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玄幻奇幻 > 魁师 > 第41章 医者仁心
    程瑶先是一滞,她寻遍了云落城的良医,却始终没有治好妹妹的病,虽然老师的修为深不可测,家世背景也难以想象,但医道讲究的是经验,老师如此年轻,又怎么可能比得上云落城的那些老医者。

    能够治好自己妹妹的,可能只有医师公会的星级医师了,可整个南越王国只有王都有医师公会,而且请一名星际医师为治病,是需要花不少钱的,自己又哪里拿得出来。

    “你不相信我?”樊星看出了程瑶的心思,笑了笑道:“你就当是试试,反正我又不收你钱。”

    “这……好吧,老师,你跟我来。”程瑶点了点头,带着樊星走入了屋内。

    茅草屋里就只有一间屋子,一张床,一个低矮的桌子,两个小板凳,这里是姐妹两相依为命的地方。

    阴暗低矮,但却没有一丝异味,反倒是有着一股淡淡的药香。

    床上躺着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的女孩儿,双目紧闭,虽说也清秀,但容貌却与程瑶差了很远,这让樊星略微觉得有些奇怪,难道程玲不是程瑶的亲生妹妹?

    这个疑惑也只是一闪而过,当务之急是看看女孩儿的情况。

    樊星搬了一个小板凳,坐到了床边,伸手按在了程玲的额头,一丝丝的柔和的灵力在樊星小心翼翼的控制下,顺着手心流入程玲的筋脉。

    很快,樊星收回了手掌,眉头紧缩,面露奇怪之色。

    看到这一幕,程瑶原本燃气的一丝丝希望瞬间熄灭了,果然,老师也没有办法。

    樊星并不知道程瑶所想,这时的他整沉浸在书海之中,神识涌动,不断地翻阅着青铜铃铛中刻录的医书,直到他看完最后一本书,也没有类似的记载,顿时就愁了起来。

    好奇怪的病状,体内一切正常,识海也没有任何异样,完全看不出像个病人,可偏偏又昏睡多年,不见苏醒,这到底是什么病呢?

    就在樊星一筹莫展的时候,青铜铃铛忽然发出了一阵温热,而后,樊星的脑海莫名其妙的多出来一股极其庞大的信息。

    与此同时,一道沧桑的声音突兀的再樊星脑海响起。

    “老夫南道一,著道一医经一本,传与有缘人,道一医经第一卷……”

    沧桑的声音空灵缥缈,却有字字珠玑,如同刻印一般将道一医经写入樊星的识海。

    樊星的大脑一片空白,只能被动的接受,不知道过了多久,南道一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大道万千,我只取医道,故而有了这本道一医经,乃是我毕生医道所学,如今医经以尽数传你。”那声音顿了顿,似乎是在思考,然后接着道:“看样子本座是第一个从太仓古铃中苏醒的意志,也许这也是那位的安排吧,医者仁心……”

    沧桑的声音戛然而止,他所属的意志如同被强行抹去一般,消失的干干净净。

    “老师!老师您没事吧?”程瑶焦急的声音在樊星脑海中响起,樊星猛地苏醒,坐起身来,这才发现,天色已经很晚,自己躺在临时搭好的地铺上,而衣服已经被冷汗浸湿。

    南道一!

    道一医经!

    太仓古铃!

    复杂的信息充斥着樊星的脑海,他不断地回忆着那道意志的话,最终将重点落在了最后那句,那位的安排,那位是谁?

    樊星越是思考,这句话就越是模糊,数个呼吸之后,樊星便再也想不起来那道意志最后的那句话,如同是冥冥之中有人刻意抹去了樊星的一些记忆。

    樊星感觉大脑有些刺痛,道一医经的内容实在是过于庞大,以至于以樊星目前的神识之力来消化都感觉到吃力。

    数息之后,樊星长舒一口气,终于勉勉强强的将道一医经消化了。

    程瑶看出了樊星可能处于某种顿悟的状态,她没有敢打扰,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手里还拿着先前给樊星擦汗的热毛巾。

    樊星总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一些什么,但却想不起来到底忘记了什么,他只记得南道一最后一句话说,他是从太仓古铃苏醒的意志,而且是第一个,按照这么说,所谓的太仓古铃里面还存在着其他的意志?

    这太仓古铃肯定就是指的青铜铃铛,原来这个东西叫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很厉害,不愧是本大爷的外挂。

    如果太仓古铃真的存在和南道一一样的意志,那是不是每一道意志都代表了一种传承?

