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屋 > 都市小说 > 超能交易所 > 第一百九十章 意外的奖励
    江离在他的脑袋上轻敲了一下:“好了,有生意上门,我得先去处理,等处理完了再说吃重庆火锅的事情吧。”

    江离说完,快步向着交易大厅的方向走去。

    石头的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失望地怪叫了起来,显然对于突然到来的生意,十分的不满。

    南笙冲着石头摇了摇手指,示意他不要再闹。石头无奈地飞回到南笙的耳环中,挂在了她的耳朵上。

    南笙跟随着江离,也快步向交易大厅走去。

    交易大厅中,回响着蜂鸣的提示音。

    江离走进,却看到预约石上呈现的并不是预约者的名字,而是在结界中体验的程亮的身影。

    化身鬼厉装扮的程亮,独处于一个山洞房间中,痛苦地跪在地上,双手抓住心口,正伤心地锤击着,求救的信号正是他发出的……

    看到程亮如此的痛苦,江离意识到他一定出了问题。

    南笙也走进了交易大厅,看到程亮的反应,也是微微皱起了眉头。

    江离主动请命:“姐姐,程先生出事了,我进结界去看看。”

    南笙却摆手示意他等一等,然后将手一招,又将《诛仙》的变化出来,示意江离马上用超能阅读。

    江离明白南笙的用意,只有真正了解了《诛仙》里的全部故事和背景,才能知道程亮是为什么事苦恼,才能更有针对性的帮助他解决问题,更好的体验下去。

    江离发动超能,快速地翻阅了诛仙的,并记录下了所有的情节。

    等到江离记录完毕,南笙将手一摆,结界的入口在交易大厅内出现。

    江离快速地通过入口进入,随后入口关闭,大厅又恢复了原样。

    程亮跪在地上,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江离,短暂地沉默后,突然扑上前,一把拽住了江离的腿,痛苦地嚎哭着:“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看着程亮痛苦的样子,江离极力保持着镇定,小心地询问着:“程先生,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要如此伤心?”

    “就差最后那么一点儿,大巫师死了,碧瑶没有活过来……功亏一篑,功亏一篑呀……”程亮痛苦地嚎哭着。

    江离这才明白,程亮现在感受的是《诛仙》中,鬼厉一段很痛苦的经历。他千辛万苦地从南疆请回了大巫师,希望他做法救活碧瑶。但在秘术即将成功前,大巫师却先行殒命,功亏一篑。

    从程亮伤心的状态,江离能感觉到,碧瑶没能复活,对他是有着巨大的冲击,让他难以承受,才发出了求救的信号。

    “为什么不能让碧瑶复活?帮帮我,我要让碧瑶活过来!”程亮冲着江离撕心裂肺地吼叫着。

    对于程亮此时的心情,已经熟悉了整个背景的江离,十分的理解。此时的程亮,已经完全成为了鬼厉,十年的苦等,才盼来这样的营救碧瑶的机会,却就这样功亏一篑,也难怪他会沉底奔溃。

    “程先生,你选择的是体验鬼厉后期的状态,所以你现在所经历的一切,都是按照中,鬼厉真实经历的内容所推进的。如果按照你刚才的要求,复活了碧瑶,也就意味着改变了人物命运,那后续的发展,可能都和不一样了。”

    江离小心地向程亮解释着,并提醒着他。

    程亮是通过交易来进行7天的体验,他和林青当时的情况不同。

    这个结界本就是为他所设立,如果他真的想要改变剧情走向,体验不同的内容,南笙和江离是可以帮他调整的,但他后面的经历,的确就是没人可以预知了。

    “对,我要改变后续发展,萧鼎写的内容太悲惨了,我不要这样的体验,我要后面的一切都按照我的心意来发展,我要让碧瑶活过来!”程亮大声地嘶吼着,向江离表达着自己的诉求。

    “好,马上满足你的愿望!”既然程亮如此的坚持,江离只能接受,替他去完成心愿,更改人物命运。

    江离开始施展超能,黄光亮起,笼罩了他的身体,随后向着四周散发,转瞬间爆开,黄光分散向整个结界内的天空,随后消融在空气中,消失不见。

    江离对面前的程亮说着:“程先生,一切已经如你所愿,碧瑶已经复活!”

    程亮激动地看着江离:“碧瑶活了,真的活了?!”

