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魁师 > 第38章 鸡蛋碰石头
    云落魁师学院,毕江府邸。

    “你刚才说,那个新生叫做樊星?”毕江双眼微眯,面色难看,右手盘着一对玉质的核桃,咯咯作响。

    “是,学生不敢撒谎。”寇光远战战巍巍的回答道。

    “真是冤家路窄啊。”毕江冷哼一声,右手一用力,核桃瞬间化为尘粉。

    赵光被开除也是因为这个叫做樊星的小子!

    毕江身居高位多年,学院内附庸者众多,普通老师更是数不胜数,若是其他老师被开除,毕江根本不会放在心上。但这赵光,实际上是毕江的私生子,这是一个只有他自己知道的秘密,正是因为这层关系,才使得毕江费尽手段,免了赵光废除修为的处罚,改为逐出学院。

    毕江认定,这一切都是藏书阁一脉针对自己的手段,而樊星不过只是杨明哲的一枚棋子。

    但不管怎么说,樊星终究是参与其中,已经被毕江视为了报复的目标之一。

    让毕江没有想到的是,他尚未动手报复,就又被这个叫樊星的小子摆了一道,以至于在三楼餐厅丢尽了颜面,更是失去了结交大能的机会。

    毕江道貌岸然,本就是一个心胸狭窄之人,又岂能轻易放过樊星。

    ……

    樊星并不知道毕江已经盯上了自己,就算是知道了,也不会在意,他更在意的是……

    “海子,你爷爷今天请的这两位,你认识吗?”樊星随意的坐在丰学海的房间里,一边往自己嘴里塞了一颗水果,一边好奇的问着。

    “没见过,应该是某个王国的贵胄吧,我都习惯了,从爷爷返乡养老以来,就经常有王宫贵胄来做客。嗨,说是做客,其实肯定是有事儿来求我爷爷。”丰学海目录不屑,撇了撇嘴。

    闻言,樊星目光微动。

    王国的人……南越王国果然藏龙卧虎,整个南越王国不知道还有多少个魁王强者,或者魁王以上更恐怖的存在,就比如学院三楼那个厨子,那可是以为魁尊啊,连魁尊都有可能被废修为,我岂不是就跟一只蚂蚁一样,随时都能被人捏死。

    樊星光是这样一想,就觉得头皮发麻。

    变强,我要一定要快速变强!

    在此之前,一定要弄明白体内的红色能量到底是什么,这颗红色珠子的存在,简直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谁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出怎样的幺蛾子。

    “少爷,老爷来了。”一位侍女匆匆的走进房门通传。

    “爷爷怎么过来了?”丰学海略有些不解,按照礼数,应该是等爷爷与贵客聊完,然后自己与樊星再去拜见,可没想到爷爷自己过来了。“走吧,我们出去迎一下。”

    “不用了。”丰庄走进屋内,面带笑意。“你呀你,越来越不懂得礼数了,怎么能让客人出来迎我的道理。”

    丰学海闻言一愣,爷爷平常不苟言笑,尤其是对自己更是颇为严厉,基本上都是板着脸,可今天却如此和蔼。

    事出反常必有妖!

    完了完了,难道我最近做了什么坏事儿被爷爷知道了?

    不对啊,我也没有做什么啊。

    难不成是我被杨明哲长老收为学生的事儿,被爷爷知道了?本来还想给爷爷一个惊喜来着,哎,可惜。

    丰学海哪里知道,丰庄这般态度,只是因为他的老师樊星在场。

    自古以来,师者为大。丰庄本就是一个恪守传统的人,对于礼数非常的讲究,若不是樊星不肯,丰庄必然会行师徒之礼。

    “丰老爷子。”樊星走上前,打了个招呼,刚想说话,却是被身边的丰学海拉了拉衣袖。

    “你这样叫我爷爷,我爷爷肯定会生气的。”丰学海压低了声音,好心提醒。

    “老……哦,樊小友,久闻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是人中龙凤啊。”丰庄态度谦卑。

    丰学海瞪大了双眼,盯着自己爷爷,而后又看了看樊星,他觉得自己有点发蒙。

    爷爷身为帝师,权倾朝野,谁见了都得仰视三分,再加上爷爷从不私下结交党羽,待人待事往往都是孤高冷漠,这是丰学海从小到大第一次见到自己爷爷如此的客气。

    “其实我这次来是有事相求。”樊星直接开门见山。“我想看看你的藏书,解决一个困惑。”

