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魁师 > 第35章 冤家路窄
    “说起护阁长老,我也想起来一个传闻,刘宇师兄你们应该都知道吧?”

    听丰学海提起刘宇,樊星心中咯噔一声。

    难不成,藏书阁辩法这件事儿暴露了?

    袁浩浩想也没有想,接到:“你说的刘宇师兄,是魁星榜第七的那位吗?”

    “废话,整个学院还有第二个叫刘宇的人么,刘宇师兄不仅是魁星榜第七的天骄,而且还是杨长老的亲传大弟子,一度被认为是整个学院最有潜力晋升魁师的存在。”

    丰学海这般说着,眼神中流露出崇拜与艳羡之色,一旁的袁浩浩也是如此,对于他们而言,刘宇已然是标杆一般。

    “可就在前几天。”

    丰学海话锋一转。

    “刘宇师兄与人辩法,结果大败,据说连魁星榜第七的宝座都拱手让人了。”

    袁浩浩张大了嘴,一脸不可思议,樊浩言倒是没有什么表情变化,自从见识过樊星的强大之后,樊浩言连学院的长老都瞧不上眼,更别提那些所谓的天骄,再天骄也不过只是学生。

    樊星捏了一把冷汗,果然,纸包不住火,难不成今天就要暴露实力了?

    “那个,海子,你知不知道这刘宇的对手是谁啊?”

    樊星试探着问道,心中尚还抱着一丝侥幸。

    “不知道,我哪能知道,据说这人非常神秘,很多人想要去探查此人的身份,都被学院压了下来,准确来说,是被藏书阁压了下来,能够让藏书阁这般小心翼翼,此人绝对不是我们能够窥探的。”

    丰学海跟着丰老爷子耳濡目染,也是见过世面的,简单几句话就将整个事情猜了个七七八八。

    樊星这才松了一口气,果然,这个杨明哲还是靠谱的。

    袁浩浩流露出崇拜的神色,道:“我现在特别好奇那位神秘人到底是谁,要是能结交就好了。”

    樊星看向袁浩浩,观察着袁浩浩的神色。

    樊星知道,袁浩浩的背景很不一般,一个能够接触到魁王强者的人,身后的势力难以估量。

    这样的人,到底为什么来到云落魁师学院呢?为了学习?肯定不是,哪怕是谭玉清的倾囊相授,也远不及一位魁王强者只言片语的指点,倒不是樊星觉得谭玉清的教学能力太差,而是实力的鸿沟,决定了对修炼的理解程度和对术法的运用技巧。

    难不成是家族历练?

    这可能是樊星能想到的最有可能的理由了,上一世,樊星特别喜欢看小说,小说里面,大家族的子弟,在达到一定年龄的时候,基本都需要离开家族进行历练,只有历练合格的人,才能回到家族,获得一定的地位。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樊星也有,所以,樊星能够理解袁浩浩,也没有想要去探究的意思。

    “我也想跟那位大佬认识认识,我要是能结识这样的人物,我家老爷子肯定贼开心。”

    丰学海摊了摊手。

    “可惜,我们连那位大佬的名字都不知道,要是魁星碑还开放就好了。”

    “魁星碑?”

    樊星疑惑的问道,这还是樊星第一次听到这个词。

    “你不知道魁星碑吗?”

    丰学海更疑惑,旋即一想,樊星和樊浩言都是第一次来云落城,不知道也不是特别奇怪,于是解释道。

    “魁星榜你们都知道吧,这个小牌子上的数字就是魁星榜的排名。”

    说着丰学海从兜里掏出学生令牌,令牌上写着三十五,也就意味着,丰学海是魁星榜第三十五位。

    “那魁星碑上镌刻着的,实际上就是我们学生令牌上的魁星榜排名,不过,碑上只有前一百位,所以学院才制作了学生令牌,用来给所有的学生进行排名。”

    闻言,樊星心头一紧,他目前在魁星榜位列第七,这么说来,那魁星碑上岂不是有自己的名字?完了完了,这是要暴露的节奏。

    “可惜呀。”

    丰学海话锋一转,继续道。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魁星碑忽然不开放了,魁星碑所在的整个广场也被学院封了起来,列为禁地,根本不可能去查看。”

    魁星碑不让看了?