    江离平静地点头:“是的,你现在就可以去见她了!”

    程亮欣喜地顾不得再和江离说话,快速地起身冲出房间……

    江离不放心程亮的状态,迟疑了一下,将身体隐形,然后穿透墙壁,跟上了程亮,暗中观察保护。

    程亮快步冲入寒冰石室,呆呆地看着还躺在寒冰石台上的碧瑶。

    碧瑶的双眼微微地颤动,随后慢慢地睁开。

    程亮看着碧瑶睁眼,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碧瑶缓缓地坐起身,茫然地看着四周的一切,她的记忆还停留在十年前青云山上,她舍身挡在张小凡的身前,看着诛仙剑向他落下的那一刻……

    “碧瑶,你终于活过来了?!”程亮激动地呼喊着碧瑶。

    碧瑶仔细地辨认着面前的人,才终于认出了他:“你,你是张小凡?你怎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

    此时程亮的装束已经是变成血公子之后的鬼厉,而在碧瑶的记忆中,张小凡还是那个懵懂的青云门弟子,两者之间的变化实在太大了。

    “十年了,你终于活过来了,真的太好了,你别急,我会把一切都慢慢的跟你讲清楚。”程亮向碧瑶做着解释。

    碧瑶迟疑地看着面前的程亮,轻轻点了点头。

    程亮拉着碧瑶一起坐下,开始向她讲述了这十年来发生的一切……

    看着两人的状态越来越亲密,江离长出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可以退出结界,不用再担心程亮,可以让他继续自己的体验。

    一道黄光闪光,江离返回到超能交易所的大厅中……

    “他到底还是选择了变更命运?”南笙看着返回的江离,开口询问着。

    南笙一直也在外面观察着水晶石的景象,对于程亮的诉求,和江离的回应,她都看在了眼里。对于程亮的决定,她隐隐地感到了一丝不妥。

    江离点头回应:“是,他选择了让碧瑶复活,看得出,化身鬼厉的他,对碧瑶的感情非常深。现在碧瑶活了,他正在跟碧瑶讲述这十年的经历。看来修改命运的结果,还是让他很开心,我也很欣慰我可以帮到他。”

    “改变了命运,看似现在得到了满足,但真的会是最好的结果吗?”南笙却在这时自言自语地询问着,“后续的一切可能都会随之发生变化,希望他真的做好了承担这一切的准备。”

    “姐姐,您是有什么担心吗?”江离对于南笙的反应感到十分诧异,他不太理解,为什么南笙会有这样的疑虑,“程先生本来就是想要圆自己的梦想,进行的体验,当然是要自己爽,舒服才是最重要的。”

    南笙看着江离,想要解释,却又停住。她迟疑了好一会儿,没有回答江离的问题,反而开口询问着。

    “江离,如果给你一个机会,让你重新回到你我相识的那个夜晚,你还会进行交易,用你的剪纸技能换取钱财吗?

    对于南笙提出的这个问题,江离一下愣住了。自己的命运就是从那天晚上开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时光倒流,真的给自己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自己会怎么选择?江离一时还真的难以给出答案。

    看到江离不回答自己,南笙继续追问着:“那我再问你,如果当时你得到了那12万,没有继续去玩游戏,让人把钱骗走。而是好好给妹妹看病,认真在寰宇公司做助理的工作,现在还和奶奶、妹妹生活在一起,你愿意吗?”

    这个问题,江离就更加难以回答了。进入超能交易所之后,他已经逐渐适应了这里的一切,心思也从最开始的一味表现,变得平和下来,想得只是如何去尽力地处理好每一次交易。

    虽然脑海中也曾不时闪过奶奶和小妹的影子,但知道他们生活的很幸福以后,也就坦然了下来,他从来没想过,如果一切回到以前,会是什么样子……

    南笙提出的问题,让江离茫然。到底是回到过去,继续那种贫穷、平淡但充满温情的日子好;还是现在到了超能交易所,衣食无忧,永生不灭的为吉特收集超能天赋的日子好,他自己也无法做出选择和判断。

    “覆水难收,破镜难圆。知道为什么从一开始我就说过,超能交易所不能实现违背自然规律的愿望,也就是死不能复生吗?就是因为已经经历过的一切都不能再重来,每个人的人生也不能复制,有时候尝试去改变过往已经发生的事情,得到的结果并不一定就真的是最好,最满意的。”南笙看着江离,平静地讲出了自己的感受。

    “知道了未来,会产生莫名的恐惧而止步不前;而改变了过去,又会因为生活轨迹的再次改变,而失去了现在拥有的一切。姐姐,您想说的,是这个意思吧?”