    丰学海闻言,面色一变,爷爷爱书如命,从不允许外人踏足藏书阁,就连打扫藏书阁的佣人,也是爷爷最信任的一房。

    丰学海只知道樊星找自己爷爷有事,本来以为樊星只是想要拜见一下,没想到居然是为了看书。

    樊星这小子,咋不早说,要是早说,我就能提前准备一些说辞,想办法让爷爷同意,可现在这么突然,爷爷肯定不会同意,这可怎么办……

    “好啊,我亲自带你过去。”丰庄几乎都没有思考,直接答应了樊星的请求。

    丰学海目瞪口呆。

    我,是不是在做梦?或者,中了什么幻术?

    丰庄带着樊星直接往门外走去,丰学海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等等我。”丰学海喊了一声,也跟了上去。

    樊星三人刚一出丰学海的宅子,就被一道倩影扑入怀中。

    “少爷!”小离紧紧的抱着樊星,小脸上写满了开心。

    “你怎么知道我来了?”樊星莫名的喜欢这个小丫头,看见她,就像是看见了自己的妹妹一样,宠溺的揉了揉小离的头发。

    “是我派人去请小离姑娘的。”丰庄笑呵呵看着二人,捋了捋胡子。

    “多谢。”樊星点了点头。

    本来此行也要来看小离,丰庄的心思缜密,倒是让樊星节约了不少时间。

    轻车熟路,一行人来到藏书阁,丰庄没有进去,丰学海本来想进去,却被丰庄随便找了个接口拦住,爷孙二人就这样守在外面,要是让旁人看到,肯定惊掉了下巴。堂堂丰国公,居然如同侍卫一般守在自己家的藏书阁门口……

    丰学海小心翼翼的盯着丰庄,大脑一片混乱。

    中邪了中邪了。

    樊星和小离已经进入了藏书阁,嘱咐小离不要乱跑之后,樊星直接进入主题。

    神识,散!

    堪比魁王,甚至超越魁王的神识直接笼罩整个藏书阁,下一秒,大量的书籍信息开始涌入青铜铃铛!

    青铜铃铛就像是一个移动图书馆一样,刻录着书籍,容量似乎无穷无尽。

    丰府的藏书阁虽说书籍大多是诗文古籍,但也有不少历史辛密与功法,樊星照单全收,一本都没有放过。

    刻钟不到。

    “呼,搞定。”樊星长舒一口气,神识内探,看向自己体内的铃铛。

    这个小东西可真是一个迷啊,容纳这么多的书籍,居然一点变化都没有,有点像……有点像什么来着……

    内存条!

    对对对,这东西就像一个内存条!

    有趣有趣。

    樊星这般想着,忽然怀念起了前世的硬盘,里面装满了希望的种子……

    “少爷?”小离的声音打断了樊星的回忆:“少爷你没事吧,我刚看你脸红彤彤的。”

    “啊,哈,哈哈,没事没事。”樊星尴尬一下,平复了一波,这才带着小离离开了藏书阁。

    书籍已经全部记录,剩下的就只需要闭个关,好好的梳理一波,看看能不能找到红色能量相关的蛛丝马迹。

    离开藏书阁后,又跟小离玩了几个时辰,直到天色渐晚,在小离依依不舍的送别下,樊星才与丰学海离开了丰府。

    一路上,丰学海都死死的盯着樊星,眼神极其奇怪。

    “你没事儿吧?”樊星终究是忍不住了,一脸无语的看向丰学海。

    “兄弟,你可真是神人啊。”丰学海半天憋出这么一句,一边说着,一边还竖起了大拇指。

    “哈?”

    “快,你教教我,你是怎么让我爷爷第一次见你就这么喜欢你的。”丰学海拉着樊星,一脸崇拜。

    “没有吧,丰老爷子不是对谁都这么热情么?”樊星摊了摊手。

    “屁,他对你比对我这个亲孙子都亲,我第一次见我爷爷这样。”丰学海不依不饶。

    “可能……我天生可爱吧。”樊星打了个哈哈。

    “额,滚蛋,恶不恶心,哈哈哈哈。”

    “哈哈哈。”

    樊星长舒一口气,还好还好,还好海子心大,不然还真不好糊弄过去。

    就在两人嘻嘻哈哈的时候,樊星忽然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瞳孔猛地一缩,面色难看。