    樊星松了一口气,他可不想这么快就暴露。

    又聊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樊星忽然想起来,丰老爷子的书房,藏书极多,虽说功法不多,但却有不少古籍,去碰碰运气,没准能找到关于这红色能量的记载。

    看样子得再去丰府一趟,顺便看看小离,虽说丰府对小离不薄,但终归是一个女孩子身在异乡,肯定还是不太习惯。

    这时,咕的一声,袁浩浩不好意思的捂了捂肚子。

    “哥几个去吃饭吧,听说学院来了个新的大厨,烧的菜特别好吃。”

    袁浩浩这般提议,大家都没有吃早饭,多少是有点饿了,纷纷表示赞同。

    樊星有心事,本来是没有什么胃口,但一听袁浩浩说是要请客,顿时眼前一亮,世界上最好吃的饭,莫过于免费的午餐啊。

    于是,四人边说边笑,向着食堂走去,食堂距离学生宿舍并不远,就在男女宿舍的中间。

    一路上,不时就有几个路过的女学生,激动的跟丰学海打招呼,而那些男学生也是颇为恭敬,哪怕是高年级的学长学姐,对于丰学海也投来示好的点头致意。

    显然,丰学海在学院算是名人,跟丰学海相处这么就,樊星也早就习惯了,毕竟丰学海是丰老爷子的嫡长孙,丰家的顺位继承人,而丰家则是整个云落城的第一大家族,因为丰老与当今南越国王的关系,丰家在整个王国都有不小的影响力,自然多得是人想要讨好丰学海。

    换做樊星前世,丰学海就是前世学校里的富二代,被无数人簇拥膜拜的那种。

    说不酸,那是不可能的,樊星甚至都怀疑过自己是不是主角,难道主角不都应该是父母双亡,有车有房有妹妹的富家子弟么……

    后来,樊星想通了。

    我是有志气的人,我怎么能做富二代呢,我要做就做富一代,定个小目标,先从1个亿开始。

    在樊星的自我安慰中,兄弟四人来到了学院食堂。

    云落魁师学院的食堂,可以说是整个云落城最高逼格的餐厅,食堂一共分为三层,第一层为大食堂,比较家常菜一些,可就算是家常菜,也比云落城最好的酒楼还要可口,当然,价格也不便宜,以樊星目前的身家,也就只够在这里吃上半年,这还是省吃俭用的前提下。

    食堂的二楼是点餐食堂,这里的厨师都是整个云落城最顶尖的大厨,食物精致,色香味俱全,价格是楼下的十倍不止,所以二楼的人也少了很多,很多都是小情侣或者富家子弟,氛围完全不一样,樊星就来过一次,看了下菜单,发现自己的钱就够吃一日三顿之后,头也不回的下楼了。

    而这一次,袁浩浩带着四人上了三楼,也就是顶楼,这里是整个学院最为顶级的餐厅,整个餐厅只有五张桌子,只有一个厨师,来这里吃饭,是需要提前预约的,至于价格,反正樊星身上的所有钱翻十倍,都不够一道菜的价格。

    樊星甚至都不知道有三楼的存在,当时看到二楼的价格,直接告辞,根本没有上三楼的勇气。

    袁浩浩带着其他三人,径直的走向二号桌,这是提前订好的座位,袁浩浩也是找人帮忙安排了好久才搞到座位。

    “新来的大厨性格比较怪,双数日不做饭,下雨不做饭,心情不好也不做饭,天王老子来了都没用,据说连毕江副院长都吃过一次闭门羹,为了这顿饭,我可是废了不少功夫。”

    樊星闻言,略有几分期待,前世,樊星吃过最贵的一顿饭,就是一顿日料,还是公司年会的时候吃的,人均一千三,要是让樊星自己掏钱吃,肯定肉疼到不能呼吸。

    四人刚坐下不久,就有侍者走了过来,恭敬的倒着茶水。

    樊星扫了一眼中年侍者,惊讶的发现,此人居然也是魁者,且境界与赵光相仿,虽说魁者在云落魁师学院并不少见,但放在整个云落城却依然是高人一等的存在,更何况,此人气息厚重,实力甚至比赵光都要强一些。

