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格局一模一样的商务套房里。

    半圆形的沙发座椅上,两个人相对而坐。

    如果云画在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

    从来到江市开始训练开始,一直到现在足足十天了,她都没见到薄司擎一面。

    她也绝对想不到,只是短短的十天,薄司擎整个人完全憔悴了一圈,就像是大病一场一般!

    不,他之前在生死关头走一遭那才叫真正的大病一场,可即便是那么兇险,他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不像现在这般……

    就像是一头被禁锢起来的雄狮,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充斥着暴躁,让人看到他就想到了困兽之斗……

    一只被饿了十几天水米未进的凶兽,依旧很兇,却又很虚弱。

    坐在薄司擎对面的,就是周生北谦。

    他揉了揉眉心,看向了薄司擎:“我让你做的那些测试,全都做完了?”

    “对。”薄司擎缓缓地点头。

    周生北谦轻咳一声:“好,那我们可以谈谈结果了。”

    薄司擎嗯了一声。

    “这段时间,各种长相、身材、年龄、性格的女人,你见了25个,伯母手上的存货,被你一次性消耗一空。跟你相处时间最长的一个,还是第一个女生,可你们的实际相处时间,也不超过2小时,我总结得对吗?”周生北谦问。

    薄司擎没吭声,算是预设了。

    “有几位身材极为火.辣的女生,她们的穿着也很诱.惑,你对她们什么感觉?”周生北谦问。

    薄司擎的眼神很冷,几乎没有任何波动:“噁心。”

    周生北谦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二哥,咱们正式切换到医生和病人的模式,可以吗?”

    “……尽量。”

    周生北谦无语了,但他也从来没想过能真正让薄司擎把他当成心理医生一般信任,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

    无关于兄弟不兄弟,而是薄司擎接受过专门的心理学方面的训练,甚至是俘虏训练……

    这意味着,他永远不可能对任何人敞开心扉。

    这次他能叫周生北谦过来处理他的困惑,就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周生北谦根本不奢望能以心理医生的身份让他开启心扉。

    “二哥,你有过X冲动吗?”

    “有。”

    “怎么解决的?”

    “手。”

    “有没有过X幻想的对象?”

    “有过。”

    “谁?或者是某种类型的?”

    “女人,长发,皮肤细腻柔.软,触感良好……”

    “脸呢?性格呢?”

    “没有具体形象,有时候是一片空白,在身体得到解决的同时,大脑也休息一下;有时候,任务棘手,一边发泄一边想著作战计划。”

    “……”周生北谦的嘴角狠狠地抽搐了一下。

    他深吸口气,“那好,现在,你闭上眼睛,在脑海中想象出一具你感兴趣的女性身体,她背对着你站立,头髮很长,露出来的皮肤细腻白皙,你触碰到了她的手,她的手指如葱段一般纤长嫩白,皮肤的触感非常好……”

    周生北谦的声音很舒缓,每一个字的节奏和声调都恰好,给人非常真是的画面感。

    “现在,你靠近了她,你看到了她的下巴……她的下巴是什么形状的?”

    第394章你早恋了

    没有回答。

    周生北谦却没有停止,而是继续问道:“再往上一点,她的耳垂,够圆润吗?”

    “继续往前,她的鼻樑挺吗?脸颊是不是有肉?”

    “她的唇是什么颜色的?她的眼睛呢?睫毛……”

    周生北谦还没说完,薄司擎已经猛地睁开了眼睛。

    他看向了周生北谦,目光如箭。

    周生北谦也看着他,无奈地摊手,他就知道,这种心理暗示在薄司擎面前是根本做不下去的。

    “你看到她了,对吗?”周生北谦问。

    薄司擎并不言语。

    周生北谦无奈极了,“二哥,你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问我的,你没办法当一个合格的病人,我也没办法当你的心理谘询师,那就直接问问题好了。”

    房间里一阵静默。

    须臾之后,薄司擎终于缓缓地开头,盯着周生北谦:“她才14周岁,虚岁也才15,我的确心理变-态,对吗?”