    此时的江离,已经无需南笙再过多的点拨,马上就明白了她背后的深意,也觉得南笙说的非常有道理。

    “世界上没有后悔药,这个道理其实很多人都懂,可偏偏就总是有人想着可以更改自己的人生,甚至去反悔自己做过的决定。但没有人知道,更改之后的人生,是不是就真的更好?”

    “就好像当年的崔德胜,预知了崔丽的人生可能会有危险,然后就千方百计的想要去阻拦,破坏她和周鹤鸣在一起,但最后的结果,却险些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如果不是最后崔丽用超能交易化解了危机,那崔德胜尝试更改自己和女儿人生的结果,又到底是好还是坏?!”

    江离的话让南笙听了非常的满意,她赞许地微微点头:“一切的人生选择都是自己的决定,既然已经决定,就没必要后悔。你又怎么知道,真的回到过去,改变了一切,结果就真的如意?还是一切顺其自然为好。”

    “姐姐说得是,我受教了。”江离诚恳地向南笙道谢。

    “谈不上指教,不过是和你探讨一番自己的感悟而已。目前看起来,程亮在结界中的体验,他还是很满意,杨靖的交易也得到了他想得到的结果。这两笔生意都处理的不错,看来你的体验行动真的很成功。我也是时候给你一些奖励了。”

    南笙称赞着江离,并提出要给他奖励。

    江离赶忙谦让着:“别,这点儿小事,还要什么奖励,咱们刚才不是说了要一起吃火锅庆祝嘛,这样就可以了……”

    “论功行赏,这是超能交易所一贯的原则,这也是激励你更加进步的动力。”南笙坚持着要给江离奖励。

    “好吧,那姐姐准备奖励我什么?”看到南笙的态度很坚决,江离也不再推辞,反而是充满好奇地询问着……

    南笙微笑着取出了一根项链递给了江离:“拿着?”

    江离疑惑地看着南笙,对她的行为什么不解:“不是吧,姐姐,您就奖励我一根项链?这有什么用啊?”

    江离仔细地打量着手里的项链,除了造型特殊一些之外,也看不出使用什么材质所做,并没有看出哪里值钱。

    南笙没有回答江离的问题,石头却化身小精灵,从南笙的耳环里飞了出来,落在了江离的面前。

    石头看着眼前手握项链一脸懵逼的江离,露出了嘲笑的表情,向他做起了鬼脸。

    看了石头的反应,江离更加的奇怪,这项链难道还有什么玄机和秘密不行,但从外表上的确看不出来,实在是太过平平无奇。

    南笙看着江离的反应,知道他心里的想法,却不着急点破,只是笑而不答,微微抬手,示意江离将手中的项链接过去带上。

    看到南笙如此坚决地要把项链交给自己,江离意识到或许其中真的有秘密,所以忍住内心中各种不情愿,从南笙的手里接过了项链,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谢谢姐姐,我们是不是可以出发去吃重庆火锅了,再不走,我估计石头就要吃人了。”看着石头不断露出夸张的表情,江离一边向南笙道谢,一边提醒着。

    南笙微笑着点头:“好,我们这就走。不过既然是要吃火锅,我知道现在纽约苏富比拍卖行正在拍卖一块上好的白松露,你去帮我拿回来,我们一会儿可以享用……”

    江离微微一怔,虽然不明白南笙为什么会给自己发出这样的指令,让自己在这个时候去搞什么白松露,但身为助手,执行老板的命令是必须的。

    江离立刻低头回应:“是!我马上就去!”