    这样的人居然愿意在这里做一个餐厅服务员,难怪这三楼的饭这么贵。

    似乎是注意到樊星的目光,中年侍者礼貌的露出了微笑,向着樊星微微点头。

    “刘大厨还在休息,请四位耐心等候。”

    中年侍者声音和煦,哪怕是丰学海等人已经饿得不行,也不好意思催,只能等着了。

    樊星本就不是特别饿,更加无所谓。

    环顾四周,全开放的餐厅设计,再加上学院餐厅的独特位置,使得整个云落魁师学院的景色都尽收眼底,万里无云,微风和煦,倒真是一个适合吃饭的地方。

    正当樊星享受片刻闲适的时候,又有一批客人上了楼,里面居然还有一道熟悉的面孔。

    寇光远,光远会会长,云落城城主公子。

    樊星与这寇光远之间,起过一场冲突,最终以光远会精英全部被撂倒而告一段落,樊星并不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更不会跟小孩子一般计较,那得多掉价,所以这件事情也就过去。毕竟这小子的老爹都是樊星的学生,按理说,寇光远还得叫樊星一声师爷爷,仔细一想,这辈分还真是有点高。

    丰学海也注意到了寇光远,脸色难看起来。

    寇光远与丰学海同为大家族子弟,却一直不对眼儿。

    丰学海看向一旁的侍者。

    “他们也是预约过的客人吗?”

    侍者点了点头。

    “今日的午餐,刘大厨只愿意做两桌,他们正是另一桌。”

    “真是太倒胃口了。”

    丰学海流露出厌恶之色,毫不掩饰。

    侍者目光闪动,察觉到了丰学海与另一桌似乎有些矛盾,开口提醒道。

    “大厨不喜欢吵闹,还希望诸位能够理解。”

    说这句话的时候,中年侍者的语气多了几分警示的味道,丰学海皱了皱眉,但却没有说什么。

    樊星饶有兴趣的观察着侍者,对于那位神秘的大厨多了几分好奇,到底是怎样厉害的厨子,居然能让一位魁者如此敬畏。

    樊星等人看到了寇光远,寇光远同样也注意到了樊星,当他看到樊星的瞬间,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那一日,樊星一个人轻轻松松完虐整个光远会,已经成了包括寇光远在内的所有光远会成员的梦魇,寇光远本身是一个有仇必报的狠角色,可唯独在樊星这里,别说报仇了,就连提起这个名字的勇气都没有。

    寇光远眼神闪躲,内心慌得一批。

    就在这时,寇光远身后的一位老者拍了拍寇光远的肩膀,面露疑惑之色。

    “徒儿,你怎么了?”

    听到老者的声音,寇光远似乎是有了主心骨一般,恐惧消散了大半。

    “没,没事,师父,我们入座吧。”

    老者目光闪动,扫了一眼丰学海等人,最后将目光落在了樊星身上。

    丰学海压低了声音,悄悄的在樊星耳边说道。

    “这位是学院长老毕江,寇光远的老师。”从丰学海的语气可以听出几分忌惮。

    樊星依旧是不以为然,毕江不过是半步魁师修为,比之谭玉清还要弱上不少,相比之下,樊星反倒是对这三楼的新任大厨更感兴趣一些。

    丰学海的低语与樊星的不以为然,全都落在毕江眼中,毕江身居高位,院中弟子无不敬畏,若是换做旁人,肯定已经站起身来,躬身拜见,可眼前的这桌人却依旧稳稳的坐着。毕江双眼微眯,颇为不悦。

    毕江见过丰学海,知道丰学海是丰府的唯一继承人,他不拜也就算了,樊星毕江是没有见过的,但从樊星的打扮来看,基本不可能是什么贵族子弟,想来应该是丰学海的附庸者。

    居然敢在堂堂云落魁师学院副院长面前如此无礼,毕江越想越气,再加上先前寇光远的眼神中明显流露出了浓郁的忌惮,这让毕江更不爽了,我堂堂副院长的徒弟,居然害怕几个新生。

    “找麻烦的来了。”樊星扫了一眼向着这边走来的毕江,淡淡的说道。

    丰学海等人自然也注意到了,神色微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