    周生北谦挑了挑眉,并不意外。

    “二哥,我给你的那些录影带,你都看了吗?”周生北谦问。

    薄司擎的眉头皱了皱,眼神中是掩饰不住的厌恶,点头:“看了。”

    “什么感觉?”

    “噁心。”

    周生北谦点点头:“是的,正常人都会觉得噁心,因为那才是一群真正的LTP,真正的变态。二哥,需要我向你解释LTP的诊断标准吗?”

    薄司擎没吭声。

    周生北谦深吸口气,用非常严肃的语气说道:“LPT是以未成年为对象获得X满足的一种病理性性偏好。首先强调的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对青春期前的孩子(一般是13岁以下)反覆地强烈地表现出X兴趣,如X幻想、X冲动或涉及X的行为,这种状态至少持续6个月。你告诉我,这些行为你有吗?你有看到她,就联想到X吗?”

    薄司擎不回答。

    周生北谦又问:“你有想过和她发生那种行为吗?”

    薄司擎摇头。

    周生北谦继续问:“除了她之外,你可曾对任何一个和她同龄的女生有过好感?”

    “没有。”薄司擎几乎不用思考就给出了答案。

    “那你可曾对其他任何人有过这种好感?不局限年龄、身份。”周生北谦又问。

    薄司擎皱眉,依旧很直接地回答:“没有任何人。”

    周生北谦向后靠在沙发靠背上,放鬆了一下身体,“二哥,我能理解为,你对她产生的这种好感,你此前从未有过。所以其实你也不知道这种感情是什么,对吗?”

    “你只是发现了你对她有好感,一种你从来没对任何异性有过的好感,偏偏她和你的年龄差存在着,所以你困惑了,你以为自己是LTP,是变-态……但其实,根本不一样的。”

    周生北谦歎了口气,才低声说道:“真正的变-态,是不会去管会不会伤害到他的目标对象的,他们的眼中只有X的幻想和冲动,他们看到自己的目标,就会想到X,就会幻想出那种满足和发泄……”

    薄司擎紧抿着唇,放在身侧的拳头也攥紧了。

    周生北谦笑了笑:“二哥,你虽然19岁了,可你并未经历过真正的青春期,如果你12-18岁的青春期是在普通的初中、高中度过,你就会发现,青春期的女生和男生,是很容易产生朦胧的情感的,这很正常。而这种朦胧的情感,被称之为,早恋!”

    “二哥,你的早恋,来得有点儿晚。”

    第395章幼儿园水平的薄二

    早恋。

    薄司擎从来没想过这个词会被用在他的身上。

    周生北谦站起来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沖薄司擎举杯:“知道你不喝,就不给你倒了。”

    薄司擎依旧坐在原地,皱着眉头盯着周生北谦。

    周生北谦慢慢悠悠地呷了口酒,才轻笑道:“我比你大5岁,但我从来不觉得叫你二哥有什么不甘心的,因为你的一切都在我之上!可是这会儿,咱们实在应该互换一下称呼。我以前从来不觉得比你年长5岁有什么好处,现在,咳,终于发现了。在感情上,你就是幼儿园水平的!”

    看着脸色有些黑的薄司擎,周生北谦的心情很愉快。

    “我12-18岁的青春期,是在真正的普通学校度过的,不像你,小学、初中和高中的学业,都是在大学完成的。你要知道,人的心理和生理一样,都是要慢慢成长的,你那完全是在揠苗助长。”

    周生北谦勾了勾唇,“换句话说,二哥,你的心智足够成熟,可你的感情却有很多缺憾!你知道我第一次对小女生产生朦胧好感,是在什么时候吗?”

    薄司擎的眉头微皱,用前所未有的认真姿态听周生北谦讲话。

    “咳,我小学三年级,8岁,就让班里最漂亮的女生当我的女朋友了。当然,她后来因为一包巧克力,又当了别人的女朋友。”周生北谦耸耸肩,“我初一的时候,第一次谈恋爱。故意跟那个女生借作业本,然后写了纸条夹在她的本子里还给她……又故意借她的橡皮,在她的橡皮上写下我的名字。哦对了,我还在她课桌内侧刻上了‘XX我喜欢你’几个字,不过她好像一直都没发现。”

    “XX是谁?”

