奋,连忙走上前来为樊星带路,直接往藏书阁内走去,没有任何人敢向樊星收取进入藏书阁的费用。

    藏书阁樊星已经来过,颇为熟悉,两人速度很快,便来到一处房门紧闭的房间前。

    “这里就是长老平时呆的地方,一般人不能打扰,不过,学长您自然不是一般人。”

    眼看微胖的少年还要在舔几句,樊星连忙摆了摆手。

    “多谢。你去忙吧,我自己进去就好了。”

    “好的学长,学长,我叫刘延军,外号二宝宝。”

    “二宝宝?好的,我记住你了。”

    闻言,刘延军兴奋异常,连忙躬身退去。

    见到刘延军这般模样,樊星颇有一些不适应,旋即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转身敲了敲房门。

    “谁啊!?不知道我在修炼么?”

    不太耐烦的声音在屋内响起,随后,房门打开,正是护阁长老杨明哲。

    杨明哲最烦在修炼的时候被打扰,可一开门,看到门外的樊星,一腔怒火瞬间熄灭,取而代之的是冷汗直冒。

    我靠,我居然对着魁王说出了这么不耐烦的一句话……

    “大人,我……”

    “无妨,的确是我冒昧了,不过我是真的有事要麻烦你。”

    “大人见外了,能为大人效劳,是我的荣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