    这一次的传承是医术,那下一次会是什么呢?若是真的又下一道传承,那怎么触发呢?完全没有思路。

    这是樊星的猜测,没有任何的根据,不过却也让樊星有了期待。

    许久,樊星从思考中清醒过来。

    “我昏迷了多久?”樊星转头看了看程瑶,又环顾了四周,发现小女孩儿已经不在这里了。

    “数个时辰,这会儿已经是深夜,小阿花被她妈妈接回家了。”程瑶显得非常担忧:“老师,你没事吧,你突然晕倒,可吓坏我和阿花了。”

    “没事没事,老毛病了。”樊星打了个哈哈,站起身来,再次坐到程玲旁边,释放出一缕神识,融入程玲眉心。

    神识断诊,道一医经的基础断诊手法之一,可以在不接触患者的情况下,快速定位病情。

    程瑶看樊星又要尝试,心中又感动又些担忧,连忙道:“老师,你身体不太舒服,还是先歇息,明日再试吧。”

    “无妨。”樊星站起身来,转头看向程瑶,道:“你妹妹有没有吃过一种冰蓝色,如同水晶一般的蘑菇。”

    “这……”程瑶可劲儿回忆,最后微微摇头:“不记得,玲儿是去山里采野果的时候昏迷的,那时我还在云落魁师学院上学,若不是砍柴的大叔发现……”

    “山里?”樊星微微皱眉,略微思索了一下,道:“走,带我去看看。”

    “夜已经深了,要不明天再去吧。”程瑶迟疑。

    “你害怕黑啊?你要是害怕,就告诉我大概方位,我自己去看看。”

    “我才不怕黑!”程瑶红着脸一嘟嘴,虽说眼前这位是自己的老师,但看起来年龄却与自己一般大,被樊星吐槽怕黑,就有种奇怪的羞窘感。

    “那就走吧。”樊星笑了笑,率先走出了房门。

    此时此刻,村子里已经没有了灯火,只有几声不知谁家的犬吠,借着泛白的月光,显得格外闲适幽静,与云落城夜间的灯火通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程瑶仔细的关上了房门,再三确认之后,这才带着樊星往村外快步走去。

    樊星跟在程瑶身后,离开了村子。

    “这里距离程玲晕倒的地方有多远?”樊星边走,边问道。

    “按照我们现在的速度,大概需要半注香的时间。”程瑶的气息有些不稳,对于根本没有锻炼过体术的她来说,目前的速度已经是极限。

    “算了,我带着你走吧,你指路。”樊星说着,一个闪身出现在程瑶身边,直接将程瑶单手揽入怀中。

    “啊。”程瑶惊呼一声,尚未等她反应过来,就觉得四周冷风咧咧,景色尽快的变换着,再回头看,却发现自己已经看不到先前站立的位置。

    好快!

    “专心指路。”樊星轻声提醒。

    “啊,好……好,前方三百米后往左……”呼呼的风,吹得程瑶只能勉强发出声音。

    樊星只好走走停停,但速度依旧奇快,也就是烧一壶水的时间,两个人就已经出现在了大山深处。

    村子附近的这座大山并不是特别的高,与其说是大山,不如说是丘陵,算是云落山脉的末端分支,毫不起眼。

    山间杂草丛生,树木茂盛,若不是程瑶知道进山的路,一路披荆斩棘也得费些功夫。

    “就是这里了。”程瑶指着一颗树。“当时就是在这棵树下发现了玲儿。”

    “奇怪。”樊星盯着这棵树,总感觉哪里不对劲,环顾了一下四周,立马露出明悟之色:“这棵树有猫腻。”

    “树?”程瑶不太明白樊星的意思,在她眼里,眼前这颗树并不高大,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这座山里像这样的树,到处都是,程瑶顿了顿,开口道:“老师,这种树叫晚桑,是我们这里很常见的一种树,它的果子可以吃,最近恰巧是果实成熟的季节……”

    说到这里,程瑶神色黯然,眼中蕴着悲伤。

    妹妹想要采摘这些野果,并不是为了贪吃,而是为了换取些铜币,用来补贴家用。

    若是自己这个当姐姐的争点气,早点赚着钱,妹妹也不会因此出事儿,昏迷不醒……

    “你再仔细看看,这颗树可一点儿都不一般。”樊星拍了拍程瑶的肩膀,将其从自责中拉了回来,他拉着程瑶,走到了树的近前,指了指树的叶子:“你看,这叶子周围有着细密的锯齿。”

    说完,樊星对着旁边的一颗看似一模一样的果树一伸手,一片树叶悄然落下,径直的飞到樊星指间,被樊星双指夹住。

    “你再看这枚叶子,周围光滑平整,完全没有锯齿,也就是说,我们面前这颗树,并不是你熟悉的果树,至于它是什么,我……”

    樊星刚想说我也不知道,识海之中,属于道一医经的那段记忆微微一颤,关于眼前这棵树的所有信息,立马出现在樊星脑海。

    “这棵树叫厄桑,和晚桑极像,但其叶果均有剧毒,一旦误食,将不省人事。”樊星将记忆中关于厄桑的信息说了出来。

    “这……可,我找了很多医生来看过,他们都没有认出来这棵树有毒。”程瑶下意识的说出口,话刚出口就后悔起来,觉得这样质疑很不礼貌,尤其是对自己的老师。

    “厄桑极其稀有,我刚才用神识探查了周围十里,也就发现这么一颗,那些医生不认识也很正常。”樊星并不介意程瑶的质疑,耐心的解释了一句。

    神识……

    探查十里……

    程瑶呆呆的看着樊星,虽然程瑶只是一个魁者,但怎么说也是云落魁师学院的老师,还是有一些见识的,她很清楚,只有魁王以上的强者才有可能具备神识外探的能力!

    老师是魁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