    “咳,不重要……好吧,其实是时间太久,我的确有些记不得她的名字了……”周生北谦有些尴尬,“那不是重点,重点是过了这么多年,我记不得她的名字和样貌,可我却能记得当时那种感觉。那种感觉,二哥你有过吗?”

    “……没有。”

    “这不就对了!”周生北谦又道,“我真正认真地谈恋爱,大概是在初三,当时也就是14岁,我们班的英语课代表,长得特别漂亮,有两个小酒窝,还有一对虎牙,性格像是小辣椒一样,我给她写了几十封情书!”

    周生北谦的眼神中闪烁着兴奋,“当时啊,我真觉得她特别可爱,她一开始特别讨厌我,我就总忍不住逗她,看她生气的样子,我也觉得可爱死了。我打听到她家的电话,每天给她打电话,如果是她妈妈接的,我就说打错了挂掉,如果是她接的,我就让她猜猜我是谁……咳……”

    薄司擎看着周生北谦,那眼神简直复杂到了极点。

    “干嘛这样看我。”周生北谦很是无语,“这很正常好不好?初中生早恋不就这样吗!这种事儿你去问问,干过的人多了!也就你这种没有童年没有青春期的,才没经历过早恋!”

    “哦不,你现在终于开始早恋了,只可惜你此前没经历过,所以忽然来了这种情绪,就把你给吓傻了!还生怕自己是变态!”

    周生北谦毫不客气地嘲笑,“二哥,你信不信在早恋这件事儿上,云画班上的任何一个男生,都比你厉害?”

    “我听说云画每天收到的信和巧克力都能堆满课桌抽屉。”

    “还有前些天,明起不是说高中部一个男生,当众邀请云画去看他打球嘛,诺,这就是早恋的苗头……”

    “二哥,你错过的太多啦。”

    “现在重新体验一下什么叫早恋,也并不晚呀……”

    第396章她是他灵魂中缺失的那一部分

    早恋。

    这个词听起来,竟然如此甜蜜。

    有那么一瞬间,薄司擎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要化了。

    他拿出了手机。

    简讯箱里已经全都是来自“我家那幅画”的简讯。

    她给他发了很多简讯。

    可他一条都没回。

    因为在不确定自己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之前,他不想伤害到她,他甚至想要远离她,却又捨不得。

    又近又远的距离,大概就是此刻他和她的距离。

    现在好了,周生北谦用“早恋”两个字,完美地说出了他的心情,也让他终于能够放下重担。真是幸好,他不是那种噁心的变态。

    只是,他却并不能真的像中学生那样早恋。

    虽然现在也有很多高中生跟他一样年纪,一样谈过几次恋爱了,可他却不能真的把自己当成高中生,去玩什么早恋。

    他什么都不怕,唯独怕伤害到她。

    他绝不容许他对她的感情,成为别人攻击她的武器。

    这世间的人就是这样,欺软怕硬,他们不敢对他说什么做什么,却会一股脑地把各种情绪发泄到她的身上。

    男女之间的感情不管谁对谁错,最终被指责的几乎全都是女孩。

    薄司擎完全能够预见,若是他和她之间有了什么的话,她将承受多大的压力!她将承受多少不必要的侮辱和伤害!

    她还小,他也不老。

    他们有的是时间,慢慢来。

    他不要一场幼稚且没有结局的早恋,他不要不负责任的早恋,他要的更多,想得也更远!

    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让他产生过这种感觉。

    无关年龄、身份、性别。

    只有她,能让他如此困惑,如此心疼,如此难以割捨。

    他相信她就是他灵魂中缺失的那一部分。

    她值得他,细心对待,用心经营。

    她,值得这世间最完美的一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