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其他小说 > 农家傻妻超旺夫 > 第369章 隐秘
    香菱突然喊出赵真的名字,目的就是挑拨敌人彼此猜疑,同时扰乱对方方寸,成功救下被掳的林至清。

    香菱不恋战,带着林至清后退,前方缠斗交给了暗卫们。

    只一会儿,对方便死的死,伤的伤。

    叶慎见大势己去,暗叹自己失算, 扭头要跑,一队人马风驰而至,将叶慎阻了去路,叶慎很快就束手就擒。

    是凌卿玥。

    凌卿玥慌张的来到香菱面前,拉着香菱的手,上下、前后的打量着,嘴里急切道:“娘子,你没事吧?”

    香菱摇了摇头道:“都是暗卫动的手,我没怎么动。”

    见香菱无事了,凌卿玥由急切变成了嗔怪道:“如果不是我暗中安排的暗卫,你打算怎么全身而退?”

    香菱:“......”

    香菱脸色一窘,如果没有这些暗卫,自己怕是要亲自上场与对方缠斗,没有怀孕无可厚非,但问题是自己怀着六个多月的身孕呢,全身而退只怕很难,甚至孩子有危险,这件事,确实是自己考虑不周了。

    香菱声如蚊鸣道:“相公,我、我错了,以后我再不敢擅自出门、擅自做决定,有什么问题都交给你来解决。”

    香菱心里早就后悔了。

    本以为追踪林至清,以为能看见林至清的心仪之人,或是成全,或是劝说,顶天算是脑力劳动;

    哪成想稀里糊涂的,卷进了一个稀里糊涂的阴谋里,脑力劳动一下变成了体力劳动,依自己现在的身体,确实不太适合。

    林至清则脸色惨白的走到了叶慎面前,伸手“啪”的打了叶慎一巴掌,叶慎的嘴角出了血,可见力道有多重。

    打完了叶慎,林至清突然伸手去抢押着叶慎的一个暗卫的剑。

    暗卫很灵活,一下子闪开了。

    林至清抢不到剑,干脆身子向树上冲,被沼儿一下子挡在了前面,如顶牛似的把沼儿撞到了树干上。

    沼儿疼得直咧嘴,却仍旧不肯放开林至清,嘴里劝解道:“小姐,你千万别寻死,都是沼儿不好,是沼儿的错,要死也是沼儿去死。”

    凌卿玥没好脸色道:“林至清,要死也得弄清楚怎么回事再死!死也要做个糊涂鬼吗?”

    林至清嘤嘤的哭了起来,因为自己的亲事,先是孙历,后是赵诚,现在好不容易芳心所属叶一秋,结果里面也有阴谋,谋什么还不知道。

    像表哥所说,自己就是个稀里糊涂的大傻子。

    林至清觉得自己没脸活了,更觉得自己浑身都是晦气,谁粘谁倒霉,连表嫂都被自己险些连累了。

    凌卿玥让沼儿和巧儿看着林至清,自己则和香菱返回了义庄。

    抓了汉子们审问,嘴挺硬,被打得浑身是伤也不说。

    抓了义庄的少年们审问,这帮人倒是承认的快,异口同声说是从北清县逃荒来的,但和叶慎并不是同乡。

    那个叶慎,甚至连北清县都不知道。

    少年们之所以没有投靠百英客栈的义和庄,而是依附叶慎生存,是因为叶慎答应他们每人每天不仅给吃食,还会给他们每人每天二十文钱。

    这二十文钱在他们眼里,相当于巨款了。

    除了林至清,每天都会有姑娘前来,基本上是上午一个,下午一个,每隔几天就会换新面孔。

    姑娘长相不同,性格不同,但看着相同的是,看坐的马车和穿着,都是有权有势有权的富家小姐。

    每个女子前来,都会给他们带来吃食,有包子、馒头还有烧鸡等都不等。

    每隔几天都会上演一场类似于林至清经历的“湿衣”戏码,但经他们说,叶慎并不进到屋中去,只是先递了巾子,然后提议小姐把湿衣裳换下来。

    这些小姐马车上大多都备着备用衣裳,所以并不会怀疑什么,毫不犹豫的选择在屋里换下衣裳。

    就只是简单的换衣裳,叶慎并没有其他任何逾越之举。

    经历换衣事件之后,那姑娘就不会再来了,叶慎又寻找了新的目标。

    这些少年并不知道叶慎具体在做什么,他们不能问,叶慎的那些人也不会跟他们说。

    凌卿玥和香菱的眼睛同时看见了这间屋子,直觉这间屋子有猫腻。

    侍卫搜了一圈并没有搜出来什么,屋内很整洁干净,一目了然。

    正对着门,只一张屏风,屏风后是一张贵妃榻,墙上一副几乎等人大小的仕女图。

    香菱想起了自己跟踪林至清来到义庄的时候,林至清进入房间后,并没有什么异常。

    说明她进去时,房间里只有她一人,并没有觉得哪里不馁。

    可是,当她把林至清叫到院里后,分明听见屋里有赵真和刘章小声说话,这说明,林至清并不知道三人共处一室,但这两个人确实在房间里,会藏在哪里呢?

    香菱在房间里踱起了步子,走到屏风对面的墙壁时,看着墙壁上的侍女图时,突然感觉仕女有些飘动,而且,侍女图的眼睛有些别扭,香菱又说不出来哪里别扭。

    香菱不由自主的用手指点了一下眼睛,愕然发现,仕女图的眼睛,和画脸、画衣裳的纸并不是一张纸,一怼竟陷了下去,有点像---两层皮。

    香菱忙让凌卿玥把画摘了下来,倒转画像,眼睛竟然能从里面折叠到背面上,刚好是两个眼睛大小的窟窿。

    而挂画的墙壁上呢,竟然有一块活动的木板。

    掀开木板,里面是一个房间夹层。空间不大,却也不算太小,一张小窄桌,后面两张小木凳。

    桌上文房四宝、颜料等一应俱全。

    除了文房四宝,桌上还放着一小摞宣纸,上面有一张画得很怪异的画,确切说,应该是半张画:两个美人头,一个是正面脸,一个竟然是后脑勺儿,下面身体部分,留着很多空白。

    脸画得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大家一看就能认出来是林至清。

    把林至清的画拿开, 下面还有两副已经画完的画。

    每副画上都并排画着一个女子的身体正面和背面,女子面容姣好,下面是曼妙的身姿,竟然----没有穿衣裳。

    一张画上一个女子,小腹上方有个蝴蝶形淡痕胎记;

    一张画上一个女子,后背臀部竟然有三角形排列的小黑点儿,应该是痣之类的。

    身上的特征,画得无一遗漏。

    两个女子,其中小腹上方有个蝴蝶型胎记的香菱见过。

    就在前几日的皇后娘娘的相亲宴上。

    当时香菱去找王文谦,此女刚好坐在王文谦对面,是当朝首辅、也就是附马爷褚之涣的表妹。

    香菱之所以对她印象很深,除了因为王文谦,还因为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特殊的檀香味道,若不是香菱嗅觉灵敏,根本就闻不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