    江离刚要施展超能画出传送阵,南笙却摆手制止了他:“你等等。”

    江离疑惑地看着南笙,更加搞不清楚,她到底是什么用意。

    “有必要亲自传送过去拿吗?用你的隔空取物,不是直接就能拿过来吗?”南笙向江离提议着,语气说得轻描淡写,似乎在说的是一件很稀松平常的事。

    江离被南笙这样一说,却立刻尴尬了,当初他已经把隔空取物交易给了交易所。

    按照规定,已经被交易所库存的超能,任何人也不可以私自挪用,江离可不想再去承受一次烈焰焚身的痛苦,只能向南笙做着解释。

    “姐姐,你忘了我已经把隔空取物交易给超能交易所了吗?现在这项超能还在仓库里,我已经无权使用。而且,我原来的隔空取物超能,也有距离限制,做不到可以直接横跨大洋,从世界的另一端把东西拿来。”

    南笙微笑着提醒江离:“先别急着说不行。你打个响指,然后再试试施展你的隔空取物,看能不能把白松露拿来。”

    江离知道南笙这边安排必有深意,也不敢再违拗。他迟疑着按照南笙说的,打了个响指。

    江离胸前的项链发出了一道白光,随后他向以前一样施展出隔空取物的超能,凌空抓去,当他的手收回时,竟然真的抓来了一块白松露……

    江离惊讶地看着自己手里的白松露,又转头看着南笙,不敢置信地:“姐姐,这,这是怎么回事?”

    在他刚才施展超能的时候,他清晰地感受到了超能的威力远胜从前,直接穿过了维度空间,从纽约拿回了正在被拍卖的那块白松露。

    “按照当初我和主人的约定,即使我是超能交易所的老板,也不可以擅自去动交易所的交易物。你作为助手,可以拥有的超能,就更受到限制。但有时候,交易者提出的愿望,是千奇百怪,不一定主人赐给我们的基础超能,就足以满足交易者的需求。”

    “遇到这样的局面,如果我们每次再临时去找主人,请他激活超能,去满足交易者的愿望,就太浪费时间。所以我和主人商议后,选择了一个折中的方法。”

    “主人赐给我两件饰物,一件是我的耳环,一件就是我刚刚给你的项链。只要戴上这两件饰物,打响指,就可以激活饰物自带的超能。

    “饰物自带的超能?这是什么意思?”江离显然没有弄明白,南笙所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饰物自带的超能,就是激活后,就可以让佩戴者,在10分钟内可以获得超能交易所仓库内已经拥有的各种超能和天赋,并随意施展。”

    “十分钟时间过后,间隔一小时,就可以再次施展,这样的方法,让我们既没能完全去拥有仓库内的各种超能,但十分钟之内可以调动,基本可以满足和交易者交易的需求,实现他的愿望。

    南笙将所有的细节,一一向奖励解释清楚,让他明白了为什么他可以突然拥有如此强大的超能,以及未来要如何使用。

    南笙向江离做着解释:“以前我一直自己戴着耳环,那条项链从于浩死后,我就收藏了起来,现在它属于你了。”

    江离没想到这两件饰物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威力,也明白了为什么南笙可以施展很多他闻所未闻的高级超能,原来是耳环带给她的。

    现在南笙居然要赐给他,同样可以拥有更多高级超能的饰物项链,这实在是让江离受宠若惊,他惶恐地回应着:“姐姐,为什么突然要给我这么重的奖励?”

    “我刚才已经说过,为了让你有动力继续努力。其实在你进入超能交易所的时候,我就应该给你,这是主人给助手提供的方便。但当时你只是拥有一些简单超能,就到处去报复捉弄人,我担心你拥有了更多超能会加倍地胡闹,更加难以约束。所以我就一直收藏着,才一直拖到了现在。”南笙丝毫不掩饰地说出了自己当时的心态。

    江离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是,我当时的确是太胡闹了。也让姐姐费心了。

    随后,江离正色地:“谢谢姐姐对我这段日子的教诲,也谢谢您现在对我的信任,我一定不负所望。”

    说出这番话,是江离明白,南笙在这个时候选择给自己这件饰品,既是对自己的奖励,也是对他这段时间表现的认可,同时也代表着一种信任。信任现在的江离,可以把握好自己,即使拥有更多的超能力,也不会胡来,所以他也要给南笙的信任,一个坚定的回应。

    南笙听着江离的话,知道他明白了自己的用意,轻轻点头,表示赞许。

    南笙明白,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此时的江离已经完全成熟,配得上这样的信任……

    石头看着两人不停地相互表白,终于按捺不住自己对于美食的渴望,跳出来冲着二人,手舞足蹈地跳着,并从口中不断地发出怪声,似乎是再提醒二人,不要忘了去重庆吃火锅的安排。

    南笙和江离转头看着石头,都露出了会心的笑容,现在的确是该放松下来,享受美食的时间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