    “怎么了?”丰学海察觉到樊星的异样,看了过来。

    “啊,我忽然肚子疼,我去找个地方方便,你就别等我了,你先回学院吧,我一会儿就回去。”樊星捂了捂肚子,一副憋不住的样子。

    “这都快到了,哎哎哎,你可别拉裤子里,算了算了,那你一会儿路上小心点。”

    和丰学海分别,樊星一个闪身,到了一个巷子里,而此时,巷子里还站着另一个人,看样子,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了。

    “这位老哥,您还真是不依不饶啊。”樊星苦笑的看向那人。

    不是别人,正是黑衣魁王,白天那中年男子的侍卫,门将军。

    并不是樊星不想跑,只是这个门将军和他背后的势力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就算是跑,又能跑到哪里去,更何况,从白天的情况来看,这个门将军的主子和丰庄的关系还不错,也就是说,大几率不是敌人。

    正是出于这些考虑,支开丰学海的樊星,选择了直面。

    “你若是拉着丰国公的嫡长孙一起来,我可能还会顾虑丰国公的面子,不会动你。”门将军冷冰冰的说道。

    “把自己兄弟牵扯到没必要的麻烦里面,可不是我的作风。”樊星出奇的冷静。

    “有胆魄,讲义气,果然英雄出少年。”门将军的语气略微缓和了几分。

    “客气。”樊星摆了摆手,而后道:“所以,老哥,你这深更半夜来找我,不会只是为了夸我两句吧?”

    “我家主人对你感兴趣。”

    “你是说中午的那个大叔吗?我连他是谁都不知道。”樊星顿了顿:“而且,我只是一个学生,我不想加入任何势力。”

    居然有猎头来挖自己,这倒是让樊星略微有几分开心,但是他并不想加入任何势力,毕竟给人当枪使可不是什么好事儿,到时候就不得不面对很多危险,身不由己,太难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门将军忽然面色一寒,一拳轰向樊星。

    我去,一言不合就开打?也不提前说一声,还要不要脸了!

    既然躲不过,那就打好了,反正我也不是没有底牌。

    行云身法。

    五星幻阵。

    这是樊星目前的最强底牌,樊星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与魁王一战,但就目前这个情况,也就只能战了。

    可就在樊星想要使用行云身法躲开攻击,并且发动五星幻阵的时候。

    异变突生!

    原本沉寂的红色珠子,忽然爆发,红色丝线疯狂涌动,顺着筋脉,从毛孔涌出,几乎是在电光火石之间,樊星的身体周围就已经被红色丝线环绕,如同飘带一般,妖异且瑰丽!

    这一过程完全不受樊星控制,也没有丝毫的痛觉,反倒是肉身之力大涨,樊星甚至有一种一拳就能轰跨一座山脉的感觉。

    我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混色珠子咋忽然变得跟哪吒的混天绫一样。

    来不及细想,门将军的拳劲已经迫近。

    现在想要避开已经是不可能,樊星下意识的同样轰出一拳,以力破力。

    双拳对冲!

    嗡!

    金铁交鸣,刺耳的轰鸣声响彻夜空,惊得四下犬吠,不少窗户都亮起了灯火,但随后,又齐齐熄灭,想来是害怕惹祸上身。

    对冲之后,樊星稳稳的站在原地,而门将军却连退数步,整个右臂耷拉着,猩红的液体不断的顺着指尖低落。

    魁王受伤了!而且,伤的不轻。

    樊星愣了,他看了看自己的胳膊,自己的拳头被红色丝线紧紧的包裹,此时红色丝线渐渐散开,又恢复成丝带的模样,环绕在樊星身后,如同敦煌壁画上的飞仙一般。

    自己居然一拳轰飞了魁王,唯一的代价居然只是手臂微微发麻。

    更为震惊的不是樊星,而是樊星的对手。

    门将军抬起头,再次看向樊星时,已经完完全全没有了先前的轻视。

    先前那一拳,自己虽然只用了五成力道,但身为魁王后期的强者,就算是遇到同为魁王的修士,这五成力道也绝对难逢敌手。

    门将军甚至有点庆幸自己只用了五成力道,若方才那一拳用了全力,自己的胳膊不但保不住,甚至可能伤及性命。

    若非要形容一下这种感觉,那可能就是……鸡蛋碰石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